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全文版病美人师傅今天掉马了吗

>

全文版病美人师傅今天掉马了吗

炮炮在摘星星吖 著

南容 古代言情 萦涟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病美人师傅今天掉马了吗》,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炮炮在摘星星吖,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萦涟南容。简要概述:萦涟的师傅是个病美人,生娇体弱却生得一副好皮囊。牙牙学语的时候,萦涟就用自己的小蛇尾巴缠住师傅不让她离开。长大之后,更是缠着师傅取暖吃豆腐。可惜好景不长,一天醒来她突然成了修仙门派的大小姐,顺便还在路上见到一个对家门派的弟子。该男子长得清秀俊逸,却疑点重重!萦涟越看,越觉得他像自己的师傅!于是开始了每日一问:“今天师傅身体累不累?”

来源:cd   主角: 萦涟南容   更新: 2023-10-25 13: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萦涟南容是《病美人师傅今天掉马了吗》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炮炮在摘星星吖”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有说话,她沉默了一下。想起了这些日子门派发生的种种,那副天真俏皮的模样很快就消失了:“萦涟,你知道吗?我们这些日子都没见到华煜,是因为华煜前些日子练了邪功走火入魔,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娘亲想要救他,先是闯了藏宝阁,后来她又和容大哥做了交易。就是他们在酒里下了雄黄,使得你们身份败露。”“我知道娘亲是爱子心切,想要救他。可是…她要用你的命去换我哥哥的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50章

这一阵脚步声急促,带些凌乱,来人的内力纯正但不深厚。

很快,萦涟和泽微就看到了那个人。那是一个乔装打扮的姑娘,脸上蒙着黑巾,穿着一身夜行服,偷偷摸摸的猫到了牢房门口。

萦涟拂过隐隐作痛的肩膀,在看到那姑娘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丫头,生怕别人看不出她是来做贼的。

来人正是天华派的二小姐,也是天华派中现下唯一的小姐,华矜然。

她终于寻到了牢门,蹑手蹑脚的跑了进去。等到跑了进去,她又看了看手上的钥匙,发现牢门是开着的。

“这这这…门都是开着的,你们怎么不跑?

还不待萦涟和泽微说什么,华矜然突然又惊呼了一声“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你们害怕这刑讯室之外会有守卫?

“你们放心,那些守卫已经被我支开了。我给他们吃了掺了巴豆的糕点,估计不拉个半柱香回不来。

她的脸上浮出俏皮又骄傲的神色,一如初见之时。可是见到萦涟那满身的伤,华矜然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她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先前备好的伤药,递给萦涟“还是备少了,没想到你们伤得这般重。

她的语气还和萦涟刚认识她时一样,天真烂漫,像个小妹妹一般。萦涟心下觉得不忍,欺骗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是不是有些过分。

“矜然,我不是你的姐姐。

“我知道啊,我一早便发现了。华矜然答得随意,这下轮到萦涟惊讶了。

自己装的,很不像吗…?

“萦涟你虽然极力的模仿,可是你和先前的那个人是不一样的。先前的那个姐姐,是一个很安静的人,闲了的时候她喜欢在庭院里赏花,去听心湖喂鱼。华矜然顿了一下,想起先前在听心湖看到的身影“其实我后来也有再见过她喂鱼,就一眼,我就察觉出你们不一样。

“你喜欢练剑,喜欢下山游历,探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你会得也很多,会做饭,甚至还会解读。我早就察觉到了你的异样,可是我能感觉到,你没有害人之心。

“更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

“你旁边的这位三阁主,其实是先前的穆公子吧?

