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其他小说›高质量小说阅读梨花烙

>

高质量小说阅读梨花烙

灯阙 著

上官瑞琪 其他小说 蓉儿

无广告版本的其他小说《梨花烙》,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蓉儿上官瑞琪,是作者“灯阙”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铜镜烛光,倚照何人梳妆。静夜长叹,悬笔欲掩心殇。忽若遥望,梨花折枝满堂。回眸浅笑,谧处无人欣赏。且思怅惘,怎奈空厢晚唱。——你要记住。若要生存,哪怕是至亲至爱之人,也要在所不惜。——我拿一生赌你的喜欢,算不算勉强?——到最后,我如愿得天下。却失了真心,失了你……

来源:cd   主角: 蓉儿上官瑞琪   更新: 2023-10-25 16: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梨花烙》,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蓉儿上官瑞琪,文章原创作者为“灯阙”,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上官瑞琪眼疾手快地掀了帘子便躲在了后面,静静地等待着这脚步声的主人到来。透过门帘的缝隙瑞琪这才发现来人竟是府上的新夫人林曼媛,不知她来书房做什么,难不成不知道父亲下的命令?上官瑞琪见她行色匆匆,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左顾右盼。在确定这房中没有第二个人以后才终于缓和了面色,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将其拆开摊在了书桌之上。他不禁疑惑起来,那到底是......

第二章 宫之磬(一)

近日府上有小厮从宫中得了消息说边关大胜,上官老爷即日就可回府。善余将军倒是要晚些时日,在回来之前还要先去宫中拜见皇上汇报获胜详情。

新夫人得知了消息,自是装作平日里没有的样子安静文雅,也照顾几个孩子。下人们暗地里见她突然这般模样自然唏嘘不已,又碍于这新夫人颜面犹在,不好多说什么。

上官贺自六年来第一次回府,时日将近琥珀小姐的六岁生辰。于是他大操大办,预备着给小女儿举行一次盛大隆重的生日宴。怎奈又想起了逝去的月莲,独自一人在房中抱着月莲生前的物品找个念想。

生日宴当天,府上好不热闹。远道而来的身份显赫的官员数不胜数,都是些个平日在朝中拍自己马屁的下官。上官贺站在门外依旧笑脸相迎着每一个人,时不时还会对别人的阿谀奉承回应几句。

“王爷好福气啊!膝下儿女满堂,如今又是令千金的六岁生辰,恭喜恭喜。想必小姐长大也是美人一枚,哈哈……说话的是二品宰相薛大人,为人性情豪爽,在朝堂之上敢做敢言,从不虚假妄为。

上官贺笑着回应了几声,便邀着进了门去。前脚刚踏进门槛,后面就传来了马车停住的声音。还未转身,那熟悉的笑声已经落进耳里。

崔孟元今日身着便服,一席墨绿丝织长服坠上好的翡翠星玉石,以绸缎镶着宝石束腰。已是秋末,仍旧此等单薄的行头,再加上脚上那双黑底金玉的靴子,整个人更是气宇轩昂。

“啊哈哈……王爷之女今日生辰,下官来晚了真是抱歉!崔孟元本是皇后的心腹,在朝中也是靠着皇后这座大靠山为所欲为,谄媚至极。上官贺在宫中就看他极不顺眼,这次生日宴也未料到此人会来。

“崔大人说笑了,宴会还未开始,何来迟到之说。

“说的也是啊!这琥珀小姐真是福气,生在王爷之家,只可惜啊……崔孟元停顿了片刻,话中有话的向着身后的侍从点头。

上官贺不安地皱起眉头,还未曾想他下句就接了上来。“只可惜这琥珀小姐一出生就去了娘亲,若是她知道自己的生辰便是生母的忌日,那该如何是好……

模样是极为叹息,可是话里的意思无非是嘲笑上官贺连丧两妻,好不可怜!上官贺听了此话极为愤怒,又碍于他有皇后撑腰,实在不敢造次。

“崔大人若是有心来喝杯生辰酒,本王自当盛情邀请大人至府中喝上两杯。若有心捣乱……他说道后面,已经难掩气愤的神色。“那本王可要请人出去了!

“哈哈哈!说的是说的是,这生辰酒自然是要喝的,哪有不喝之理?!崔孟元心知得罪这晋周王也没什么好处,更加会坏了皇上的计划,倒不如先遂了他的意,可不要当场就硬碰硬的好,免得吃亏!

中院正在进行酒宴,上官瑞琪无心参加只有呆在北苑里,他靠在栏杆上望着寂静的湖水脑中毫无思绪。本是想找琉璃的,却因为他身子骨极弱,前些日子染了风寒,现在已经喝了姜汤早些睡下了,他不忍去打扰只有自己一人独自在此。

心想着不如去父亲房中找些东西来玩,便匆匆地离了北苑前往中庭。自从那日与林曼媛成婚之后,上官贺便再也没碰过她,夫妻两人分房而住,上官老爷自然搬去书房。

上官瑞琪进到屋内,果不其然空无人烟。想必父亲此刻一定是在中院招呼着那些前来参加生辰宴会的达官贵人,一时半会儿也是回不来的。

他坐在父亲平日里批阅文章的座椅上,翻看着桌上的东西。才一会的功夫,回廊里已经响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上官瑞琪心里大叫不好,不知是不是父亲途中突然折了回来,这会子只有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藏身才是!

被发现了必然是要被父亲责罚的!这书房是定不让别人进出的,莫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父亲也不会这么严谨。

上官瑞琪眼疾手快地掀了帘子便躲在了后面,静静地等待着这脚步声的主人到来。

透过门帘的缝隙瑞琪这才发现来人竟是府上的新夫人林曼媛,不知她来书房做什么,难不成不知道父亲下的命令?

上官瑞琪见她行色匆匆,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左顾右盼。在确定这房中没有第二个人以后才终于缓和了面色,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将其拆开摊在了书桌之上。

他不禁疑惑起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小说《梨花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高质量小说阅读梨花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