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八步焚屠

>

八步焚屠

花映天 著

小说推荐 林燮 林言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八步焚屠》,这是“花映天”写的,人物林燮林言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我有一术,一生可用七次。”第八次并非不可用,只是使用后,必死无疑。废材崛起的故事固然老套,少年屠龙后反成恶龙的故事亦然让人感到唏嘘,但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少年三生三世,逆水之寒,跻身黑暗,背负世间所有罪恶,以黑暗对抗黑暗,挽狂澜之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我叫林燮,林些的“林”,林些的“些”。...

来源:fqxs   主角: 林燮林言   更新: 2024-02-11 23: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花映天”又一新作《八步焚屠》,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林燮林言,小说简介:林言面色漠然,淡淡的道:“我林家主脉,千年延续至今,从未更替,这也是祖传下来的规矩,如今难道因为林燮丝毫凝炼不出元气,大长老就要违逆祖意吗?!”林言质问。大长老依然自信在握,道:“不错,祖训的确说过,我林家主脉不可更替,可如今已经千年了,就算是祖传下来的规矩,难道就不能适时而改了吗?而且,也不能怪老...

八步焚屠第2章 九山八海 元气世界在线免费阅读

元气世界,同为一土所化,且以此土言之,一中州,东西南北八大陆,同一日月所照,同一瀚海所围,是为,九山八海!

有时,人们也将此界称之为九州。

在这个世界,元气的修炼,从上古至今,经过无数代人的修炼与繁衍,使其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元气,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源自人类灵魂深处的最强大的本源之力,气强者,可翻山覆海。

你也可以理解为,元气就是人类的超能力,凭借缠绕于指间的一缕气息,便可攻山撼海。

这,就是元气世界。在这个世界,有一个至今无人能改变的法则,那便是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弱肉强食,尔虞我诈,强者为尊!

西凉城,位于西北大陆大岚帝国的一个偏隅角落。西凉城林家族会大厅,其内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面色复杂的林家族长——林言的身上。

面对以大长老为首的家族派系,林言眉头锁紧,被抓住了把柄,一点办法也没有。林言知道,大长老一直对族长之位存在觊觎之心,但迫于年龄,他此生已无丝毫机会,但林晨是大长老这一林家分脉的嫡系子孙,他正想趁此机会,将自己的孙子扶持上位。

如此一来,他这分脉日后就是林家主脉,将他林言这代代相传,千年延续至今都未曾断过的主脉,取而代之!

不过想想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林家这一代的主脉,出了一个让人想不将之罢黜都不得不罢的废材呢…

在元气世界,婴儿一出生时元脉便会随之而生,之后随着岁数的增长,便能慢慢自元脉中衍生出元气,一般来说,最早的孩子六岁就能凝炼出元气,这样的孩子即称为天才,百里挑一,在西凉城都是极其鲜有,而最晚的也就十岁,这样的孩子,旁人可能就会说其资质愚钝,然而林燮,如今已十五岁了,却丝毫不见元气显露的征兆,最重要的是,他还天生无元脉!

在西凉城地位与身份无比崇高的三大家族,出了这么个废材的少族长,早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至今都是满城笑柄。

所以也怪不得同族同宗内,有人趁此发难了。

大厅内,安静维持了许久,方才被打破。

林言面色漠然,淡淡的道“我林家主脉,千年延续至今,从未更替,这也是祖传下来的规矩,如今难道因为林燮丝毫凝炼不出元气,大长老就要违逆祖意吗?!林言质问。

大长老依然自信在握,道“不错,祖训的确说过,我林家主脉不可更替,可如今已经千年了,就算是祖传下来的规矩,难道就不能适时而改了吗?而且,也不能怪老夫在这趁人之危,借机发难,因为实在是你主脉这一代出了一个让整个林家都无法答应的废材!你说,这林燮,就算他最晚十岁凝炼出元气也好,甚至十一,十二,更甚至是现在,十五岁!凝炼出元气,老夫也无话可说,可他偏偏就是一个至今都没有元气的废材!

大长老激动的情绪缓缓平静,叹声道“老夫已年过六旬,还不知能再活几年,真以为我是看上了这主脉之位吗?就算你硬要这么想,老夫也无可厚非,确实,多少也是因为有着一点自己的私心,但是,不仅是因此而已,还因为,老夫是林家大长老!要为林家的生死存亡作考虑!决不能让一个普通人成为了林家族长!

说到最后,言辞激厉,字字珠玑,仿佛让所有高层都觉得,大长老伟大无私。

时至此刻,林言明白,一切已不能逆势而为,不过仍是强撑的道“按大长老所说,就算是这样,那也要等到毕业典礼的结果出来了再下结论吧!

