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女帝逆天:三千美人郎君求孤宠爱完整文本

>

女帝逆天:三千美人郎君求孤宠爱完整文本

挽杉月 著

古代言情 姬杉 顾知年

古代言情小说《女帝逆天:三千美人郎君求孤宠爱》是由作者“挽杉月”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姬杉顾知年,其中内容简介:身为女帝,她后院美男无数,却个个满腹心机,图谋不轨。她见招拆招。不服?训到你服为止!见到魏国帝卿,“衣不如旧,人不如新,爱卿昨晚可有累着?”面对一身傲骨,清冷孤寂的萧丞相,“你害怕孤?......你求求孤。”......这场阴谋诡计里,是谁先失了心?谈完感情自然也不能忘记正事。在适逢群雌逐鹿的年代,她自然是想要完成一统天下大业的。没想到在大一统的道路上,弱水三千就皆入孤怀了。

来源:cd   主角: 姬杉顾知年   更新: 2023-10-24 17: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女帝逆天:三千美人郎君求孤宠爱》,主角分别是姬杉顾知年,作者“挽杉月”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任萧念安,这让姬杉一直无从且难以对萧家下手。*“大人,更深露重,您别这样在外面站着了。”侧侍轻手轻脚地替萧念安披上了狐裘,“您的身子要紧,担心风寒。”萧念安却没有丝毫要回去的动作,只是望着满天星辰长叹了一口气。“大人您不要过于担忧了,王上虽然这次罚了咱们的人,但有太王太君后在……”“阿竹,你失言了。”她听到这里,神色一......

第3章

只是姬杉刚刚迈出长乐宫,微风一吹,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见了。

太王太君后说的确实不错。

眼下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们大周历经了七代君王,一直等待着能够一举入主中原的时机。

可惜…

攘外必先安内,没除掉内里的不安分因素之前,什么宏图大业,无非是虚妄。

排除她一直逃亡在外的妹妹……首当其冲的便是萧家了。

萧家在大周的根基太深了,如今的当家人萧念安萧丞相又是个完全不懂收敛锋芒之人。

处处同她作对,真是让她很难不多心……

姬杉想着,眯起了眼睛,看着天空飘过的云朵,心情却没那么轻松,毫无一丝飘飘然。

太王太君后的父家和萧家有着不浅的渊源,他极为信任萧念安,这让姬杉一直无从且难以对萧家下手。

*

“大人,更深露重,您别这样在外面站着了。侧侍轻手轻脚地替萧念安披上了狐裘,“您的身子要紧,担心风寒。

萧念安却没有丝毫要回去的动作,只是望着满天星辰长叹了一口气。

“大人您不要过于担忧了,王上虽然这次罚了咱们的人,但有太王太君后在……

“阿竹,你失言了。她听到这里,神色一凛,打断了阿竹未尽的话语。

轻声的呵斥传来,阿竹连忙跪了下来。

“侍身知错!他也知道自己关心则乱,说了不该说的话。

“陛下是大周的君王,绝不能被后宫之人左右的。萧念安说着,一双桃花眼毫无温度地望向了阿竹,“仅此一次,我不想再从任何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了。

“诺…阿竹一颤,应了一声。

“起来吧。

她伸出手来将人从地上扶了起来,而后不再去看天边的圆月,径直回到了屋内。

只留阿竹望着她被银白月色笼罩的背影,满眼愁绪,心中微微发苦。

主子倒是一心为国为民,对大王毫无二心。

可王上却已然对萧家颇为忌惮了。

不过是因为一次谏言,就贬了萧家门下的一名学士,还罚了主子一月的俸禄。

虽说可以理解为触了陛下的霉头,惹了她不快才造成的结果…

可温太傅明明也是跟着一起谏言的,却只是被责骂了一番。

如此的差别对待,多多少少都能猜到陛下心中对萧家有多不喜了。

阿竹这样想着,突然觉得前路迷茫。

因为他知道萧念安的脾气。

萧念安从来都不怕死,而且固执得厉害。

只要能够看到大周日益繁荣,哪怕君王猜忌,欲杀之,她也毫不在意…

*

正如姬杉所料,魏国确实同意了让帝卿入周王宫为侍这件事儿。

甚至在听到太常说了一句,“按照礼法帝卿恐怕不能做贵君。

而姬杉不甚在意地回道,“那良君岂不是委屈了帝卿。时,使臣也只是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眼里满是血丝,却还是浑身颤抖,脸色发青,声音尽量平静且恭敬。

