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短篇小说霸总追妻:钱都归你,你归我

>

短篇小说霸总追妻:钱都归你,你归我

清酒一杯 著

古代言情 柳安然 陆司卿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霸总追妻:钱都归你,你归我》,男女主角陆司卿柳安然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清酒一杯”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被送进急救室抢救的那一刻,我死了……下一刻我睁开眼却发现回到了结婚纪念日那天!我重生了!这辈子什么绿茶表妹的虚假姐妹情、无法追及的霸总白月光、无情渣夫的爱……通通都闪一边去吧!可当我跟他提出离婚时,他又不愿意了,还说我在欲擒故纵?搞什么啊?大哥,姐不伺候你了!

来源:cd   主角: 陆司卿柳安然   更新: 2023-10-24 18: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霸总追妻:钱都归你,你归我》,以[标签:主角]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标签:主角]”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看她。他看到我的那一刻,眼眶通红,嘴唇严肃的抿着,眼泪一颗一颗的滚下来,良久才挤出一句话。“她走了,为什么不跟我们说?”我很诧异,诧异于他的情绪激动,悲伤,一点都不冷漠,更诧异于我妈去世大半年,他竟然不知道。我刚想说话,他就突然捂住了胸口,急促的喘气,痛苦的晕了过去。“舅舅!”我当时吓了一跳,赶紧给他喂了速效救心丸,将......

第10章

闻言,我赶忙夺过手机,挂断了电话。

柳安然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脸都要气歪了,手气得颤抖,眼泪都快要落下来了。

我啧啧两声,陆司卿的嘴毒我一直有所领教,今天,他还算温柔了。

我捏了捏柳安然的下巴,清晰的瞧见了她眼里的怨恨与愤怒,还有湿润的眼睛。

我微笑,“柳安然,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别惹我。

柳安然又羞又恼,恨恨的瞪着我,哭的梨花带雨的。

“肯定是你跟司卿哥说了我的坏话,否则他才不会这么对我的,我恨你!

说着,她推了我一把,抹着眼泪跑了。

我被她推的踉跄两步,气笑了。

自己无才无德的,不想着提升自己,就想一步登天。

遭到拒绝还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真是坏种。

我没有管她,兀自下了楼,但在离开家之前,我来到了书房,此时,姜民正在电脑前,不知捣鼓些什么东西。

见我来了,他没有什么好脸色,低头忙活自己的事。

我走到桌前,开门见山道“爸,给我点钱。

姜民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头也不抬的问道“干什么?

“我婆婆最近身体不太好,我给她买些补品送去。

一听是要给陆司卿他妈买东西,姜民阴沉的脸一僵,不耐烦的拿起手机想给我转钱,忽然又顿住了动作。

“你身上没有钱吗?一天天就想来我这拿钱。

我看了他阴郁的脸色,语气平静。

“没有了,给婆婆买东西,总不能太寒酸吧?

我身上确实没有钱,从小到大,我爸几乎不给我钱,我妈妈偶尔会拿一点给我,但她自己没有财政大权,也很艰难,所以从高中起,我就自学设计,赚了一些。

可我是傻到极致的恋爱脑啊,身上原本还有点小存款的,结婚后全拿来讨好陆司卿和他妈了,早就身无分文。

姜民老狐狸一般犀利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半天。

最后许是觉得我没撒谎,他才终于松了口,十分爽快的给我转了一万块钱。

“给亲家母多买点好东西,挑贵的买知道吗?别心疼钱,要是不够,再找我要。

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最见不得他这副逢迎谄媚的模样,叫人恶心。

在他心里,所有人都比我和我妈重要。

我们生病的时候,他总是能省一分就省一分,跟我们抱怨赚钱不易,生病了挺一挺就过去了。

二十三年来,他没有尽过一分做父亲的责任,更是对不起我妈对这个家的付出。

可一旦涉及到陆家人和柳安然母女,他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要多大方有多大方。

于是人人都觉得他好,简直是太讽刺了。

我瞧着到手的钱,眸底冰冷,没有留恋的离开了。

打车到了医院,我把钱交了上去。

“二十六床柳净庭,现在怎么样了?我问道。

护士看了眼报告,“情况已经稳定了,应该快醒了。

我道了谢,找到了他所在的那间病房,就见满脸胡子的男人戴着氧气罩,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

这是我在墓碑前,看到的残疾男人。

我走过去为他掖了掖被子,就见他睫毛轻颤,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茫然的看着我,费力的张开干裂的唇问道“这是哪?

