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他好疯我受不住

>

他好疯我受不住

羌习礼 著

?秋 现代言情 秋轻

叫做《他好疯我受不住》的小说,是作者“羌习礼”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秋轻?秋,内容详情为:极限拉扯!虐文!强制爱!疯狂强迫!疯批!本来我只想好好生活,直到我收留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我以为他得罪了大佬才会沦落至此。可是那天他的家人威胁我让我必须离开他,不然我就会丢失我的工作。我害怕失去工作,狠心赶他离开。后来他成了我的上司。我就被他关起来了,不,应该说是囚禁。“你就不能喜欢我一下?就一下?”我不能喜欢男人。我咬牙切齿:“别说一下,一秒都不能!”我后悔自己说了这句话,为此付出了极痛的代价。...

来源:fqxs   主角: 秋轻?秋   更新: 2024-02-09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秋轻?秋出自现代言情《他好疯我受不住》,作者“羌习礼”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秋轻羡慕的咽了口唾沫,手里的笔不知道什么时候滚落到了地上,男人向他走来,湿润的头发向后抹去,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和清晰的下颚线,加上威严压迫的气质,眸子像湖泊一样,深而悠远,这样的发型很适合他,温文尔雅又风流倜傥,很是让人赏心悦目,将他脸上的优点尽显出来了。穿着乞丐似的衣服时,还看不出他气质如此卓...

他好疯我受不住第四章 留下在线免费阅读

秋轻带男人到浴室,然后嘱咐他说“你先洗澡,至于你那些事,我暂且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过哪天你要是想起什么,一定要一五一十告诉我。

男人点头,然后准备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秋轻慌道“你……你去里面脱,别在我面前脱。

男人闻言停下了动作,然后走到浴室里面,将衣服裤子都脱了,秋轻又说“喂…你洗澡怎么都不关门啊?

秋轻脸红着将头扭向一边,然后伸出手将门拉了过来,埋怨道“真是,男男也会授受不亲的不知道吗?

浴室灯光下,一堆已经穿了几个月的衣服整整齐齐叠在地上的角落,男人此刻起伏的胸膛下,微微荡起涟漪,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过了大概一刻钟,男人从浴室开门出来,秋轻抬眼望去,只见男人下半身裹着一条洁白色的浴巾,上身未干的水珠从胸膛淌过流下腹部裹着的浴巾里,灯光下闪闪发亮,起伏的胸膛,纤细不失强壮的腰部,水雾像云烟缭绕的霞云,从男人身后缓慢的分散开来,给标志的身材披上一层朦胧的美感,秋轻看的呆了,没想到那么破烂的衣服下竟然藏着如此一副好身材。

秋轻羡慕的咽了口唾沫,手里的笔不知道什么时候滚落到了地上,男人向他走来,湿润的头发向后抹去,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和清晰的下颚线,加上威严压迫的气质,眸子像湖泊一样,深而悠远,这样的发型很适合他,温文尔雅又风流倜傥,很是让人赏心悦目,将他脸上的优点尽显出来了。

穿着乞丐似的衣服时,还看不出他气质如此卓越,只是觉得他的行为动作不似市井之徒那般俗气,脱了那身衣服,更加显得男人气质非凡,样貌出奇的好看。

只是,男人的整个胸膛,几乎都布满了被什么东西鞭打过的淤青,只是不怎么明显,有些已经变得很淡了,在一片润白中那些淤青好似一种被乱涂乱画的朦胧的美感。

男人走在他面前停下然后半蹲下,将地上的笔捡起来放在桌上,扬起嘴角歪头道“我没有衣服穿。

秋轻这才从那些淡淡鞭痕上移开视线,看向男人的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啊噢,我现在给你拿,我有大一码的衣服,没穿过,应该合你的身。

秋轻一般很少询问别人的过去,哪怕见到什么人有不同寻常的习惯或者哪里有什么触目惊心的伤疤这类的事情,已经成为了骨子里的休养,坚守着只要别人不说,自己怎么也不会问的原则,但思绪却并不那么具有涵养,心里暗自思索着伤痕的来源,手里不停翻着衣柜里层自己从来没有穿过的衣服。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秋轻在他衣柜里翻着,视线在房间周围环顾,只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摆设,但是却让人感觉很安心,很有家的感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电脑桌,还有窗户旁边摆放的书架,上面放着很多书籍和一些摆设,昏黄的灯光夹杂着夕阳,交织着一股不可言说的气氛。

男人将视线收回,秋轻拿了套衣服裤子递在他手上说“你试试,能不能穿,我先出去了,穿好了出来吃饭吧。

秋轻踏出房间的腿又退回来补充道“那个……内裤也是新的。

男人乌黑的眼睛眨了眨,嘴角微弯道“嗯,谢谢。

随后一声关门响,房间外传入秋轻问外婆饭菜备好了没有的说话声。

秋轻拿的是一件灰色的衬衫,和一条奶白色的休闲裤,还有一条……嗯,大黄色的内裤,上面还带有绿色条纹。男人鼻间发出笑声,取下围住下身的浴巾,看了看自己大腿上还未消散的紫红色淤青,和腹部被鞭子抽打过的痕迹,伸手抚了下,毫不犹豫的穿上了衣服。

穿好衣服后,他开门,秋轻正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电脑,左手不停的捣鼓着屏幕,右手拿着手机在和对方通话,他微微一扬眉,认真窃听着。

