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吾有一剑可葬仙

>

吾有一剑可葬仙

一只海狗罢了 著

奇幻玄幻 林玄棠 楚溪窈

奇幻玄幻《吾有一剑可葬仙》,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代表人物分别是林玄棠楚溪窈,作者“一只海狗罢了”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追夫】在宗门收徒测试中。林玄棠被评为毫无仙缘。相反他娘子却让收徒长老惊为天人。此后娘子拜名师、修仙道,境界一日千里。而林玄棠缺因无法修行,始终是个凡人。两人逐生疏离,渐行渐远。终于,一个秋日的傍晚。林玄棠收到了丫鬟送来的一封离书。娘子的离书。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一件事。包括娘子自己亦不曾察觉。她修为一步登天,其实皆拜林玄棠所赐……...

来源:fqxs   主角: 林玄棠楚溪窈   更新: 2024-02-12 23: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吾有一剑可葬仙》,是以林玄棠楚溪窈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一只海狗罢了”,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林玄棠有种爆粗口的冲动。这才刚升九品,新手任务太过了吧!未等他有任何准备,第一具甲胄骤然发动。它抽出大刀,刀刃与刀鞘摩擦发出一声刺耳的长鸣。刀鸣未落,那符甲已近至眼前,它不过踏出一步,却瞬间跨过了如此漫长的距离...

吾有一剑可葬仙第三章 黑衣女子在线免费阅读

四具八品。

其中有一个符人甲明显与其他三具不同,它的甲胄是红色,其他三具则为青色。

林玄棠有种爆粗口的冲动。这才刚升九品,新手任务太过了吧!

未等他有任何准备,第一具甲胄骤然发动。它抽出大刀,刀刃与刀鞘摩擦发出一声刺耳的长鸣。

刀鸣未落,那符甲已近至眼前,它不过踏出一步,却瞬间跨过了如此漫长的距离。

林玄棠几无反应时间,全凭下意识的动作闪躲。

几是同时,甲胄长刀猛力一挥,刀刃贴着林玄棠脸颊劈过,砍中了一缕头发。

那缕头发未接触刀身,便碎成无数段。

林玄棠脸颊瞬间失去知觉,皮肤裂开数道细小伤口。

鲜血涌出,转瞬又被雨水冲淡。

林玄棠堪堪躲过这一击,却动作太猛直接摔在了地上。

第二具甲胄紧跟而上,长刀如陨石般砸落。

林玄棠却还倒在地上,电光火石间,他看准时机,一脚蹬在甲胄小腿。

他的脚感觉像被铁锤砸了一下,但也成功将符甲的架势踹歪,使得大刀偏离了些许位置。

林玄棠则趁机一个翻滚,连滚带爬总算脱出身来。

随后,他趁敌不备,悍然逃跑,身后几个符人甲竟没有追来。

然而下一秒,他却砰的一声,撞在一堵空气墙上。

伸手一摸,半空浮现一道金色咒文。

——妈的!

林玄棠心中咒骂。

对方有备而来,周围恐怕已布满这种禁制,如今想逃怕是难如登天。

此时,第三具符甲终于抡刀而来。

闪躲之间,林玄棠随手抓起一根树枝,全力砸向符甲。

甲胄完好无损,他整条手臂却被震得失去知觉。

符甲未能得手,竟顺势直接将手中大刀换了只手,直接对准脖颈。

甲胄迅猛非常,林玄棠拼尽全力才能闪过,这一瞬他甚至忘记了呼吸。

然而此时,另一个符甲却从身后持刀劈来!

林玄棠瞳孔猛地收缩,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森然刀锋眨眼间已近在咫尺,此刻再躲根本来不及。

“嘶啦!

一股鲜血飚射而出。

林玄棠捂住伤口,大量鲜血争先恐后地从指缝涌出。

千钧一发之际,他用手肘奋力撞了下刀身,这才保住了脑袋,但右臂却被撕出一道巨大伤口。

伤口深可见骨,令人见之骇然。

但符人甲却不会因此放过他,红色甲胄毫不停歇,转瞬刀锋又至。

林玄棠向后奋力一跃,刚刚能躲过对方的刀。

然而,符人甲竟直接松手,将刀甩了出去,刀尖直指林玄棠心口。

此时他尚未落地,只要不会二段跳,根本不可能躲过这一击!

刹那间,林玄棠头脑一痛,瞬间想起了很多东西。

关于书的记忆,楚溪窈十岁时从神霄宫带回来的、修行入门的书。

他试着将自己的经脉想象成大河,真气在其中如涛涛江水般川流不息。

同时手中树枝便是肢体的延伸,真气也随之而动。

真气注入木棍之中,片刻间树枝发出光芒。

“铛!

