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U盾混沌

>

U盾混沌

王瘪 著

悬疑惊悚 赵尽欢 采薇

悬疑惊悚《U盾混沌》,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悬疑惊悚,代表人物分别是采薇赵尽欢,作者“王瘪”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就喜欢大V放假放看看的考砸吧嗒吧嗒就开打发吧办法剪发卡飞机发吧发吧次嘻哈大粑粑奖学金发不出姐姐吃吧吃吧攻击我有撒...

来源:fqxs   主角: 采薇赵尽欢   更新: 2024-02-09 23: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U盾混沌》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王瘪”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采薇赵尽欢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U盾混沌》内容介绍:于是那尖锐得直戳人耳膜的声音朗声道:“圣旨到——”……“陛下让你去收编江湖?”一个莫约不惑之年的男子疑惑道。他胡须如瀑布般垂到胸腹,捻须都要花上许久,面容清癯,双目炯炯有神,额头眼角处那些岁月留下的褶皱只是徒增其资历。但看面相,或许还以为是个教书大儒。“是啊...

U盾混沌第3章 青衫白马走天涯在线免费阅读

赵尽欢春风满面地从牢房中走出,回味着方才采薇姑娘的那丰富神情,不禁叹道,多好一姑娘,可惜来了欲仙楼。刚一出神,竟忘了郭公公还站在廊道上。郭公公只见他满脸奸笑地走出,全然把自己晾在一旁,于是假装咳嗽两声,道“赵大人,咱家此行还有一事……啊哦,郭公公。赵尽欢从脑海中走出,“何事?是娘娘又要惩治那罪臣之女?郭公公翘着兰花指微一摆手,谄媚道“嗨,瞧您说的,贵妃娘娘宽宏大量,哪会天天就去罚她。听郭公公的言语,赵尽欢堆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信的微笑,最初这娘娘一天来八次的宽宏大量一直感化着他。既然不是,那想必也不是啥大事,故而漫不经心道“请讲。就是来宣个圣旨。一句话惊得赵尽欢双膝一软,当场呈领旨谢恩的姿势。他不明白为什么郭公公把宣旨这么重要的步骤放到现在,似乎过于不合礼法。但转念一想,他敢这么做自然有陛下许可。于是那尖锐得直戳人耳膜的声音朗声道“圣旨到——……“陛下让你去收编江湖?一个莫约不惑之年的男子疑惑道。他胡须如瀑布般垂到胸腹,捻须都要花上许久,面容清癯,双目炯炯有神,额头眼角处那些岁月留下的褶皱只是徒增其资历。但看面相,或许还以为是个教书大儒。“是啊。与之对坐的赵尽欢答道,“还传了一份口谕,说是若证实江南布防图与祁国有关,则收编江湖时需顺道查访此事。其实也不奇怪,此事不早传得沸沸扬扬,只是陛下一直未敲定人选罢了。中年男子提起茶壶,缓慢地给赵尽欢及自己倒了杯茶。赵尽欢刚一入口,男子就立马出声道“不许喷出来!噗——赵尽欢还是没忍住,险些喷了男子一脸,而后又一阵龇牙咧嘴面露苦色,哀苦道“师父啊师父,您这茶的味道当真是标新立异……是吗?为师觉着……他浅尝辄止地抿了一口,脸色突然发绿,用尽气力才将其勉强咽下,“还……还好啊。那您老自己慢慢喝吧。说着,试图给师父满上,却被师父一只手搭在茶壶上,算是保住了他自己的舌头。于是赵尽欢只得接着刚才的话题“您说这口谕跟这圣旨,怎就配合得如此默契呢?所以郭公公为何待你逼供完才宣旨呢?他意味深长地一笑,捻须道,“江南富庶,又是天高皇帝远,江湖昌盛宗门林立,祁国又对江南有所图谋。此行两道旨令算是相辅相成。可当年,这江湖不是被先帝收编过一次?赵尽欢回忆道,“那次还仅是江湖与朝廷相互合作各取所需,而这次陛下几乎直接要拿江湖当走狗,竟还来了句‘敢违者需诛之’的言辞。还不是西边秣兵历马风雨欲来,那位女帝又把祁国江湖打理成一大助力,陛下这边……急了呗。师父大逆不道地说。江湖,最初不过是群被逼无奈的流氓草寇,而后武学一途逐渐发展,宗门派别依次建立。昭国立国之初多得江湖势力支持,故得了江山后,对其多有放任。