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某十年的被害妄想

>

某十年的被害妄想

噶叭 著

刘海 小说推荐

刘海刘海是小说推荐《某十年的被害妄想》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噶叭”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微恐RPG游戏剧情向,围绕“某十年的被害妄想”展开。于病床上坐起的你孑然一身,开始在充满了灵异现象的大楼里探索出逃的方法。而这个故事或许只有你孤身一人。...

来源:fqxs   主角: 刘海刘海   更新: 2024-02-08 23: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某十年的被害妄想》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刘海刘海,讲述了​有的影子有迷迷糊糊的多元颜色,但你只觉得在这样的氛围烘托下,任何艺术带来的感情色彩都会黯然失色。整个食堂很开阔,还有两扇大玻璃门在两个方向的墙面,只是看不清它们之后的纯白里有什么。[等等!人有些多……也许过段时间再来比较好……]【选择“接受”】回到宽敞的走廊,你又走到一扇挂了个牌子的木门前。牌子上写...

【微恐RPG】某十年的被害妄想第2章 楼层三在线免费阅读

楼层三

走出台阶,身后又传来轰然声,墙体恢复如初。眼前是宽敞不少的空间,不过本质仍是同样的走廊。你走向一扇与此前所见相同的木门。拉开后,面前竟还有一扇玻璃门。再次拉开,顺着门缝挤入门后的空间。

嘈杂的人声顷刻响起,无数模模糊糊的黑影攒动着,快速地穿梭着。这里像个食堂,端着盘子的黑影,排队的黑影,用餐的黑影等等在迷蒙中闪烁。有的影子有迷迷糊糊的多元颜色,但你只觉得在这样的氛围烘托下,任何艺术带来的感情色彩都会黯然失色。整个食堂很开阔,还有两扇大玻璃门在两个方向的墙面,只是看不清它们之后的纯白里有什么。

[等等!人有些多……也许过段时间再来比较好……]

【选择“接受】

回到宽敞的走廊,你又走到一扇挂了个牌子的木门前。牌子上写着个扭曲又尖锐的“穷字。正欲开门,身旁的人又开口。

[我就不进去了。]

-为什么?

[没兴趣。]

你默默地笑了笑。

[……你小心点,我没进去过。]

这是个古旧典雅的房间。墙纸是暗红的,带些精致的花纹,地板是木制的,左侧还有扇门,仅有的家具是一个靠墙的木柜,床头柜的大小,显眼地摆在正对面。你翻找了木柜的几个抽屉,都一无所获。于是你前往左侧的门。

这里有一大堆金币。几乎堆满了半个房间,乍看来挺壮观。你观察起房间两侧没被淹没的角落。左侧是副挂画,胡乱的密集黑线在画上乱蹦,笔触尖锐。在涌动中重起影来,又开解着变稀疏了,上面隐约现出一句话“没有道理能够绵延千年。右侧是硕大的白纸黑字“没有一条道理能框住的生命。你掀开遮掩的白纸,墙上有一处抽屉式暗格,里面有一个挂了木锁的小盒子和一发子弹。木锁看起来很精致,子弹安静而惊悚地躺在那里。你拿起了子弹,揣进口袋里。你试图拿起小盒子,却发现它是固定在抽屉中的,拿不走。

〔获得 子弹×1〕

离开两个房间,■靠在门边的墙上。看见你,询问道[里面有什么?]你坦言了房间的种种,并让■看了眼刚刚的子弹。

-抽屉里还有个上了木锁的盒子,看不出适配的钥匙是什么。

■听完,淡淡地说句[我明白了……一起进去一趟吧。]

再度进入房间,原来空无一物的木柜上竟出现一个玩偶。正疑惑,那玩偶却突然大幅度左右晃动起弹簧连接的脑袋,唱起了歌。

「贫瘠的心壤

孕无法降解的苦塑料

一盒塑料包装的意象

扭曲和幼稚为疯狂表象

恶意和向往作花心果瓤」

“喀、喀

枪械上膛的声音…你转头,惊异于那个人站在房间的中心,举起枪。

「可惜我摇摇晃晃走不出物质啊」

“嘭

枪响盖过了歌词。

那是人类心脏本该在的位置。然而……

「……他们让四层的筒楼

连老鼠身上也开满了爱啊

常识绑架了思想

伪物哀伤浪费了绝望

哀绝剑锋为理想的柔软」

这显然不在■预料之内。■堪称焦躁地迈步,抓起玩偶,暴力地寻找发音器。然后拆卸,撕扯般拉出了玩偶体内的发声装置,扯断了一点电路线。

一切道理皆」

玩偶落地,歌戛然而止,似乎时间也停滞了几秒。

■微微转过头来,逞着强扯出一个很难看的笑……是嗤笑。

■进了左侧的门。

(行动调查“不会唱歌的玩偶)

玩偶有乱蓬蓬的及肩中发,披散着,刻薄着指向地心。背后的电路线被扯坏了,发音器似乎用不了了。枪击的洞在玩偶的左胸口。

(行动扔下废弃的玩偶并前往左侧房间)

■站在白纸黑字面前凝望,身姿配合如此庄重的书法显得挺不协调。

■揭开白纸,抽出抽屉,然后对你说[我要开枪了。]你识相地站远了点,听着■再次给手枪上膛,再对着木锁开了一枪。■丢开木锁,然后退到一边,示意你去拿。盒子里是一把有套壳的安全剪刀,套壳上印着卡通图案,剪把是淡绿色的,很好看。你把它揣进了口袋。

〔获得 剪刀×1〕

■有点晃晃悠悠地向外走去。

-这里有这么多金币,可以带点走吗?