“那看来族长是对刚才所说没有异议了?好!希望明天结果出来族长可别再负隅顽抗了啊,哈哈哈!大长老一脸得意的模样,大笑道。

“哼,散会!说罢,林言生气拂袖而去。

待林言离去后,二长老依附道,“这下孙侄少族长之位是势在必得了吧,嘿嘿嘿。

“哼~任林燮那废物再怎么翻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待吾孙儿上位后,定少不了你好处’。

“哈哈哈,那贤弟先在此谢过哥哥了!

“哈哈哈!

西凉城,坊市。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琪儿!被林燮救下后,小女孩就一直跟其屁股后面,未曾离去,这时走在大街上,琪儿突然道“小哥哥,你是不是逃学了呀?

“噗…! 瞬间让林燮尴尬了一下,脚步顿了顿,被一个小女孩戳穿了,怎不脸红,道“哪有,瞎猜。

琪儿奶声奶气的声音又道“那不然这都下午酉时了,你不在普校,却在这大街上干什么?

林燮脸噗噗红,羞躁的道“所以你没看到我现在要去上学啊!

敢情这个时候了不是逃学,而是去上学,搞得琪儿莫名其妙,道“啊?这个点去上学?

“我可是要去接我仙儿妹妹~虽是鼻青脸肿,但林燮却实是自豪地道。

不过他刚一说完,似看到了什么牌坊,怔了一下“恩?

只见街侧立着一块赌坊林家赌坊。

林燮兴致一起,指着道“走~咱们玩两把去~

琪儿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婴儿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去普校的路上突然就改道赌坊了?而且还是自己家的,琪儿无法理解的娇滴滴道“啊?你刚不是还说要去接人嘛?怎么现在就变卦了,而且…小哥哥,我们都还是未成年呢!

林燮一脸坦然的笑容,道“没事~反正离普校放学还有一段时间,你不去就算了,回家去吧,哥我就玩两把~

琪儿突然急了,道“不不不,我也要去!琪儿也想见见世面!咱们玩啥呢?!

这时林燮掏出一颗玲珑骰子,在手里抛玩着,笑道“当然是赌大赌小啦!

半个时辰后,林家赌坊门口。

“咚隆!

一道人影被两个壮汉狠狠地扔了出来,正是林燮。

才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他便是把父亲今日给他的零花钱输了个精光,被自家赌坊的打手碾了出来。

“我滴大少爷哟,没钱就别在这赌了呀~赶紧哪凉快滚哪去吧~这两名打手自然也都是林家的族人,林飚和林贺,此时在嗤笑的便是林飚,而林贺接着阴阳怪气的笑道“嘿,瞧你,怎么说话的,人家好歹也是咱们的大少爷啊~噢不,忘了,过了明天,他这大少爷的位置,可就要换人喽!

“哈哈哈!两人哈哈大笑。

这时林燮生气地站起,指着他们道“你们使诈!

林飚嘴角拐笑,道“噢?那你说说,咱们怎么就使诈了?

林燮极其生气,大怒道“你们用元气操纵骰子!出老千!不然我不会输!

林飚一脸无所谓的笑道“噢…是嘛…不过,那又怎样呢?谁叫,你是个不会使用元气的废物呢?

“不对,说错了,应该是你连元气都没有吧!哈哈哈!

两人捧腹大笑。

“你们卑鄙!林燮大骂,平生最是讨厌他人博弈中使诈。

“那又怎样?难不成大少爷还想去族长那告我们的状不成?到时惨的还不知道是谁喽~林飚二人戏谑的讥笑,就是抓住了林燮逃学来赌坊的把柄,他若是敢告状,就冲这一点,就算他们二人做得再怎么过分,立于不利之地的永远是林燮。

林燮的眼神越来越怒皱,恶狠狠地盯着他们,然而这时,林飚察觉到了他的眼神,心中瞬间涌上不爽,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陨落的凤凰还以为自己依旧是高贵的雏鸟,也敢对他使眼色?

林飚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露出僵硬而又渗人神色,虎目圆瞪,冷冷的道“小子,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林燮依然面不改色,林飚撸起袖子,渐渐走去,意图十分明显,“莫是以为叫你一声大少爷,还真就把自己当回事了?

显然他一个在家族中身份卑微的赌坊打手,已是能够明目张胆地以下犯上了,直接就准备上去殴打少族长。

这时琪儿从赌坊里出了来,见状立即将林飚拦住,呐喊道“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这是让琪儿目睹的极其匪夷所思的事,如果说先前那帮赫连家仆殴打林燮,归根究底是因为家族不同,尚还无可厚非,可如今同为一个家族的宗亲,还要动手打自己的族人,这就让她怎么也想不通了。

林飚只是不屑的戏笑了一声,仿佛觉得他所做并没什么能让人觉得大惊小怪的,冷漠的字语自他口中吐出“一家人,也分高低贵贱。

“小不点给劳资滚开!