“嗯…嗯…是…秋轻点头说道“文哥,这两天我就把稿子修改好。

“客户有提是哪方面的问题吗?格局还是…哦…好…那我重新构图……

秋轻挂掉电话,心情好像很低沉,垂眸盯着屏幕,手指一动不动的放在键盘上,在思考如何又重新构图。

这次的客户要求有十一分高,至少秋轻是那么认为的,而且品位清奇,听说已经找过十几个设计师,还是达不到他心目中的标准,不是格局不好就是风水不好,反正对设计师的要求很高,秋轻从接手这个项目以来,已经消耗了自己很多心力,这些心力可以画十几张令人满意的稿子了。

所以目前秋轻正为此而烦恼。

“乖孙,忙完了没?外婆端着两盘菜放在桌上道。

秋轻呼了口气,将电脑合上,然后拉起唇角,笑眯眯说“外婆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外婆说“你爱吃的红烧排骨和鸡汤,还炒了个青菜,哎,对了,你的这位朋友叫啥名来着,长得好看的哎。说着外婆看向坐在秋轻身后的男人。

秋轻反过身询问他“外婆问你姓什么名什么,你还记得吗?

男人思量片刻点头说“尤路君。

外婆听后,微一点头,迟疑了少顷,说“哪个尤?小伙子。

尤路君正欲开口,秋轻插话道“外婆,你从来不询问这些的,今日怎么打听了然后玩笑道“该不会瞧人长得好,就想知道个清楚吧,再说你知道了也无关紧要不是,别再为难人家啦。

秋轻站起身来往餐桌那里移步,外婆苦笑道“哎呦,我这把年纪,怎么还在乎个好看不好看,只是这个姓比较少见罢。

外婆道“小尤,快来吃饭,尝尝外婆的手艺,你还是乖孙第一个带回家的客人咧。

尤路君闻言,从凳子上站起,裤腿短了一截,露出了一截脚脖子,那左边脚脖子上佩戴这一根红绳子,绳子上绑着个圆润的奶白色的玉。

吃饭时,外婆的视线多次扫到尤路君的脸上,尤路君因为很久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正专心致志的享用着这顿来晚饭,无论是谁递过来什么眼神,尤路君根本毫无察觉,明明已经很饿了,但是吃相却是一点不失优雅,反而有几分乖巧的稚嫩感,他的头发干的差不多,被他用手全部挽在了耳后,额前碎发随着扒饭的动作前后晃动着。

尤路君是真的失忆了,只是自己头痛的时候会想起一些记忆片段,但是总是不真切,至于为什么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是因为他晚上总会做一个梦,梦见有个看不清模样的人一直对着自己呼唤着这个名字,因此,尤路君也将这个名字视为是自己的。

饭桌上尤路君吃了很多排骨和青菜,但是唯独没有夹鸡肉和喝鸡汤,秋轻中途给他夹了一次鸡肉,看他眼神有很难觉察轻微变化,而且一直也没将那坨鸡肉吃掉,秋轻便知道他不爱吃鸡肉了。

都饿成这样了,还挑食,得是有多不爱吃鸡肉。

用完饭后,秋轻回到房间床榻上又埋头开始他的工作,之前画了几份稿子,现如今全部作废,一切从头再来,很是郁闷。

尤路君就坐在秋轻平时办公的转动椅上,倚着后背,右手手肘放在椅把上,手掌托腮,饶有趣味的盯着秋轻。

秋轻只感觉周围身体都好像被骚扰了一样,浑身不自在,实在无心工作后,他关上电脑,也将视线给了尤路君,尤路君这才没那么放肆的盯着自己,而是状似随意垂眸将视线转换到了自己脚上那双并不合脚的拖鞋上。

秋轻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尤路君视线又重新回到秋轻脸上,托腮的手掌也变成虚握的拳头,缓慢的放在了大腿上,悠悠开口道“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秋轻似笑非笑“我看你正常的不能再正常,根本看不出哪里有毛病,当然除了你身上那些伤痕。

涵养是留给自己的朋友的,至于这位自己并不熟知的不速之客,根本不需要用涵养来对待,秋轻直接单刀直入“说吧,你那些淤青怎么来的,切肤之痛不可能记不得吧?现如今是法制社会,你做什么不好的事,你逃的了法律,但你昧得了良心吗?

尤路君闻言眼神一敛,目光中染上一层深不可测,随即变成一潭浑水,他紧皱眉心,又一次剧烈疼痛袭击着自己,他只感觉头部好似炸裂一般,又好像被什么活生生的撕裂的疼。

秋轻心道又来了。

登时,尤路君从椅子上猛得站起身来,呼吸剧烈,一幕幕碎片记忆再次浮现在他脑海,这一次,比以往都要清晰都要来势汹汹,好像身在梦中又好像被拉回现实,身体上疼痛的记忆也在袭击着自己,无数次的鞭打,无数次被什么东西猛得敲击着头部,忽然,他像不受控制一般移步到秋轻身旁,此时满脸问号坐在床边的秋轻被尤路君扯着衣领,他眼里血丝明显,额角青筋凸起,秋轻被吓着了,不敢移动一丝,只怕这人一拳便将自己打残。

我是收留了个什么东西?

小说《他好疯我受不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好疯我受不住》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