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时总太撩,竟夜夜屈身索吻

>

时总太撩,竟夜夜屈身索吻

木子闪闪 著

小说推荐 江疏云 闫束

《时总太撩,竟夜夜屈身索吻》中的人物闫束江疏云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木子闪闪”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时总太撩,竟夜夜屈身索吻》内容概括:【先婚后爱 多重身份 小虐 追妻 双洁】【腹黑多谋退役军官VS落魄表演系美人】-闫束本以为自己的青春就要葬送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家族里了,没想到有转机了。嫁进来的第一天,丈夫噶了。还是那位曾在部队里就鼎鼎有名的军官——时霄。他们只在登记结婚证的时候见过一面,再见时居然阴阳相隔了。-只是闫束不曾想,小姨妈为一己私欲居然要她再嫁给时家的二少爷,甚至险些生米煮成熟饭!被赫赫有名的船主人救下后,竟要求她签下身份合约,扮演他的多重身份女郎?-闫束被男人压在身下,吻的双眼冒星星。“合约规定,不许反抗船主人提议的任何要求。”...

来源:fqxs   主角: 闫束江疏云   更新: 2024-02-11 23: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时总太撩,竟夜夜屈身索吻》,这是“木子闪闪”写的,人物闫束江疏云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闫束收了收伪装过甚的苦相,手指微微蜷缩,纯澈明亮的瞳眸望着车窗外,随时处于备战的状态。到了公馆大门,左右两侧立着的石狮子,雕刻工艺精湛,瞧着就是花了大价钱拍卖得来的。闫苏慧带着闫束下车,恭恭敬敬的凑到了栅栏门后的管家兰姨面前,笑的那叫一个恭谦。“兰管家,我想见见江夫人...

时总太撩,竟夜夜屈身索吻第2章 想离开还扑过来,欲擒故纵?在线免费阅读

时家公馆。

“这时家真是富丽堂皇啊,我开了老半天都还没见公馆的影子呢。

冯舜景感慨着两侧偌大的庄园,一眼望去好似望不到边。

“咱们这单若是能跟时家敲定,以后肯定少不了好处的。闫苏慧瞧了眼车内后视镜里冷着脸的闫束,她自刚刚顶嘴过后便再没有反抗过一个字。

她心里隐隐犯嘀咕,这丫头该不会是故意给她露个苦相吧?

别到了公馆再撒丫子的寻短见,那她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闫束,正经坐端,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闫苏慧冷冰冰的话语迎面而来,就像是在观察“商品有没有瑕疵,能不能达到她预想的最佳效果。

闫束收了收伪装过甚的苦相,手指微微蜷缩,纯澈明亮的瞳眸望着车窗外,随时处于备战的状态。

到了公馆大门,左右两侧立着的石狮子,雕刻工艺精湛,瞧着就是花了大价钱拍卖得来的。

闫苏慧带着闫束下车,恭恭敬敬的凑到了栅栏门后的管家兰姨面前,笑的那叫一个恭谦。

“兰管家,我想见见江夫人。

“江夫人已经歇息了,请回吧。兰姨根本没把视线放在她身上,口吻又冷又不屑。

“哎,别呀别呀,她推了闫束一把,犀利的双眼里透出几分柔软,“这孩子把我的合同弄丢了,所以我才带着她来再求江夫人拟定一份的。

闫苏慧心底里把这个兰姨骂了上千遍,不就是个伺候人的婆子么,嚣张什么?

兰姨看着闫束面色毫无波澜,但眼尾却浮起一抹红肿,应当是哭过闹腾过得模样,算是信了几分。

“还请闫夫人等着,我进去通报。

不过几分钟,她出来让佣人把门打开。

“江夫人只给二位十分钟的时间。

“好的好的,十分钟足够了。

闫苏慧拽着闫束的手腕,眼神示意冯舜景回车上。

入了时家,那力道捏的很重,生怕她跑了似的,疼的直皱眉。

闫束安慰着自己,不过是暂时的,她得稳住定力。

她努力地记着路过的每一个走廊,每一个台阶,每一个转弯。

但兰姨敏锐的察觉到这点,故意挡在她身边静静的跟着。

闫束愣了一瞬,心底吐槽这个管事婆子是个人精。

看来想要在她们眼皮子底下逃跑不是容易的事。

“夫人,人都到了。

汇报完,兰姨和几个佣人纷纷退居在门口候着。

“江夫人,闫束这孩子弄丢了合同,请您重新再拟定一份给我。

只见沙发正座上的女人,慵懒的倚靠在扶手边,保养极好的身骨完完全全与沙发贴合,仿佛做了多么累重的活似的。

更大胆的,是她褪去了早上穿的黑绒长裙,穿了件新中式斜开襟的红色绸缎袍。云淡风轻地半睁着那略带岁月痕迹的丹凤眸,似睡似醒的盯着眼前。

“公司会给你们电子合同,打电话说一声就行,何必劳烦亲自跑一趟。

“夫人,那是咱们签订的第一份合同,还有第二份呢。

闫苏慧不免嫉妒几分。难怪之前的时老爷没了发妻,无缝连接的娶了她。瞧着四十多的人了,显然还是一副风韵犹存的狐媚子样。

闫束扮出不可置信的模样瞧着小姨妈,这举动显然悉数的落在了江疏云的眼里。

她眉梢微挑,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新做的指甲,渐变色的丹蔻,很是得她心意,但面前得寸进尺的女人,让她心头有点不悦。

“我听不懂闫夫人在说什么。

江疏云内心嘲讽,险些冷笑出声。区区一个面临倒闭的小公司,还敢来蹬鼻子上脸,拎都拎不清楚。

“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时二爷是心悦我家闫束了。

站在门外的兰姨和一众佣人,纷纷撇嘴鄙夷。

穷人就是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早上刚了了大少爷的葬礼,这会又腆着脸来要筹码,贪得无厌!