林玄棠用木棍挑飞了那大刀,落地后连退数步才稳了下来。

他控制着真气向伤口处流动。果然,手臂上的伤口很快便不再流血。

红色甲胄一抬手,原本飞出去的武器回到手中。

它脚一蹬地,又如猛虎般飞扑而来,此时另外三具甲胄也纵步踏来。

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四柄寒刀!

四具符人甲已近至眼前,林玄棠却退无可退。

三个青色甲胄的武器,分别对准了腿、手臂、脖子,而那具红色甲胄的巨刀,则瞄准了他的胸口。

此刀若中,他整个人将会从左肩到右肋被切成两半。

雨滴降落的速度慢了下来,迎面的刀锋映出林玄棠的脸。

林玄棠低吼一声,体内真气被激发到极致,木棍准确挡住右侧武器,同时借助对方的刀势,瞬间便完成了转身。

随后,他将全身真气统统聚于左手,一掌奋力拍出。

“砰——!!

这一掌果然改变了红色甲胄的攻击轨迹,刀刃顿时轰在两具青色符甲之上。

林玄棠借机脱出,一退再退。

他左手止不住地颤抖,掌中未见伤口,却有无数细密血珠从皮肤上渗出。

此时,被击中的两个青色甲胄,更是直接飞了出去。

两具符人甲出现裂痕,一时间挣扎着无法从地上站起。

红色甲胄转头看向那两个同伴,朝着它们伸出手。

只见两个青色甲,面甲额处分别飞出一个白色光团。

红色甲胄右手一挥,那光团直接飞入了它自己的额头。

它身上盔甲顿时发出幽幽的蓝色光芒,若仔细看似乎隐隐有阵法浮现。

而两个青色甲胄,则如同断线木偶般,瘫倒在了地上。

随后,红色符甲对着最后一个青色甲,如法炮制。

转瞬间,便只剩一个符人甲还在站立。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时间之内,短到林玄棠根本没搞清发生了什么,便听脑海中的天命歌更新了提示

符人甲,修为七品。

林玄棠嘴角抽了抽,这具红色甲胄,似乎吸收了另外三个符甲,就这样晋升了?

那全新的七品符甲活动了下手臂,像是在适应崭新的力量。

随后它竟直接暴掠而至!

之前它速度虽快,但林玄棠还能勉强做出应对。

然而此次,它的速度快到根本看不清!

电光火石间,林玄棠只得跟随本能挡了一下,然后便被直接击飞。

他在空中吐出一大口血,随即重重摔在地上,溅起无数水花。

“咳咳……

林玄棠躺在地上,嘴中尽是铁锈味,咳嗽两声,又是一口血。

他挣扎着站起身,只是这个动作就几乎用尽全力。

然而,对面符甲却不会有任何怜悯,它又一挥刀,大开大合却又迅疾如雷的动作,带出了一个巨大的扇形残影。

“砰!

这一击重重打在木棍上,力道之大即便灌注了真气的木棍,也被瞬间击碎。

林玄棠再次被打飞出去,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他倒在泥泞的地上,鼻尖闻到一股古怪的气味,是泥水混合着血水的味道。

此时,符人甲的左手陡然绽放光芒,手中出现一个线条繁杂的法阵,正在掌心缓缓旋转。

这是一个制造符人的法阵。

制作符人甲,符人是最为重要的材料。

而符人的炼制方法有很多,其中最为简洁高效的,便是用活的修士来炼制,比如现在的林玄棠。

——要死了吗?

九品怎么打得过七品?

双眼茫然地望着天空,林玄棠只看见满天的雨点纷纷坠落,由远及近,由小及大。

“这一剑,叫惊鸿。

蓦地,有句话涌进林玄棠的脑海。

很多年前,那时楚溪窈为他演示了一招功法,名字就叫《惊鸿》。

林玄棠的意识汇聚到脑海中的《乾坤天命歌》,上面乾坤点还有二十点。

一个猜测浮现,他决定放手一搏。

林玄棠费力地站起身,脑中回忆着每一个细节,他闭上了双眼。

手中的法阵越转越快,七品符甲一步步朝林玄棠走来。

林玄棠的右手,似有真气开始凝聚。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甲胄速度骤然暴涨,手中法阵光芒大盛!

林玄棠右手的真气渐渐成型,空空如也的手竟似握着一把剑。

符甲的法阵骤然变大,死死锁定住林玄棠。

它用力一挥,那法阵如一张弥天大网笼罩而来。

林玄棠猛然睁开双目,浑身气机陡然爆发。

惊鸿一剑,万般皆可为!