到如今,一些宗门占着大块田地,广招弟子,乃至行商贸易、勾结要员,恍然成了又有土地、还有武力、更有声望,还使唤不动的地主富商。朝廷出手收编,倒也并非毫无道理。“可也万不该如此紧逼,这是生怕江湖不出两个‘反贼’?赵尽欢靠在椅子上,满脸无奈道,“何况上次都以失败告终,此次还变本加厉,满朝大员都反对无果,太不合理了。或许如此紧逼不是陛下本人的主意呢。那能是谁?贵妃娘娘?合理了。赵尽欢轻拍桌面道,这位娘娘的脑子里怕是一个好点子都没长,每次做些事情都令人摸不着头脑。师徒二人一阵沉默,不禁望向窗外的夜色。洛安城总难入夜,灯火烛盏亦能同辉日月,纵然不是那上元佳节,也能缛彩遥分地,繁光缀满天。何况冰雪未释,月光如练盈盈垂下,满城屋顶似是披了层银鳞。寅时三刻已过。“那条大鱼也当落网了吧。师父轻叹道,又下意识倒了一杯自己泡的茶叶,在手里吹了又吹,就是不愿喝。“放心吧师父。应该万无一失。赵尽欢答道。“禀楼主,未能抓到。一谍子突然冒出,干净利落地禀报着,“那人似乎早有察觉且轻功极好,甚至专门过来……遛了我们一圈。师父摆手道“无妨,下去吧。这位形象好似教书先生的中年男子便是昭国三大酷吏之首,赵尽欢之师,欲仙楼之主。赵尽欢起身道“岂有此理?哎呀,何必急躁。只是你这一路上,怕是不得安宁咯。楼主起身将他按下,道,“不过话说回来,那情报当真无误?那姑娘被我一步步逼到那种境地,还能有假?楼主不再诘问,却突然一笑,眼神促狭道“此次体验如何?嗯,还不错。赵尽欢又瘫回座椅上,“嘴硬的方式俗了点,那双脚倒还标志。哼,依为师看啊,比不得那沈晏清的万分之一!赵尽欢知道师父又要拿这人出来炫耀了,这句话早已在他耳朵里留下刀刻斧凿般的轨迹。只是自己同样将去收纳江湖,自然对这同行多了几分兴趣,不禁怀疑道“您当年……真挠过那位武林盟主?那还有假?她呀……话语戛然而止,神思倒是早早溯洄到十五年前的那段峥嵘岁月,这老登徒子的面容上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意识到自己失神,又立即转移话题道“此行为给你造势,我已向陛下请命,将楼主一职托付给你,莫要辜负呐。什么给我造势啊。赵尽欢毫不留情道,“您这分明是想顺理成章地摆烂,早早颐养天年才是。嘿你这孽徒,为师这叫知贤善任。他拿出些为老不尊的架势,说,“总之楼主之位给你了,你就算不当也不要还给我,我懒得干了。赵尽欢欲哭无泪,即便师父当楼主的时候,事情也没少交给他做。现如今直接不干了,这……这不是耍无赖吗?眼看是推辞不了,“欲仙楼楼主是什么吓人的称谓吗。您还不如给我派几十个高手。他满怀期待道,“师父,会给我派高手的吧?会的吧?楼主,不,已然只是闲散人员的他,眼珠子慌乱地转了两圈,忽而放光道“何须为师来派。这次啊,是陛下亲自派了一个营为你保驾护航,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明日会在城门外等着你呢。哈,一个营!赵尽欢向身后高呼道,“来人啊,替我拟文一封,传檄四方,就说我将率数百精兵收编江湖,让他们好自为之,好好配合。大人。身后一文官问道,“是要写成《赵尽欢讨江湖檄》这样式吗?赵尽欢突然慷慨地一摆手,大度道“不必不必,别吓着他们。言辞可以温和一些、大气一些。下官明白。……啪——惊堂木拍得天街一震。“列位看官,今日咱不提那志异奇谈,不论那史话演义,只说那武林盟主沈晏清……说那沈晏清,真乃一代巾帼大侠,奈何终是殒命皇宫,可悲哉、可泣哉?常言道,天命有定端,造化堪弄人。这沈盟主的辉煌一生,恰恰起于这皇宫……说那日沈晏清奉圣旨、出皇城,头戴金丝白玉簪,耳缀紫金八宝钏,身披绿萝锦绣裙,足踏江海豰纹靴,胯下骑的是照夜白龙驹,神骏走的是这洛安城天街。只见她菱花玉容,欺霜赛雪,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双眸似洞庭春水,映漫天星汉;眉梢若神锋利剑,断世间恩仇。时百姓夹道,拥簇相送,稚子翁叟莫不欢喜。此情此景,可谓‘青衫白马走天街’……赵尽欢独自架着辚辚车马驶过天街,恰好听完这段评书。平日这沈晏清可是朝廷一大禁忌,哪有人敢当评书来讲,可今日,偏偏是今日,有人在此大张旗鼓讲起了她。用意很明显,无非是想恶心一下此时的赵尽欢。想当年沈晏清去江湖谋求与朝廷的合作,赢得满城相送。今日自己同样走的是这天街,却无一人相迎。