“哦?这事我怎么不清楚。江疏云其实早就心有一二,但就是装着不懂。

“小姨妈,我刚刚都说了我不嫁!

闫束可算是逮着机会了,这一路来她满腹愤懑,没工夫听她们迂回。她现在只想闹事,只想撒泼煽动,再趁机逃走。

“你闭嘴,这有你说话的份?

闫苏慧呵斥后,自顾自地坐在江疏云的对面,腆着脸轻语“夫人您想,咱们闫束虽然是嫁过一人的,但白白净净没被碰过,又听话又乖巧还天真。

“最重要的,她手里还攥着大少爷的继承权呢。

两人嘀咕了几句,江疏云立马改了意思。

正当兰姨等佣人得了吩咐,要架着闫束去二楼的时候,她撒丫子地往前迈了几步,理直气壮的昂首。

“江夫人,现如今我是大少爷的夫人,他虽然意外离世,但我的身份是坐实了的。您就不担心时家的名声……因我匆忙改嫁给二少爷而诟病?

“外边多的是等着拿头条的记者媒体,您若是不想被推上风口浪尖,还是别有这急功近利的心思。

江疏云的丹凤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伸手打断身旁急着要发言的闫苏慧,笑如蛇蝎起来。

“你叫闫束是吧?看来刚嫁进来就有了维护时家名声的求生欲了。伶牙俐齿的,不怕伤了自己?

“江夫人,我恳求为大少爷守孝三月。等这件事的风波过去后,您若希望我嫁给二少爷,我再嫁。还请您准许。闫束的眸子亮澄澄的,心底有七八成把握。

闫苏慧方才就隐隐觉着要出事,还真猜中了!但眼下迫于压力,她不敢言语制止,只能忍气干瞪着。

江疏云来了趣味,摩挲着纤细葱白的指尖,眼眸中的盘算翻云覆雨。闫束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时家的家产遍布港市,名声是最为重要的。若是因为一个女学生二嫁引起动荡,她的生意肯定受影响。

“有点意思。

她没给准话,余光扫视了一眼兰姨。

闫束挣扎的嗓音响彻在整个公馆三层,佣人和保镖没一个听不见的,但都没人搭理多余一眼。

唯独一个侍人,悄悄隐蔽在黑暗之处观察良久,漆黑的瞳眸中识不清城府。

闫束没想到这里的婆子和佣人手劲这么大,撒泼耍赖全都用上了,愣是一个都没管用。

更致命的,是房里还被派了佣人看着她以防寻短见。她活生生鲜灵灵地一条命,才不会轻易做了断。

正当她盘算等到晚上从窗户跳下去逃跑的时候,房门被敲响。兰姨端着茶水进来,苦口婆心的劝慰。

“闫小姐,喝点茶吧,您就别跟两位夫人置气了。

闫束当即不屑的冷哼,从“霄儿他媳转变到“闫小姐,精明人不愧是精明人,称呼都能换的这么丝滑。

“我不喝。

“来人,把她给我抓住。

兰姨严峻的面眸里不带一丝温度,尤其是那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压迫,仿佛在讥讽她是个笼中之鸟。

闫束哪能受这罪,当即起身窜跑。可没几个来回就被拽住,强行捏住嘴巴,灌下一杯冰凉的液体。

根本就不是茶!

“闫小姐,您只要乖乖的待过今晚,江夫人自然会放您出去的。

兰姨丢下这句话,带着所有的佣人离开了房间。

闫束趴坐在地上,一张煞白的小脸因剧烈咳嗽和捶胸呕吐,被憋的紫红。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长颤的睫毛上挂着几滴晶莹,耳畔发鸣,头晕难耐。

但最明显的,是莫名窜上来的火热。

她分明觉着自己浑身冷的厉害,但按耐不住的渴望逼迫她想要趴回床上。

“水……水……

咔嚓,门开了。

闫束的视线模糊,潮红的小脸下起伏着不稳的气息,她很努力地看了眼站在虚掩着门边的男人,他没停留多久,好像被什么人叫了声,又把门关上出去了。

完了完了,这下着了道了。

她用尽全力爬上床,侧躺着把自己裹缩成一团,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

后背被冷汗浸透了,意识渐渐不清晰,心率跳的不正常,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的。

就在这时,大腿间传来一丝凉意。

这抹凉意,犹如沙漠中的水源,急得闫束不由自主的想要迎合。

“别这么着急。男人磁性又蛊惑的声音在她耳边想起。

“不……她觉着自己应当是疯了,居然拉着别的男人的手不放!

男人伸出手,轻轻的在她唇上摩擦,但这个动作仿佛激起了闫束的燥火,也不知力气从哪来的,撑着床就窝在了他的怀里轻喘。

“我要离开这,时家没一个好东西……

男人听到她的呢喃,冷嗤一笑。

“想离开还扑过来,欲擒故纵?

闫束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了自己唇瓣上的冰凉,无意识的搂住男人的脖颈回应,这深吻,吻的她险些窒息,但感觉却回味无穷,不忍放手。

“妖精。男人嗓音沙哑,将她扒了个干净。

窗外的月色逐渐被雾云遮住,夜间的席席凉风吹着,唯独这间房内,台灯灰黄,两道身影交叠缠绵,气息紊乱。

小说《时总太撩,竟夜夜屈身索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