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成了恶毒反派

>

重生后,我成了恶毒反派

辣椒只吃小米辣 著

古代言情 苏玉昭 陆元枢

苏玉昭陆元枢是《重生后,我成了恶毒反派》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辣椒只吃小米辣”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苏玉昭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堂姐设计,嫁给她的未婚夫。她虽是苏家二房嫡女,却因出生时辰不好,自幼被送到外祖家寄养,等她好不容易被接回府,迎接她的却是一场算计,自此之后,她声名狼藉,卑鄙龌龊的名声,与她如影随形。纵使她伏低做小,一步步退让,仍只能看着她的夫君,日日挂念他的心上人。他能冷眼看着她,在许府碰得满头血,能为让心上人满意,亲手端来堕胎药,打下她们的孩子。他不是没有爱,只是他爱的人,从来不是她!苏玉昭是一口血呕死的。再次睁开眼时,她回到被接回苏府的途中。上一世,她循规蹈矩,守着三从四德,仍落得众叛亲离,被活生生气死的下场。既然再安分也是死,既然都不让她好过,她何必再心怀期待,自是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她能有什么坏心思,不过是想拉着她们,和她一道下地狱罢了!这一次,她不会再退让,只是面对手握权势,背靠姻亲故旧的苏家,她转身看向身后,绚烂的海棠树下,一身矜贵暗色锦袍,面容沉静,尊贵威仪的男子,她咬咬牙,扑进他的怀里。这一世,权势和地位,她都要!ps:①腹黑沉稳老男人vs娇艳明媚小娇娇。② 年龄差大,女C,男非C,之后1v1。③架空,架空,都是虚构。...

来源:yylrsj   主角: 苏玉昭陆元枢   更新: 2023-11-16 18: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成了恶毒反派》,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玉昭陆元枢,作者“辣椒只吃小米辣”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嘴里说着请罪的话,脸上却看不出半点歉疚的意思。苏玉昭冷笑一声:“假惺惺!”苏玉仪神情不变,抬手示意左右奴婢,让她们到门外候着。众人相视一眼,旋即屈膝行礼,躬身告退,离开前,半拖半拽地将不愿出去的拾珠,也给一并带到外面。“真情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我从未想过,取你的性命...

第2章

经典之作《重生后,我成了恶毒反派》中的人物刻画极为丰满,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独特性格和影响力,为故事情节增添了无数亮点。这本连载中的小说已经更新到了最新章节,总字数26.3万字,喜欢宫斗宅斗、古代言情、重生、嫡女、腹黑、反派且对古代言情、重生、故事感兴趣的读者一定不能错过!

书友评论

女主开局就对太子有救命之恩,以为要支棱起来了,结果到家后,女主还一直被一家子狠狠拿捏,发现他们挪用了自己亲娘嫁妆,其中一个是她外祖母传给自己亲娘的,女主就把东西摔了,还发了火,以为开启爽文副本了。结果亲爹说两句,女主就去给他们低头,给他们道歉,还被他们弄蛇咬。后来自己亲爹还给害自己的凶手出头,把女主给狠狠打了一顿,女主只会说,我没错。合着女主重生一回,就是为了把上辈子的窝囊再经历一次?这么有钱的人,且自己一开始掌握了先机,知道他们挪用了自己亲娘嫁妆,知道他们谋害了自己亲娘。不从这几方面入手,而是被动的在后宅委曲求全?服了[什么]女主这行径,难不成是要走小白花路线,等以后来个大男主发现她的委屈后来拯救她?[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还有这渣爹,护不住发妻,因为自己窝囊为了讨好家人就加害自己子女的渣男,对家人唯唯诺诺,对子女重拳出击,女主对他还有亲情,我真的大写的服。女主实在要是自己没啥能力,觉得报不了仇,索性就去跟太子说,自己救他是有预谋,是因为二房跟宫里那个亲戚妃嫔勾结,就是为了毒害太子,让她儿子上位。直接以谋害太子的罪被抄家得了。再不济在家里水缸放点老鼠药全毒死算了。亲娘嫁妆被挪用,亲娘被害的凌辱至死,自己上辈子也被害的惨死,就这样了,还搁这顾虑这顾虑那。这么顾虑名声,直接买点水军,去街头巷尾散播舆论,说他们占用了亲娘嫁妆,说亲娘惨死蹊跷,说自己回家回家后房间进了毒蛇,群众的联想力也是很丰富的好吗。真的是很憋屈的文,尤其是最新的女主居然乖乖任她爹打。直接骂回去啊,自己在大房面前窝囊,没办法给妻女撑腰,还拿妻女撒气的窝囊废。

章节推荐

第114章 赵氏的心思

第115章 苏明嵘的态度

第116章 苏玉盈前来

第117章 有心巧遇

第118章 苏玉珠受伤

作品阅读

来人一袭银红织金撒花袄,下着青莲色曳地裙,披着一件纯白狐裘,细软的锦毛衬得她皮肤白皙,很有几分仙姿玉质,再看她的五官,面似芙蓉,眉目细腻,一双眼睛顾盼生辉,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行走间步步生莲,端的是轻盈从容。

与形容消瘦的苏玉昭相比,赞一句雍容华贵也不为过。

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玉昭的堂姐,苏府大房嫡出姑娘,武安侯府世子夫人,苏玉仪。

苏玉昭坐直身体,冷眼凝视着进来的人。

似是没看出对面的冷淡,苏玉仪嘴角微扬,眸光流转间,不着痕迹地打量房间。

四周有些昏暗,纵使点着烛火,依然显得暗沉,萦绕着挥不去的寒意。

房间很宽敞,并无过多摆设,角落两只素色梅瓶,左侧炕上一方榆木炕桌,右侧是杏木的妆奁台,窗户上一架杏木炕屏,都是寻常普通的材质,不说镶金嵌银,仅有几道简单雕刻,毫无特色。

从这里不难看出,房间主人的地位。

“听闻二妹身子不爽利,眼下可是见好?