林飚推开琪儿,对着林燮一拳生生撸去。

“小子,今天劳资就好好教育你!让你明白,在这个家族,以何为尊!

莫以为那只是普通的一拳,他拳臂之上,似有淡淡的气体环绕,没错,那就是元气!

裹挟着元气的一拳,林燮没有丝毫元气的凡人之躯必然不能招架。

那一拳就要狠狠打在林燮脸上,不过就在这时,一只白皙的巴掌从另一方向打来,直接将林飚扇飞在地上,连滚了几个跟头,同时,一道漠然如冰山,仿佛永世不化的冰冷声音,缓缓响起。

“林飚,你想死吗…

林飚摸着那血红的脸颊骇然望去,不知林燮身旁何时多出了一道倩影,那倩影一袭淡青纱裙,勾勒着底下苗条的曲线,三千青丝飘舞间,与他听到那冰冷声音时脑海中浮现的影子,一模一样。

女孩眼帘微垂,没有展露丝毫的凶厉,唯有那不夹杂丝毫感情娃娃一般的绝美俏脸,如此冰山般精致的容颜,任谁看了,都会怦然心动,但此时却是让得林飚心中的恐骇程度立马上升到了极限,当即慌乱的摸地下跪道“仙儿小姐奴才错了奴才错了!给小姐磕头!给小姐磕头!

粗糙的地面砰砰直响。

“你应该给林燮哥哥磕头,而不是我。女孩冷漠的双眸道。

“对对对!给少族长磕头!给少族长磕头!

这时女孩转向林燮,也就是这一刻,原先那犹如冰山般仿佛永远不会开笑的冷俊俏脸,竟是在此时融化,露出天使般的笑容,犹如一朵打开的芬芳百合,倾国倾城,音若银铃。

“林燮哥哥,你怎么今天又去赌坊了呀?

她便是林燮的妹妹,仙儿,仅比其小一岁。

呃…也可以说是妹妹…

还不等林燮回答,仙儿的笑容就是忽然一凝,又转向了林飚,因为她看到了林燮脸上的瘀青,顿时变色,朝着林飚二人冷冷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飚与林贺一齐跪下,哭诉地道“仙儿小姐误会啊!这不是我们做的!

见仙儿没有一点相信的意思,他二人顿时慌了,不过这时另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呵呵,仙儿妹妹,应该确实不是他二人做的。

自仙儿来的方向,走来了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名为林晨,女的名为林允,没错,前者就是当今林家大长老嫡系之孙…

如今林家的众望所归!林晨!

林允则是二长老的孙女,皆是林燮的堂兄堂姐。

林晨颇具几分英气,健谈的道“仙儿妹妹,刚刚从普校出来时我就已托人问过了,想来是林燮堂弟又惹上了赫连家那帮人,才被他们教训了一顿,应不是林飚他们的过错。林晨说话时,脸庞上时刻保持着一抹微笑。

仙儿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一直盯着林飚二人,淡然的道“不管是不是他们做的,刚刚他想做的事,我都看到了…区区一个家丁,也敢对少族长出手,这种行为,不容姑息。

闻出仙儿心中的怒意,林晨笑容不减不增,道“仙儿妹妹说得确实不错,这二人确实做得有些过分了,不过也许他们是见林燮堂弟翘学来这赌坊消遣,不务正业,才施以惩教,从另一方面讲,也是出于好心…况且,如果仙儿妹妹真要惩罚他俩,若是被大人们知道了,恐怕林燮堂弟也少不了一番指责吧…

无疑,这言下之意就是,仙儿若真要动他的人,林燮也势必遭殃,谁叫是后者犯错在先呢,有些威胁的味道。

“你!仙儿凤目圆睁,何尝听不出林晨话中之意,恼得就欲直接动手,不过被林燮拦道“算了仙儿,咱们走吧~

每次林燮受到欺负不开心时,仙儿的笑容仿佛能暖化他的内心,一切不欢快烟消云散,这次也不例外,早在刚才见到仙儿时,就已笑逐颜开。

依旧是那个鼻青脸肿却阳光灿烂的少年。

他并不是怕这事闹到长辈头上,他以前翘学来赌坊也不是没被抓到过,还不在少数,被长辈唾骂的事更是在多数,他早已习惯林家所有宗亲的横眉冷对,肆意嘲笑,这一次的赌坊之事,又算得了什么?

他不想追究了,不过是懒得与他人争执,天生无元脉,十五岁不显元气,在那小小的林家大院中,从小便是受尽同龄孩子的欺负,听尽大人们的嘲笑,十数年来,早已造就了逆来顺受的他。

以前是,现在也是,他清楚,自己这辈子,终究是斗不过任何人的。

快快乐乐的做人如何不好?

