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我是一颗棋子

>

我是一颗棋子

三十一根白毛毛 著

小说推荐 果溯 费奥多尔

小说推荐《我是一颗棋子》,由网络作家“三十一根白毛毛”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果溯费奥多尔,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新年版文案)我盯着你握笔的指尖,沉重的呼吸扑在相隔于你我二人之间冰冷的空气中,我握紧你的手,第一次去无视你的目光,来轻吻住你的指尖,目光虔诚,向你许下新一年的心愿——  希望能继续这样看着你,希望你不要抛下我。(cp陀思,文野)...

来源:fqxs   主角: 果溯费奥多尔   更新: 2024-02-11 23: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果溯费奥多尔的精选小说推荐《我是一颗棋子》,小说作者是“三十一根白毛毛”,书中精彩内容是:桌子上放着很多赌场才会有的小玩意,A似乎是一个开赌场的?那自己该不会变成赌场的小弟了,对方一声令下,自己提着刀过去,虎视眈眈地对着那个出了老千的赌徒,然后开口问:喂,你要砍掉哪根手指?联想到此结束,因为对坐与赌桌前的男人开始发话了。A语调忧郁:“我是一个孤独的男人,港口Mafia并不信任我,当然……...

【文野】我是一颗棋子第5章 见到了在线免费阅读

在得知自己可能都不可以去现场看看费奥多尔,果溯就想把A踹了,自己去把这家伙教训一顿。

拜托,如果这家伙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那他当初的忍辱负重是为了什么。

少年所说得不错,A确实将审问时间放在了凌晨,而且还好心地叫上了果溯,甚至获得了站在少年身边的机会。

在果溯刚踏入那个密闭的房间,便看到了已经,更了衣物坐在牌桌另一端的费奥多尔。

对方看起来有些疲倦,但依旧给予了来的人一点目光,在看到果溯时略微停顿了一下。

没有任何遮遮掩掩,直言道“你在这啊。

与费奥多尔对坐的A将两只手撑在桌上,手掌挡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令自己的表情让对方看得不真切,在开口接话时,带着毫不掩饰地笑意“我是一个值得让人追随的男人,他就是看清了这一点才会选择前来追随我。

果溯心里吐槽这说得都是些什么话,身体老实地站到了费奥多尔身后三米处。

桌子上放着很多赌场才会有的小玩意,A似乎是一个开赌场的?那自己该不会变成赌场的小弟了,对方一声令下,自己提着刀过去,虎视眈眈地对着那个出了老千的赌徒,然后开口问喂,你要砍掉哪根手指?

联想到此结束,因为对坐与赌桌前的男人开始发话了。

A语调忧郁“我是一个孤独的男人,港口Mafia并不信任我,当然……我也没信任过他们。

一听,这是要开始走联手推翻统治的剧本了,倒是符合了费奥多尔,果溯觉得这个人挺喜欢干这种事的。

如果这两个角色都是剧本组,那么接下来就要说一些深奥难解的话,然后两个人各自有着盘算接下来到最后双双背刺,然后变成这两个人去对抗……

毕竟果溯挺喜欢看小说,这个剧情在一些情节里挺常见的。

“我只相信这副扑克牌,金库里的宝石……

费奥多尔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自己手上的几张扑克牌中,没有理会A的发言。

看得好认真啊,A明明没有和他打牌啊。

明明才开始了几分钟,果溯就觉得自己的注意力难以集中,他瞥向边上的少年,又看向费奥多尔的背影。

别的不说,就费奥多尔这个脑袋看起来挺像某种食物的。

游戏玩家有好几种类型,有的会认真去钻研每一秒剧情,有的直接跳过,有的只看自推剧情——就算不知道前因后果。

果溯明显是第二种,甚至是自己目前最注意着的对象的剧情,都没有心思看下去。

A顿了顿,将目光落在了果溯上,果溯一惊,赶忙把两只手贴好裤缝,这种感觉就好像军训教官在审视你的同学你正在幸灾乐祸时,他突然注意到你的那种慌张感。

“以及这51人组成的部队。

费奥多尔终于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对方脸上,却依旧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像是一只飞虫被亮光吸引了。

A注视着手里的牌,勾起嘴角,将其拍在桌上“方块同花顺。

要不是果溯知道这里剧情他不方便讲话,恐怕他要来一句好牌!来捧场助兴。

“是我赢了。A说话时带着一种傲慢,刚刚的胜局给他带来了一种很强的自信。

费奥多尔似乎觉得无趣,将手里的牌甩到桌上。

“但是今天,我找到了第52个人,怎么样,有兴趣和我联手吗?

果溯让为这个位置不是什么好位置,面对着现在的上司,如果动来动去被他发现了怎么办,还是对面的几个同事位置好,费奥多尔似乎是不会去在意对方手下站着的时候会不会扭来扭去……

费奥多尔蛮聪明的。

但是这个A明显和对方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们要一起拿下森鸥外的首级。

“噗噗……!果溯突然咳嗽了两声,引起了房间内所有人的注意。

面对着A阴沉的目光,和费奥多尔那种一看脑子里就没在想什么的目光,果溯用袖口擦了擦嘴“森鸥外……哪个森哪个鸥哪个外?

“森鸥外是港口Mafia的首领。回答他的是费奥多尔,不知道是想套出什么话来还是觉得对方是自己前手下,所以不想让他这么丢人。

“那他是不是还会给人看病啊?我去,森鸥外怎么这都有人重名。

这句话一说出口,果溯就感觉整个房间的人都把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这个感觉让他并不好受,他犹豫片刻,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重新站好。

费奥多尔带着笑意看向坐在对面的A“我觉得,我们的谈话可以再加一个人。

果溯觉得自己不适合加入。

比如这个正方形的桌子,自己加进去三个人,总有一个面空出来,以对方看起来似乎不打算换位置的架势,如果他坐到左边那么他的的前上司和现上司就在他的一左一右……右边同理。

这么坐,那么作为属下的自己,直接变成了比上司还上司的上司……好像不太行。

果溯看了眼局势,既然是A把费奥多尔绑到这里,那么费奥多尔就算是客人,那自己和客人坐一边总没事吧。

说办就办,果溯愉快地走到费奥多尔身后,在后者警觉地目光下,把对方连人带凳子整个搬了起来,移到了这一侧的右半边,然后自己坐到了这一侧的左半边,和自己的前上司肩膀靠肩膀地坐在一起。

“您为什么不坐到那边去?

费奥多尔觉得有些挤,侧过身,试图让自己舒服些,然后费解地指着左右两边空着的位置问道。

“这样不太好啊,果溯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我坐到了那里,那么我一边就是我的上司另一边就是我的前上司……

看着对方丝毫没有意识到现在这么坐是不合理的,费奥多尔紫色的眼睛微微眯着,嘴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咧起来,透露着不愉快,转过身不想理他。

声音渐渐小去,果溯察觉到了对方兴致似乎低了下去,在和搬个位置和安慰一下前上司之中做了一小会抗争后,果溯愉快的决定什么都不做,他认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爽,但我爽了。

小说《我是一颗棋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