这下萦涟彻底震惊了。

泽微的身份,自己都是好几日才发现的。华矜然是如何将他和穆谪琰联系到一起的。

“那天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我听着你口中一直叫着泽微的名字。后来,大厅之上我又听你那么唤过他。

“你们看上去很特别,应该…不属于人间。我不知道你们是为什么而来,但是…姐姐我很喜欢你。

就算…不是亲生的姐姐。

也很喜欢。

萦涟这般听着,觉得很是感动。这是她这一次来人间,遇到的第二份感动。

“矜然,我的承诺依旧做数。

无论何时,只要华矜然有难,她都会尽其所能的去帮忙。

华矜然没有说话,她沉默了一下。想起了这些日子门派发生的种种,那副天真俏皮的模样很快就消失了“萦涟,你知道吗?我们这些日子都没见到华煜,是因为华煜前些日子练了邪功走火入魔,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娘亲想要救他,先是闯了藏宝阁,后来她又和容大哥做了交易。就是他们在酒里下了雄黄,使得你们身份败露。

“我知道娘亲是爱子心切,想要救他。可是…她要用你的命去换我哥哥的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华矜然长叹一声,这是他第一次称呼华煜为哥哥,以往都叫他“华煜那臭小子。可他们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若是有一日华煜真的死了,华矜然必然会因此自责。

“所以我就想,我偷偷的把门打开了,将你们放走。这刑讯室以外的事,我便不帮了。能不能逃走,便看你们的命数了。

华矜然这样说着,脸上咧出一个哭还难看的笑。

“姐姐,我真的…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你要原谅我,那日寿宴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帮你。

她笑着笑着,就真的哭了出来。梨花带雨的,看上去煞是可怜。

“傻姑娘,你已经做得够多了。

萦涟将华矜然抱在怀里,一如往常,摸了摸华矜然柔软的毛发。一时之间,也无法制住自己身上的颤抖。

“好了姐姐,不能再说了。你们快走吧,半柱香的时间快到了,若是你们再不走门口的守卫可就该回来了。

华矜然催促着他们离开,那双眸子却再没敢看过他们。

她不会想到,那日在云迄时客房门口,她甩赖皮般的将她赶走。是他们之间最后的欢愉时光。

等到萦涟他们走远,华矜然才缓缓抬起头,看着那芝麻点大的背影,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

“姐姐,你还是食言了。你说过,你会一辈子同我呆在一起的……

山下 小院

容意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回到了那个晚上。容婉拿着一只刚刚宰好的鸡,打算给他熬鸡汤喝。

“娘,我不要喝鸡汤。你不要走好不好?

他一把抱住容婉的大腿,他那时的身量还不高,只到容婉小腹那一处。故而抱起她来十分的吃力。

“傻孩子,这鸡自然是现杀的才最好吃。

容婉很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摸了摸容意的头“小意儿乖啊,等一会就有好喝的鸡汤了。

容意愣住了,感受着头顶上的余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他…做梦都想得到的温度。

他看着容婉去厨房忙活的背影,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娘亲…

他看着容婉忙前忙后的端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小意儿,快来喝鸡汤。

可是容意看着那一碗鸡汤,迟迟没有动口的意思。

“小意儿,怎么不喝鸡汤?前些日子,你不是吵着要喝吗?

“娘,我不想喝。

容意看着那碗鸡汤,将它推远了一些。

他能感觉到这是梦,可即便在梦里,他都真实的害怕着。他担心他喝下的那一刻,容婉就会吐血身亡。

“娘亲,我喝了这碗鸡汤,你是不是就要不在了?

容婉愣住了。她又用那只布满了茧子的手去抚摸了一下容意的头“小意儿,你可知娘亲的心愿是什么?

容意抬起头,眼神亮了一些“是什么?

“娘亲想再给你亲手做一次鸡汤。

她说的是“再,容婉生前只给容意做过一次鸡汤。这就说明,容婉也记得那些,记得那一日发生的事。

她知道自己是已死之人。

“小意儿,娘亲这一世。最大的欢喜,其实不是认识你的父亲,而是有了你。

“你不用自责,娘亲现在过得很好。所以娘亲希望,你也能过得好。

容婉这般说着,声音却开始慢慢消散了。慢慢的,连人影都变得模糊起来。

“娘亲!你不要走!容意伸手就要去抓,能摸到的,却只是一团虚影。他端起碗,将里面的鸡汤一饮而尽“娘亲你不要走,鸡汤我喝完了!

这一次,容婉没有吐血。她的身躯慢慢变淡,直至完全消失…

“小意儿,娘亲只希望你往后的日子,顺心如意。

小说《病美人师傅今天掉马了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版病美人师傅今天掉马了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