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优质全文虐渣斗极品,女汉子在八零现代当首富

>

优质全文虐渣斗极品,女汉子在八零现代当首富

月牙儿 著

古代言情 阮棠 霍放

阮棠霍放是《虐渣斗极品,女汉子在八零现代当首富》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月牙儿”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天生八字和美幸福的她带着旺夫体质穿书了!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还是一本没有完结的太监书?“无所谓,姐会出手!”开局恶狼环绕,她虐渣,斗极品,当首富,谁敢动她,她就让谁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忠犬铁汉在侧,妥妥的护妻狂魔,带着全家宣布主权——“我老婆,身娇体软不禁吓,你们别欺负人。”被揍了的渣渣们看着还在摩拳擦掌的她,欲哭无泪:“你确定?”小娇娇:“老公,手手疼!”他:“乖,老公吹吹,呼呼不痛!”众人:“……”

来源:cd   主角: 阮棠霍放   更新: 2023-10-26 03: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虐渣斗极品,女汉子在八零现代当首富》,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阮棠霍放,是作者大神“月牙儿”出品的,简介如下:话,不可能说翻脸就翻脸。她这两次敢跟自己反着来,应该是要结婚了,怕以后过苦日子,才表现反常。自己哄着阮棠几天,等阮棠结婚的事过了,她以后照样听自己的话。想到这里,姜招娣的脸上浮现出喜色,主动拿勺子给阮棠又添了半勺稀饭。姜招娣靠近的时候,身上那股猪圈味直往阮棠鼻子里钻,阮棠觉得自己瞬间就不想吃了。靠!阮棠......

第9章

收拾好心情之后,阮棠又变回了那个谁也不爱的崽。

看到整整齐齐的摆在床上的物资,甚至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哎呀妈呀,她老饿了,终于能吃点好东西了。

阮棠放着一堆顶饿的东西不吃,先拆了一颗奶糖放进嘴里。

这个奶糖不像现世的有些奶糖一样,一股甜腻和香精味,而是浓郁的奶香。

嘴里的甜将心里的苦压下去后,阮棠才慢悠悠的掰下半个白面饼子,蘸上自制牛肉酱,小心翼翼的咬一口。

白面的清甜和牛肉酱的咸香在口中迸射,幸福的想要上天。

阮棠没有多吃,吃完那半个白面饼子之后,就将东西收起来放进床尾的红木箱子里锁好,去灶房吃饭了。

姜招娣刚做好饭,看到阮棠出来,猜她刚才一定是自己在屋里偷吃好吃的。

“阮棠,你一个人吃独食不好吧,赵红还在这看着呢。

赵红瞥了姜招娣一眼“别扯上我,我不像有些人,天天望着别人碗里的东西。

阮棠都不用说话,光看姜招娣和赵红两人互撕就行了。

姜招娣张嘴想要反驳,又反驳不了,恨恨的哼了一声。

阮棠拿起碗去盛,又是清汤寡水的稀饭,配上凉拌莴笋丝。

赵红看到饭的时候脸色一变,没有发作。

姜招娣看到阮棠盛了一大碗,眉头皱起来。

“阮棠你爸妈给你寄了那么多好东西,你还跟我们抢饭吃,也不嫌不好意思。

阮棠一笑“咱们可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而且每顿饭我都交了口粮,我不吃,难道要让你把我口粮给贪了?

阮棠这句话不知道哪里戳到姜招娣的心事,她的表情瞬间心虚。

“你…你还知道我们是好朋友,你这两天对我不好,我还以为我们不是朋友了呢。

“怎么会呢。阮棠笑眯眯的看着姜招娣,“咱们可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姜招娣眨了眨眼,觉得的确,阮棠听了她这么多年的话,不可能说翻脸就翻脸。

她这两次敢跟自己反着来,应该是要结婚了,怕以后过苦日子,才表现反常。

自己哄着阮棠几天,等阮棠结婚的事过了,她以后照样听自己的话。

想到这里,姜招娣的脸上浮现出喜色,主动拿勺子给阮棠又添了半勺稀饭。

姜招娣靠近的时候,身上那股猪圈味直往阮棠鼻子里钻,阮棠觉得自己瞬间就不想吃了。

靠!