于是■停住了[它们没有用的。]

-为什么?

[除非你有闲力拿他们去找专家做鉴定,否则没人会相信他们有价值。更没地方收这种东西当货币。这里是现代社会。]

-哦。所以门牌上挂的字才是“穷吗?

[不……]■又像是在叹息了。

[有的时候,穷是一种生存方式。]

于是你又跟着■回到上一个房间。兀然有个人站在木柜前,似乎在修理玩偶。听到动静,她停下动作,歪过头来,对着你身前那人笑了。●笑得很真率,你却感觉这副笑容很诡异。因为●的身形不似小孩子。●说“我听到枪响,所以来看。■往前走了几步。●率先递出手里的发音器“给你!已经完成啦,有点难修呢。■迟疑片刻,然后拾起了发音器。

(行动与■离开房间)

走廊右方传来嘎吱作响声。似乎有一种人形的木偶刚离开这段走廊。■有点震惊,眼瞳微张,然后迅速开口[抱歉,我先离开一会。你随便逛逛,我会回来找你,别来找我。]接着疾步往右走了。

……但你似乎没有地方去啊。于是你也走到右边的走廊。又是空荡荡的,除了左面墙上的洞和尽头的楼梯。

(行动调查墙洞)

这个洞像狗洞般处在贴地的位置,不过大小刚好能允许一个人钻入。

【选择“钻入墙洞】

这房间很小,什么物件也没有,尽是纯白,正对着的是个不大但够看天空的铁窗,刚好不至压抑。

(行动扒上铁窗)

你扒住了铁窗里的铁栏杆,努力踮起脚向外望去。蔚蓝的底色,云海携云雾,分布的不很均匀,天已经亮了,有斜切的太阳光点缀视线,不知觉眼睑被热量烘暖,透过景象觉察时间是令人舒畅的。然后在靠左一点的蔚蓝里,那是个弯弯月牙。但总感觉它哪里有些古怪。你感到些许不自在,打了个冷颤,然后更仔细地观察。但你发现,不适感没有消散,似乎没有逐渐平静的迹象。不对劲……哪里出了问题?更有点愈演愈烈的趋向,恐惧的幻视似乎要晃出脑海来到视野。胸腔泛起阵阵心悸,你急切地需要环顾一下房间四周来疏解。

(行动放开铁栏杆)

就在把上半身缩回来的瞬间,你好像突然醒悟哪里不对那个月牙的朝向似乎错了90º啊……这时,你的余光突然撇见几乎近在咫尺的一具面孔……凝视你的眼,迫真的嘴角。那双眸无神暗沉,涣散地占据眼球正中,眸色绝望如渊源,好像吞噬了所有触及它的光芒,不见瞳孔,不见丝毫反射的光。这太骇人了。你几乎从地面弹起来往后躲去,脚步不稳又向后跌坐下去。你顾不及疼痛,直勾勾地看向这东西。●脚步缓缓而轻飘飘的向你走来。

【选择“吓傻了,呆愣在地上】

●走到你身侧。

……

然后堪称友好地伸出了手。

……

(行动借助●伸出的手爬起来)

你注意到这人仿佛一头短发,实际上有两个不大不小的短辫子,没任何修饰地倚在肩上。●的衣领是乖张的菱形,两个衣领间空白的衣料镶着一个宝石般的东西。●一直在笑,目前为止你还没见●停过。●不容拒绝地拉着你的手就往墙洞走,然后示意你先钻过去。你虽有些疑惑,但也将就着钻了。

随后●也灵敏地钻了过来,拍拍手掌的灰尘,又抓起你的手往左边走廊走去。

你们一直走回那个宽敞的食堂,这次那里没有黑影。●随意坐在一张椅子上,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

(行动交谈)

【选择“询问原因】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你和我一样,要等■呀。

-在这里一定能等到吗?

“嗯!

【选择“询问性别】

-我说……你的性别是什么?

“嗯——和■一样!

-那■的性别是什么?

“和你一样!

-别乱扯,你给我好好说……到底是什么?

●终于放下笑容,平静地说“不知道。

-啊?

“真的不知道。

-你等等……如果连你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性别,那世界上还有谁知道?

