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温暖与悲伤

>

温暖与悲伤

糖芽儿 著

刘宗云 现代言情 秋月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温暖与悲伤》,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秋月刘宗云,由大神作者“糖芽儿”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她从小跟着外婆长大,求学之路一波三折,生活的艰难困苦也甘之若饴,唯有至亲从头到尾的算计与逼迫,让她痛苦不已.........

来源:fqxs   主角: 秋月刘宗云   更新: 2024-02-12 23: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温暖与悲伤》,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秋月刘宗云,由作者“糖芽儿”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我把这一排栽完,就回去!”秋月低着头一边“干活”一边说。“你现在就回去。”“我等会儿再回去。”“你现在就回去吧...

温暖与悲伤第5章 噩梦的开始在线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溪水“叮咚,山谷的野桃花和樱桃花开的正艳,一片粉,一片白,花不语,鸟雀在啼鸣,真是一个容易让人心生美好和欢喜的时节。

屋旁的菜地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蹲在地上,双手不停的忙碌着。

秋月一手捏着一根辣椒苗,一手举着一把小锄头,学着刘宗云的样子锄头一扬一落,一个小土窝成型了。

刘宗云看着眼前那些歪歪扭扭的辣椒苗,忍住满心的怒火说“秋月,你回去看看你外婆把饭煮好了没有。

“我把这一排栽完,就回去!秋月低着头一边“干活一边说。

“你现在就回去。

“我等会儿再回去。

“你现在就回去吧。

“我栽完再回去。

刘宗云的耐心已经被女娃磨灭光了,大声吼到“你看你栽的辣子苗嘛,东倒西歪的,这么浅个坑坑,填了这么一点点土,轻轻一拨都起来了啰!活不了,赶紧回去,要不然,你就自己到一边去耍,莫要在这里捣乱。

秋月放下辣椒苗和小锄头,眼眶红红的,跑到菜地边上,李子花开的雪白雪白的,一簇簇,一团团,芬芳馥郁,几只蜜蜂正在花朵上采蜜。

她越看越委屈,就在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去拍打花朵上的蜜蜂,“哼!你们是不是也笑话我辣椒栽的不好?我不是捣乱,我只是想帮外爷多干点活!

厨房里,水玉兰一边从水缸里舀水淘米,一边对坐在长板凳上的中年男人说“你当然可以把秋月接去和你们一起生活,你是她爸爸,照顾她也是你的责任,你能给她一个好的成长环境,这也是她的造化了,她妈妈到现在还是一点音信也没有,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

中年男人心中一惊,脸上神色却依旧,微笑着说“妈,您不要忧心,秀琴虽然不在,但我还是您的半个儿子,我以后会常常来看望您和爸。谢谢您们这些年对秋月的照顾,以前我一个人要干活挣钱照顾不了秋月,现在我成家了,秋月去了,她妈妈会在家里照顾她。我把她接走了,也减少了您和爸的负担。等我把日子过好了,就接您和爸去城里享福。

“我们两个老家伙已是半身埋在土里的人了,享不享福的无所谓了,只盼你们年轻人把日子越过越好。水玉兰盖上锅盖,走到灶台前一面烧火一面又开口问“你现在这个媳妇家里是什么情景?

“她男人前几年在矿上干活意外去世了,留下一个儿子12岁了,地理位置还不错,在市区附近的一个村子里,离学校也近的很,三五分钟的路程,秋月以后想去城里上学也方便的,自己骑车或者坐车都可以。中年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头,有点羞怯地接着说“人是长得真漂亮,瘦高的个子,身材也好,人也勤快有本事,在她家附近的中学给学生们做饭还能挣钱。

中年男人心想,这个媳妇对他来说简直是仙女下凡,太完美了。

“你很喜欢她?水玉兰有些不高兴的高声问。

杨青山这才感觉到刚才自己说错了话,低下头不接话。前女婿在自己面前夸奖别的女人,实则是在反向贬低自己的女儿,试问天下哪个做母亲的听了会高兴?

水玉兰心中暗忖“男人好色过了头,也是一种灾难,万一这灾难祸害到秋月身上怎么办?

杨青山见水玉兰久久没有说话,眼神有点恍惚,似乎在想着什么,问“妈,你在想什么?

“哦哦,我在想你在这里耍几天再走,秋月的鞋还差一点功夫就做好了,等鞋做好了给她带上。

“不要耍了,吃完饭我就带她走,你不要再给她做鞋了,纳鞋底伤眼睛,而且现在都是买鞋穿,款式多还防水。

这时小女娃从门口走进屋,看见了板凳上的男人头发微微卷起,圆脸,单眼皮。心中疑惑这个人有点眼熟,他是哪个?

“秋月,过来,你看我给你带了一条好看的裙子,你穿上一定很好看。男人从旁边地上黑色的背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又从塑料袋里掏出一条白色的小裙子。接着对小女娃说道“你快看看,喜不喜欢,这个是你新妈妈专门给你买的,过几天,天热了就可以穿。

其实这条小裙子并不是那个新妈妈买的,而是男人在车上捡来的。或许有些事情,如果一开始就错了,那后果往往是错上加错,甚至足以致命。

秋月迷惑地看了看水玉兰,又瞅了瞅中年男人。依旧站在原地不动。

水玉兰指着中年男人,微笑着对秋月说“这是你爸爸杨青山,他给你找了一个新妈妈,还有一个哥哥,他是来接你去和他们一起生活的。

秋月说“那外婆和外爷也去吗?

男人说“你先去,过几天,我再来接外婆和外爷。

秋月看着水玉兰,神色有些不安,说“我一个人不去,要去也是和外婆外爷一起去。

水玉兰走到秋月面前轻轻地说“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

杨青山急忙说“我已和曹雪说好了,今天就带秋月回去,一院子的亲戚朋友都等着呢!妈,你难道不想看见我儿女双全?而且你们年纪越来越大,以后光秋月上学的学费你们就拿不出来,更别提其他的了,你难道想让她和你们一样一辈子待在这个山窝窝里?

水玉兰似乎被杨青山的话戳中心窝,是啊,古有云“父母若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再真切的爱与守护总能被残酷的现实撵成碎末。她忍着心中的无奈和愧疚,对秋月说“要不,你先跟爸爸去耍几天,耍够了再回来,好不好?

“好,我听外婆的。秋月脸上不安的神色褪去,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孩子们贪玩好奇的天性,往往不许他们在其他事情上花费过多的心思和精力去深究别人的一句话,或一个眼神,于是就有了跌入沟沟坎坎的教训。

小说《温暖与悲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温暖与悲伤》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