温婉的嗓音响起,苏玉仪来到床前,有婢女上前来,替她解下狐裘,又有婆子端来绣墩,拿袖子殷勤地擦过两遍,讨好地扶着她落座。

“临近年关,侯府诸事繁忙,未能及时看望,还请二妹莫怪。

嘴里说着请罪的话,脸上却看不出半点歉疚的意思。

苏玉昭冷笑一声“假惺惺!

苏玉仪神情不变,抬手示意左右奴婢,让她们到门外候着。

众人相视一眼,旋即屈膝行礼,躬身告退,离开前,半拖半拽地将不愿出去的拾珠,也给一并带到外面。

“真情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我从未想过,取你的性命。她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苏玉昭,“却不想二妹这般心狠,竟妄想置血脉亲族于死地!

“轰!的一声,苏玉昭脑中似有惊雷炸响。

她猛地抬起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对面,搁在被上的手悄然攥紧。

苏玉仪拿出一份状纸,重重朝苏玉昭扔去,温婉的面容骤然冷冽。

“真是我的好妹妹,不曾想,你竟这般豁得出去,真是好一个大义灭亲!

一份状纸并不重,落到苏玉昭身上,却宛如有千斤分量,上面熟悉的字体,令她瞳孔一缩,整个人僵在原地,半响,喃喃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为什么?为何会这样?这份状纸,不该在姜府的吗?

难道姜御史支持的,并不是六皇子,而是苏府背后的八皇子?

苏玉昭脑中很乱,她虽是许府三夫人,但因一些缘故,在府中处处受制,隐约瞧出许府银钱来路不正,但却并没实质性的证据,她有的,仅是许府的身份。

由她出面,作为人证将把柄,主动递给其他皇子,不愁对方置之不理。

且真要细查,又有哪个为官的,手里是真的干净。

看清苏玉昭脸上的震惊,苏玉仪轻呵一声,语气说不出的轻蔑。

“良禽择木而栖,朝堂上的事,岂是你能明白!许府也好,苏府也罢,我在的一日,你打的算盘,就只能落空。

看似随意的语调,透着高高在上的意味。

苏玉昭紧闭着眼,死死咬住舌尖,刺痛让她混乱的思绪,勉强保持半分理智,冷笑地说道“能得你这般防备,还真是我的荣幸!

“旁人都说你软弱怯懦,独我清楚,你的心有多狠。

苏玉仪语气平淡,却透着股成竹在胸的愉悦,“你可是能为证自己清白,在荣禧堂生生跪三日的人,我岂能不小心谨慎对待。

这说得是九年前的一桩旧事。

苏玉昭虽是苏府姑娘,却自小养在外祖林家,细数她的一生,幼时波折,因出生在端午这日,被上面长辈忌讳不喜。

五月即恶月毒月,五月五日的端午,更是恶上加恶,有九毒日之首的俗称,自古有言,以此月生者,精炽热烈,厌胜父母,父母不堪,将受其患。

从落地的那一刻起,她身上就背着命硬的罪名,加上她出生后,苏府频频出事,先是有丫鬟婆子,无故摔倒受伤,后有仆妇落水溺亡,连祖母苏老夫人,也是夜夜惊梦,不得安生。

尚不足满月,府中就传出闲言碎语,更有人提出,把她送去道观寄养,权当是道仙童子,压一压满身煞气,只母亲不忍,使人传信外祖林家,将她讨要过去。

这一去,便是十五年,直到及笄这一年,方才接她回苏府。

然而可笑的是,苏府接她回来,不是因为想起她来,而是因为需要她,为苏府的大姑娘苏玉仪,摆脱身上许家的亲事,以便顺利嫁给武安侯府的公子。

回府不到半月,她就落得个觊觎姐姐未婚夫,心思深沉手段下贱的名声,而苏玉仪呢,自是清清白白嫁进侯府,身披诰命,极尽荣宠。

当时,苏玉昭为证清白,在祖母苏老夫人的荣禧堂,生生跪了三日,直到晕厥过去。

然苏府两房,大房支应门庭,掌控话语权,她便是跪死过去,也于事无补。

原本褪色的记忆,如潮汐翻腾涌来,伴着剧烈地咳嗽,她低低地笑起来,坦言道“你说得对,我的确心狠,在对你下药时,可没半点犹豫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玉仪胸口猛地炸开,大脑有片刻空白。

电光火石间,她骤然回神,一把揪住苏玉昭衣襟,“什么下药?你说清楚,你给我说清楚!

她面颊阴沉,神情扭曲,歇斯底里地怒声质问。

“咳咳!苏玉昭任她摇晃,嘴角溢出两丝血迹,她却恍若味觉,反是扯出一抹浅笑,一字一顿地说“当然是……绝子药啊!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恶毒反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后,我成了恶毒反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