好在欲仙楼毕竟是特务机构,百姓不敢随意招惹,不然此时就是人们拿着鸡蛋烂菜过来,给他一个死囚问斩才能获得的规格了。说来也是,沈晏清何许人也,桃李年华便武功大成威震天下,来一出天街走马,之后奉为武林盟主。赵尽欢同样未及弱冠,却只会欲仙术这等邪门歪道,还是个人人喊打的酷吏,连接圣旨都是在欲仙楼大牢里,而非皇庭内苑。两相对比,更显凄凉。关键是……师父连个车夫都不肯派给我啊!他一抖缰绳,车轮滚滚向前,周围的路人都极其掩饰地用冷眼扫过,小声与旁人交谈,脸上总是嘴角一撇,鼻头一皱,出现相应的鄙夷神态。忽而耳旁一道急促的风声啸来,他还未有所反应,便是一声兵刃相接的铿鸣,而后又是木板的闷响。他还以为是这天街上群情激愤,自己要被打了,却见一满身披甲的兵士在身旁,正好合上手中的宽刀。那人骑着高大骏马跟在赵尽欢旁,他身长七尺、皮肤黝黑,眉毛粗壮、鼻梁高挺,面部线条如刀削般刚直。只见其右拳拍击胸口,用浑厚的声音说道“末将魏明,特来接迎大人。谢过魏将军。你便是那铭卫营的统帅?其他人呢?赵尽欢问道。“皆于城门外恭候。魏明板正道。赵尽欢的余光瞥见了身旁车板上的一枚铁钉,原来是方才这铁钉射来时,魏将军及时抽刀将其拍开,这才钉到了车板上。他取下那枚铁钉,钉头携着一张纸条,他缓缓展开,里面字迹隽秀,一个个蹦到他眼里下、次、来、早、点。纸条末端还有一个小标记,是一只纤足踏在一弯波浪上,下面写着两个古文,唤作……“这俩字是啥来着?赵尽欢小声嘀咕道,暗叹书到用时方恨少。“唤作‘踏浪’,大人。魏明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忽见赵尽欢抬头,无奈又悲切地盯着他,他也只好眼观鼻、鼻观心,手中拨弄着缰绳。毫无疑问,这送来铁钉纸条的人,正是昨夜寅时三刻,欲仙楼未能抓到的那位祁国谍子。想来是那人早早发现采薇姑娘出事,多留了些防备,以至于让欲仙楼扑了个空。最气人的是那人仗着上好的轻功,把欲仙楼谍子们遛了一圈。此番行事,倒不像是个老练沉着的谍子能干出来的。“踏浪?赵尽欢打量着那只小画上的纤足,心中春意荡漾,“总有一天会让你踏在我的刑具上。他将纸条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手握缰绳,悠哉悠哉地唱起小曲来。魏明不明白,为何这位大人险些被人夺了性命,又被人亲自写字来嘲讽,居然还这么高兴。莫不是个呆子?不对……难道就是因为画上的一只脚?传闻欲仙楼里,那俩师徒个个嗜脚如命,若有女子不小心被冤枉进了楼,双足定是会被玩弄得欲仙欲死的。他不免打了个寒战,这种人物,还是别靠太近为好。车轮在薄雪中留下两排辙印,一路从欲仙楼延伸到城门外,赵尽欢整了整衣襟,清了清嗓子,打算在铭卫营面前留下一个绝佳的领帅形象。却见有九人懒散地靠在树旁,身上的盔甲也是披挂得极为敷衍,个个身形消瘦,没有丝毫士兵的魁梧。这九人见赵尽欢一来,又十分不情愿地起身,歪歪扭扭排成一队,身子歪着脖子扭着,像是浑身没了骨头。“大人,到了。魏明在一旁说。“哦,好好好。赵尽欢停下马车,坐直身子打量着这九人,“魏将军,这后勤走卒倒还不错。只是不知那些兵士在何处啊?赵大人……整个铭卫营已然在你面前了……魏明抱拳道,头越埋越深。“哪儿呢……嗯?你是说……赵尽欢急匆匆从马车上跳下来,急躁得“手舞足蹈,憋了好半天才整理出语言,“整个铭卫营,一个营啊!就你们十人?正是。魏明的头都快埋地下去了,“本来还有一人……但突发痢疾,去不了了……赵尽欢朝皇宫的方向大骂道“就这还让我去收编江湖,你当是写话本呢?忽而,他又想起一事,而这时欲仙楼一名谍子正好赶到他身侧,给他送了封信。信上是那位文官写的文书,名为《赵楼主告江湖书》,开头先将赵尽欢本人吹了一通,又是英明无双,又是武艺高超;然后轮到那根本不存在的数百兵马,又是摧枯拉朽,又是锐无可当;于是赵尽欢和这“数百兵马在文中飘浮着,忽而话锋一转,说江湖不识大体、气数已尽,不过是胸无大志之辈、软弱无能之流,最后竟叫江湖引颈待戮。赵尽欢越看越心凉,拿信纸的手抖得看不清有几根手指,正欲让他们停止发文时,末尾一行小字浇灭了他最后的希望“楼主放心,此文我已连夜派人传布四方,大人威名不日便威震武林。有此文做先锋,大人此行定势如破竹,马到功成!

小说《U盾混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