阮棠将碗一放,推到姜招娣面前“你这两天辛苦了,我不吃了,都给你吃吧。

说完,阮棠就急着出去透气,留下姜招娣一个人喜滋滋的吃两碗稀饭,并且肯定自己的怀柔政策真是立竿见影。

下午三四点,太阳没那么毒辣,社员们就需要回田里上工了。

阮棠握着镰刀,跟在大部队后面,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别的小说里,女主穿进年代文,金手指大仓库,吃香喝辣。

她穿到年代文里,割猪草,喝稀饭,面黄肌瘦。

烈日炎炎下,阮棠硬是打了个冷颤,她不会就是个炮灰女配吧。

怎么一下子凉快了?

阮棠往脑袋上一摸,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顶草帽。

取下来一看,草帽干干净净,一看就是新编的。

谁给自己的草帽?

阮棠摸不着头脑的将草帽戴回脑袋上,感觉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两三度,太阳也没有那么毒辣刺眼了。

再往前看,恍惚好像看到了霍放的背影。

啧啧啧,好人呐!

*

李婆子一下午都在偷偷打量阮棠。

看到阮棠娇里骄气的在那扯猪草,没事还擦两把汗,白眼都快翻上天上去了。

一旁的婶子戳了戳李婆子的手臂,“年轻人脸皮薄,不好意思拉下脸来找你,但哪能真的不说媒就结婚啊。

李婆子你私下去问问阮知青,你要是替她说媒,也算是做件好事。

李婆子想到阮棠的包裹,心里意动,面上还是摆手“再说吧,以后都是一个大队的,我能帮肯定帮。

阮棠在扯猪草的时候,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

抬头一看,就看到李婆子有事没事的就往自己这边瞟。

阮棠暗骂了一声晦气,转过身背对着李婆子继续干活。

*

刚下工,阮棠就看到霍放收起工具匆匆离开。

本来还打算去谢谢他给的草帽呢,戴上草帽之后干活轻松多了。

但既然他都走了,那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再道谢吧。

阮棠还注意到,霍放无论上工下工还是干活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好像没有朋友,怪孤单的。

没有多想,阮棠累得要死,回知青点喝完一碗稀饭,今天的一日三餐就算是解决了。

这年头屋子里没有空调没有风扇,又闷又热。

阮棠摆了个椅子在知青点门口坐着,一手捏着半个白面饼子,另一只手端着泡了麦乳精的搪瓷缸子。

吹着傍晚的凉风,享受属于这个时代独有的惬意。

坐在椅子上的阮棠,远远的就看着一个女人朝女知青点这边走来,待看清楚来人后,阮棠撇嘴,拖着椅子回房间。

“吃完独食回来了?

姜招娣磨磨蹭蹭的洗完碗,看着阮棠手里的搪瓷缸,眼馋的不得了。

但她每次跟阮棠一提分她点吃的,阮棠就要说起结婚的礼金,让她不敢再提吃东西的事。

阮棠听到姜招娣的阴阳怪气,刚要开口,李婆子就进了知青点。

“阮知青啊,你过来,我有事来找你商量。

李婆子一进门,就摆出长辈的架势,往椅子上一坐。

她努起鼻子嗅了嗅,灰蒙蒙的眼珠一下子迸射出光亮“麦乳精的味道?阮知青快给我也泡一碗。

李婆子暗想,阮知青家里的条件可真真的好,她这一趟算是来对了。

阮棠用脚趾母猜都能猜到李婆子来找她干嘛,不紧不慢的将印着‘为人民服务’的搪瓷杯里的麦乳精一饮而尽,才开口。

“李婶子,听说你家有两个大胖孙子,分我一个呗。

“我家孙子凭啥分你!

“那我的麦乳精凭什么给你喝?

《优质全文虐渣斗极品,女汉子在八零现代当首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