“能入了王上的眼,就是帝卿的福气,是魏国的福分。

姬杉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就是,她确实有点怪癖在身上的。

她十分喜欢看使臣在她面前伏低做小,明明举国都受尽了侮辱,仍不敢多说一句话,只能毕恭毕敬地想要磕头,阿谀奉承的样子。

连带着被萧念安烦出的,头顶上悬挂了数日的阴霾,也散去了些。

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下吧。

*

“父后,您别再去求母王了。这是儿臣的命,儿臣认了。魏国帝卿伸出手来擦掉自己父亲脸上的泪,扯了扯嘴角,努力挤出来了一抹笑容,安慰道。

可他的眼神中却没有丝毫光彩。

有的只是掩盖在灰色雾气下的破败。

因为他知道,就算是魏君后跪残了这双腿,哭瞎了这双眼,魏王也不会有丝毫动容的。

他们父子二人本就不受魏王的宠爱,被抛弃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知年…是父亲没有保护好你…魏君后其实心里也明白的,但他就是无法如此平静的接受这个结果。

“凭什么啊…凭什么她顾曦麾下都是一群只能打败仗的废物,战败了来承受后果的确是我们知年啊?!他越说越激动,语调也逐渐抬高。

“父后!顾知年听到这些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巴。

因为唯一的儿子要被送到周国去,甚至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第二面。

魏君后显然是在崩溃边缘,并且口无遮拦了起来。

“既然我生在了王宫里,当了这十六年的嫡帝卿,自当是有责任为了魏国牺牲自己的…如今,也算是了了这因果了…

顾知年其实也不知道究竟凭什么,但是为了安慰哭成泪人的父亲,也为了劝说自己,他也只能这样想了。

只是还没等他们逐渐接受远嫁和亲的事情,使臣就已经带着算好又不算好的消息回到了魏国。

周国接受了魏国的和亲,这是好事儿。

然而,却只愿意给顾知年一个良君的位份……

顾知年听到这里,心里满是凉意,他不由自主地攥紧了袖子,颜色本就发淡的嘴唇早已是血色尽失。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嫁给别人做侍…

不,算不得是嫁。

只有正夫才能称得上是“嫁,侍只能叫做“纳。

屈辱感就像是海水一样淹没了顾知年的大脑,他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只能用力攥住自己胸前的衣襟,这才得以喘息。

可眼前就仍是一片白茫茫。

早就听闻周王暴虐,如今这样侮辱魏国…

他被纳过去,会被善待吗?

怎么想都不会吧…

顾知年完全看不清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命不太好吧。

自从记事起来,他就无时无刻不想逃离这个四方形笼子的魏王宫。

可算盼到了可以嫁人出宫的年纪。

可是一转眼,他又要从这个笼子被送到另外一个笼子里了。

顾知年闭上了眼睛,将绝望和痛苦的情绪尽数掩盖在了黑暗中。

半晌,那些无力的眩晕感终于消散了些。

他尽量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母王她…同意了吗?

“这…前来禀报的侍从支支吾吾地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好,我明白了。顾知年轻笑了一声,喉结微动,似乎在竭力掩盖住自己发哽的声音,“也是,她怎么会不同意呢…

毕竟,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儿子罢了。

魏王从前就没有在乎过他,现在自然也一样。

还好他一向很能吃苦,到周王宫的日子再苦,他应当也都能忍过去罢。

顾知年苦笑着转过身去,一行清泪顺着他眼角划过,又很快被拭去了。

小说《女帝逆天三千美人郎君求孤宠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女帝逆天:三千美人郎君求孤宠爱完整文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