我看着他胡里拉碴的脸,眼睛沉寂幽黑,没有多少波澜,又沧桑又颓废。

“医院,昨天你突发心脏病晕倒了,如果不是我及时把你送来,你现在可能已经死了,舅舅。

没错,他是我的小舅舅,我妈的亲弟弟,大概比我大个十几岁。

我家跟外公一族极少往来,我对他们的事情也知之甚少,前世我觉得他们冷漠,总是仗着自己有钱瞧不起我爸,瞧不起我们家。

我们家遇到困难,他们轻易能解决,就是不愿施以援手。

后来我妈去世,葬礼他们都没有出席,于是,我跟他们彻底断绝往来了,直至前世我死,都没有联系过他们。

可我万万没想到,昨天在我妈的墓碑前,残疾的小舅舅竟然会拖着残疾的身体,万里奔赴来看她。

他看到我的那一刻,眼眶通红,嘴唇严肃的抿着,眼泪一颗一颗的滚下来,良久才挤出一句话。

“她走了,为什么不跟我们说?

我很诧异,诧异于他的情绪激动,悲伤,一点都不冷漠,更诧异于我妈去世大半年,他竟然不知道。

我刚想说话,他就突然捂住了胸口,急促的喘气,痛苦的晕了过去。

“舅舅!我当时吓了一跳,赶紧给他喂了速效救心丸,将他送到医院抢救。

医生还说,幸好送来的及时,要不然就救不回来了,前世舅舅死的早,我没有出席葬礼,但依稀记得时间,好像就这两天的事情。

所以,我是无意救了舅舅一命吗?

“知意。柳净庭低沉沙哑的声音,猛然拉回了我的思绪,我看向他,他红着眼盯着我,满脸的沉重,声音细听十分压抑。

“她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因为什么,为什么不通知我们?

我抿了下唇,解释道“半年前,病死的,我以为我爸通知你们了,就没有再跟你们说。

我当初以为是他们与我家较劲,恩断义绝的不愿来送我妈最后一程。

没想到,他们竟是根本不知情。

柳净庭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我清晰的看见他的眼泪,不断划过眼角,唇角颤抖,极致的悲伤。

一瞬间,他仿佛苍老许多,我的心竟也跟着沉重起来。

在我浅薄的记忆中,小舅舅是个很好的人。

小时候去外公家里,他总是很耐心的陪我玩,他高大威猛,长得十分清秀帅气,我就喜欢坐在他脖颈上骑大马,他回回都将我托起,带着我开心的奔跑在风中。

因为这,外公不知骂了他多少次,而舅舅总意气风发,摆手说会保护好我,没事之类的,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很好,只是长大了关系疏远,加上有误会,所以最终,形同陌路了。

“舅舅,外公家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变成这样,腿……是怎么了?

他没吭声,我不死心,又叫了他一声。

柳净庭直接侧过了身子,留给我一片沉默,我猜测他可能跟外公闹掰了,情绪很差,想来找我妈妈,又得知我妈妈去世,大受打击。

我也不逼他,像我这种六亲淡薄的人,也不知道可以跟他说什么,只能道“医生说,你的心脏病很严重,回头系统的做一遍检查,尽快做手术吧,拖不了。

说完,我就拿着水壶,打水去了。

水房旁边就是医生值班室,我一边打水,一边听隔壁的医生正在打电话。

“妈,是下周一的机票,你就放心吧,我出国以后,会好好学习的。

听到出国两个字,我鬼使神差的凝神看过去,一眼就瞧见了穿着白大褂,笑容和声音都很甜的,是陆司卿的白月光!

她要出国了。

我倏地愣住,眸色恍惚,忽然就想起前世。

陆司卿就是在白月光出国后才意识到,他非她不可,无法放手。

也是那时候,他抛下她,出国追他的白月光去了……

《短篇小说霸总追妻:钱都归你,你归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