一剑既出——

漫天风雨似是突然受到感召,随着真气飞荡而去。

小小的水珠,速度并不快,却有着泰山压顶之势。

一滴、两滴。

十滴。

千滴万滴!

天地间的雨点连作一线,汇聚成剑。

林玄棠耳边似有龙吟之声。

刹那间天地皆寂。

一剑既出,其势如龙!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水龙以不可阻挡之势,轰向七品甲胄。

原本气势大盛的法阵瞬间破碎。

符甲开始扭曲、变形,随即轰然解体。

乾坤点霎时归零。

林玄棠哇地吐出一大口血,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

在离林玄棠不远的树林中,一名灰袍修士也同样吐出一口鲜血。

他是雁图南的师弟,神霄宫主修器物的七品修士。

脚下,一个法阵迅速收缩。

刚才便是他驱使符甲猎杀林玄棠,符甲只能在法阵范围内活动,他位于阵眼。

——林玄棠根本不是凡人!

一开始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真气波动,只是很平常地坐在石头上。

那时林玄棠正在晋升九品,虽然其自身感受玄妙非常,但在外人看来,他只是普通地坐了一会。

但当灰衣修士派出第一具符甲后,他的气机却陡然暴增,竟达到九品水平。

修士见状,略一思量,又派出三具符甲,务求尽快干掉林玄棠。

原因有二。

一是修士发现林玄棠竟是九品修士,刚好用来炼制一具新的符人甲。届时凑齐五具符甲,他便可修习那渴望已久的五行甲。

虽说一开始他是为雁图南的要求,但后来已是为了自己的私欲;

二是朝廷严令,修士对决须向官府报备。曾有两名六品武夫在城中大打出手,当天二人首级便被挂上了城门。

真正的高手对此当然可以不放眼里,但朝廷的律令也绝不是一句空谈。

可想而知,若引来新余县城内坐镇的高手,他必然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两个原因决定了修士要干掉林玄棠,且必须尽快干掉。

但哪知他四甲尽出,数个回合竟无法杀掉对方,甚至还让两具符甲受到重创。

要知道每一具符人甲,都是他的心血之作。此时两甲受创,一时间修士有些丧失理智。

他将自己神魄附到红色甲胄,更是抽取了另外三具符甲的气机。

于是由他附身操控的符甲,直接晋升七品。

这已是他能使出的最强手段。

但灰袍修士做梦都想不到,林玄棠那一剑,竟能直接破掉他的七品甲胄,更是让他附在甲胄上的部分神魄受伤不轻。

修士死死盯着林外瘫坐在地的林玄棠。

自己现在尚有余力,而林玄棠方才使出那一剑,必定已是强弩之末。

如果自己现在出去,应该能轻松杀掉重伤的林玄棠。

毕竟林玄棠若是不死,难保不会循着踪迹追查到自己,如果官府也知道了,那灰衣修士定然吃不了兜着走!

到了此刻,杀掉林玄棠,已经不仅仅实在帮雁图南办事了,更实在为自己办事。

思索间,灰衣修者打定主意,必须趁对方虚弱杀了他。。

但他甫一动身,就赫然瞪大双眼。

——什么时候?!

不知何时起,他的身后竟站了一个人!

那人是个女子,一袭黑衣,面容隐藏在斗笠之下,让人看不清楚。

而令修者毛骨悚然的是,自己竟无法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的真气波动。

但眼前这女子,决非凡人,否则他的接近自己不可能毫无察觉。

以上,恐怕只有一个可能,便是对方境界远胜自己!

那女子低着头,脸隐藏在宽大的斗笠下。

她只静默站着,如注的雨水顺着斗笠流淌而下。

——这女的到底是什么境界?!

灰衣修士张开口,想要说点什么。

却已没机会了。

女子抬起胳膊,食指对着他的额头点了一下。

她的手指很纤细,灰衣修者觉得是一座大山迎面飞来,甚至不敢生出躲避的念头!

黑衣女子收回手,朝着林外走去。

在她身后,是灰衣修者的尸体。

……

林玄棠跌坐在地,大口喘着气,感觉浑身骨头都已散了架。

不仅如此,现在他全身的真气也已经消耗殆尽。

“嗒、嗒、嗒。

他听见有脚步声自远处传来,有人正缓缓靠近。

林玄棠抬起头,费力地睁大眼皮。

远处,一名女子正朝他走来。

她一袭黑衣,衬得一张瓜子脸有些苍白,如瀑的黑发只用一截麻绳随意系着。

女子走到宁长逸身前,缓缓开口。声音让人想起山谷间的清脆小溪。

“我是上清宫紫霄峰主,你可愿拜我为师?

小说《吾有一剑可葬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吾有一剑可葬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