“妈妈!●又笑起来。

– ……

此后你们再无交谈。等待的时间有些漫长,你观察了食堂各处,发现窗口似乎可以点餐。窗口后的黑影戴着口罩,见你路过就询问你要吃什么。你礼貌地拒绝了。

-抱歉,暂时不点餐。

也许是错觉,你感觉祂因口罩未佩戴好而露出的鼻子及以上的脸部抽搐着,好像在笑。

转了一圈回到原位,你却发现●不在了。正思忖着,小玻璃门开了,■气喘吁吁地把手搭在门框上视看,发现你后,迈着有些虚浮的脚步向你走来。

在礼貌疏离的距离喘了一会后,■半开玩笑般开口道[你想吃东西了吗?]

(行动摇头)

[也是,毕竟你不需要。可是我饿了。要不然,来帮我点餐吧?]

【选择“接受】

[啊,对了。你之前拿到的子弹能给我吗?]

– ……

[……我的子弹用完了。]

【选择“接受】

〔失去了 子弹×1〕

你们一起来到窗口。黑影仍是询问着要吃什么。但是那里没有装着菜肴的格子,也没有菜单。于是你小声询问起身边的人。

-怎么点餐呀?

[直接说菜名,你认知内的。]

【选项

冰淇淋甜筒

汉堡

拌糖的白粥

拌盐的白粥

馒头】

【选择“冰淇淋甜筒】

[……]

【选择“汉堡】

[……能吃。]

【选择“拌糖的白粥】

[等等!你……]

你突然感觉一阵眩晕,许多黑影开始攒动,嗤笑声此起彼伏,环绕在你的脑海,冲击着你的意识。你开始冒汗,快要在嗤笑声中迷失自我自尊,你想要蹲下,想要蜷缩起来,想要不再感受。想再注意一下四周,却惊觉已经被黑影包围了。它们围的很稀疏,只是影影绰绰间,你连挪动身体,转换方向也做不到。

[喂,清醒一点!]

这时,突然有只手穿过影影绰绰拽住了你,你被拉着撞向一面黑影,它们却即刻被冲散了,你回到原来的食堂,瞬间的清明。身后却突然传来巨响,是极重的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你回头,发现刚刚站立的地方已经是巨大的金属块。这更像堵墙,仿佛根本没有什么窗口,不敢想象被压到会怎么样。那个人放开了你的手臂,你这时才把注意力转回■身上。

[你点太多了。我吃不了那么多。如果你自己想吃,就不用帮我点。]■只是这么说。然后开始找座位。

你发现,远处那个人不知何时已经端坐着,面前有一碗粥。●旁边桌子上还有一堆食物,想必是你点的了。

你跟着■走过去落座在●旁边。

– 你什么时候点餐的啊?

“就在你们差点被砸到之前耶。

[你吃甜筒吗?]

“好耶,我要!

[问的不是你,你吃不了。]

– 我?我……

[我不想吃,你拿好。]

于是你就这样被迫接过了■递来的冰淇淋。接下来是幅诡异的场景。■专心地吃饭。●盯着面前的粥,晃着腿,有时傻笑。你盯着手上的冰淇淋发呆,你有点为之前的事内疚,不太想吃这个冰淇淋,似乎只有你在尴尬中。僵持了半晌,你决定找点话说。

– 拌糖的白粥好吃吗?

[糖加太少了,没什么味道。]

“当然!因为那是妈妈做的。

– 那你点的是什么粥?

“我的很有味道哦!

– 啊…可是你不能吃不是吗?

“但是我知道味道!

– 哦—那你的粥有多甜?

“你尝尝看吧,一定很甜的!

于是你绕过专心喝粥的■,把冰淇淋换到左手举着。小心地接过了●递来的粥。然后舀起一大勺往嘴里送。咸味顷刻在口腔炸开,咸,咸味过于浓烈,感觉演化成了极其可怕的苦味,直冲脑壳。你从不知道原来人脱水能这么快。你口感舌燥,感觉快要一命呜呼。

– 好咸!

也许是看你脸色不对,还差点呕起来,■慌忙把自己还剩一些的粥推给你救急,然后迅速离开座位去找饮水机。“咦?我明明加了很多糖……你狂舀几勺■的粥喝,然而你忘记了自己的勺子刚舀过那可怕的盐粥,于是你又尝了口苦咸……

终于喝上水后,你缓了好久才从那种味道的阴影里走出来。转头,■正一脸担忧地望着你。

– 我没事了……哈哈……咳咳咳!

[你这粥是怎么回事?]■转而去问那家伙。●把一只手放在下巴上,一副沉思的样子。

“好像……啊……啊,是因为我瞒着妈妈舀了太多糖,所以被老天惩罚了吧!

– 不,绝对是你加成盐了吧!

一片混乱后,吵闹的用餐时间总算结束了。

(行动与■交谈)

提示与人物交谈时选中背包物品以展示

(行动打开背包)

【选中“冰淇淋】

[……所以你不想吃。那给我吧,●应该很喜欢。]

然后你看到■喊住了正偷偷溜走的人,递过了冰淇淋。不知为何,你感觉那双暗沉的眸子此时眨得亮晶晶的,似乎藏不住欣喜。

●最后离开了。■对你说[走吧,上楼去。]

你们无言地走到楼梯上。■突然说道“无论怎样,你一定都未曾失落吧。

■似乎并不需要一个答复。

小说《某十年的被害妄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