所以此时他已是拉着仙儿的手离去,与平日去普校仅是专程为了接妹妹放学无异,二人有说有笑,一起回家。

不过在离开之时,仙儿冰冷的双眸却是与林晨狠狠对了一眼…

望着远去的二人,直到他们消失在街口时,林晨的笑容方才淡去。

他面无表情的看了林飚二人一眼,淡淡的声音中却是隐藏不住那有些令人寒颤的怒意,道“你们两个也真是废物…下手就不能快点?一定要等到仙儿来了才被人抓个正着?

谁说不是呢,早点把林燮那废物打翻在地,哪还有这么多破事。

要不是看这两人是他这一分脉忠实的拥护者,他才懒得出面得罪仙儿。

林飚二人皆不敢说话。

“行了~晨哥,别生气了,看那废物都笑得这么开心,你何须犯得着为此而坏了心情。

这道悠悠的笑声正是林允,她精致的瓜子脸,长相实是可人,不过嘴角却有着一抹玩味与刻薄。

美女爱英雄,林晨是林家这一代中最为才惊之人,家族内的女孩无不尽是他的倾慕者,林允也自是其一。

“晨哥放心吧,等过了明天,就算是仙儿,也再护不得他了。

听得林允的笑声,林晨渐露出春风得意的笑容,林允所说的过了明天,便是指过了明天的毕业典礼后,林燮就将彻底被撤销少族长之位,而他,则是取而代之!

本来他才是林家这一代最优秀之人,论才谋远略,元气天赋,林燮跟他比起来说是废物毫无可比性都不为过,而就因为他生在了分脉,少族长之位,林家未来的第一掌权者就只能是落在主脉的林燮身上,这让他从小以来便是嫉恨天道不公,一只废鸟就因落对了巢位也能独栖凤巢!

才不配位,必将篡替,他才是林家真正的凤凰,怎会甘居分脉,辅佐一个废物。

如今他羽翼已成,时机已到,过了明日,他就是林家之主!

林晨脸上的笑意,仿佛已是志在必得。

这时他们身后一道人影阔步翩翩的走来,一把白扇在其手中悠悠拖过,轻悄悄地顿在掌心。

“呵呵,赫连兄,这次还多亏你及时告知,晨弟方才赶到,抑制了最坏的情况。林晨拱了拱手,满脸笑意的谈吐道。

此人便是西凉城三大家族赫连家的少族长,赫连齐。

原来刻钟前普校已到放学时,仙儿却不见往常一样来普校的林燮,即知晓又惹上了麻烦,这种情况甚是常有,并不意外,便来救助,而赫连齐与林燮虽皆是三大家族的少族长,却是与后者有着天与地的本质差别,后者说实在了就是一个顶着少族长皮囊的空壳,而赫连齐却是赫连家实至名归的少族长,一呼百应,这西凉城到处是他的耳目,所以也是第一时间得知了林燮在赌坊的事,告知林晨,方才有了刚刚所发生的事。

赫连齐掂敲着手中的白扇,典型的纨绔子弟,但论天赋,比起林晨,绝对的有过之而不及,所以林晨在其面前都是保持着几分客气。

最重要的是林晨还不得不巴结一下这位赫连家的少族长,平日与其交道甚多,虽然现在林与赫连两家多为竞争的关系,但他林晨却不这么想,在他眼中,能利用到的,抑或说有相同目标的,就是朋友。

“你说,你林家这只废物,怎就能让得仙儿对他不依不离呢?赫连齐微笑的嘴角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怒意。

仙儿清纯的模样让这西凉城每一个公子哥无不是心痒痒,然而也不知道咋的,前者整天就喜欢跟在林燮身旁,这在他们眼中,不是癞蛤蟆吃天鹅肉吗?!

林晨谦笑道“呵呵,赫连兄莫多想,这仙儿与林燮从小便是一起长大,想来是感情深厚,一时间无法让仙儿看清这小子的怯懦,你也无需担心,等过了明日,他就不再是我们林家那高高在上的少族长,而是这整个西凉城中一个连下人都不如的存在,这样的废人,就算是再亲密的朋友,也会渐渐离去,到时仙儿自会认清,谁才是这西凉城最瞩目的光。“

林晨的声音悠扬地落下,便是指赫连齐。

听着他的追捧,赫连齐嘴角的弧度也是愈来愈灿烂,又有着一丝阴狠,而后,抑扬顿挫的声音在这街道上,缓缓响彻…

“哼…连下人都不如?不不不…

“敢惦记劳资的女人…明日,劳资要让他在这毕业典礼上,连一只蝼蚁都不如!

小说《八步焚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