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在灵气匮乏的世界中修炼

>

在灵气匮乏的世界中修炼

番薯宅 著

井暮溪 衣夕稚 都市小说

《在灵气匮乏的世界中修炼》,是作者大大“番薯宅”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衣夕稚井暮溪。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衣夕稚井暮溪   更新: 2024-02-08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番薯宅”创作的《在灵气匮乏的世界中修炼》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缪晓晓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她知道,就在这一刻,自己完全白给这位条件普通,却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美貌,只要有她存在这个世界,哪怕是一种眼神,一个动作,也会夺走暮哥哥的全部注意力。缪晓晓眨了眨眼,“啊,真是好奇怪,明明是六点半,天怎么还没暗下来了呢?”衣夕稚双眼盯着缪晓晓看,“夏日的白昼还是挺长的,尤其...

在灵气匮乏的世界中修炼第5章 阳光大男孩诺澜在线免费阅读

傍晚,夕阳染红整个天空,绚烂美丽的彩霞洒落在整个人间,那些被渲染成红色的建筑物,大自然花草树木,街道,甚至在马路上行走中的人们都被染上夕阳的一抹红,此刻人们纷纷停住脚步,看着同一片彩霞。

而这片彩霞也是因为人们停下脚步而显得更加绚丽多彩,显得更加唯美,更加让人陶醉。

在碧兰高中的高三五班,衣夕稚,井暮溪,缪晓晓靠着窗旁,静静的眺望远方彩霞,整个人间仿佛披上红色的纱裙,给人以梦幻般的感觉,让人不禁想起那句话“当所有人都在仰望天空之时,一定会有一个人在俯视人间。

夕阳西下,彩霞布满天边,衣夕稚望着那被夕阳染成红色的天空,享受着这难得的美景,内心不禁感叹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井暮溪呆呆的看着被夕阳染红的衣夕稚,有那么一瞬间,井暮溪觉得或许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心也会加速撞击心房的声音,这种感觉,很奇妙,有一种幸福的味道在心里流淌,让人陶醉。

缪晓晓拉扯井暮溪的手,让井暮溪的眼神正视自己,“暮哥哥,我像不像穿了一件红色的嫁衣呢?

井暮溪轻声回应,“嗯,挺像的。

缪晓晓在井暮溪面前转了一圈,随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暮哥哥,我想我以后会是一个幸福的新娘。

井暮溪回头望向身后的衣夕稚,只见衣夕稚趴在窗台上,欣赏远处的美景。

井暮溪不由自主的说,“以后你会找到一个比我还要优秀的人做你的伴侣。

“暮哥哥!

缪晓晓跳到井暮溪面前,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暮哥哥,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你还要优秀呢?

井暮溪微微一笑说,“会的,总有一天,这个人会出现在你面前。

缪晓晓试图从井暮溪口中套出一些话,“如果不是爱的人,结婚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井暮溪双眼紧紧盯着衣夕稚的侧颜,“是啊,跟爱的人结婚才会有意义。

缪晓晓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她知道,就在这一刻,自己完全白给这位条件普通,却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美貌,只要有她存在这个世界,哪怕是一种眼神,一个动作,也会夺走暮哥哥的全部注意力。

缪晓晓眨了眨眼,“啊,真是好奇怪,明明是六点半,天怎么还没暗下来了呢?

衣夕稚双眼盯着缪晓晓看,“夏日的白昼还是挺长的,尤其是南方的气候,它会比北方还要长些,缪同学,记住了,这不仅仅是教科书上的知识,更是一种常识。

缪晓晓被衣夕稚这番普通尝试说得没有任何反驳,只能在一旁用傻笑来应付,“对哦,我都差点忘记了,这么美好的夏天,难道不应该去海边玩吗?

没等对方作妖,衣夕稚埋头整理书桌上的课本,“时间不多,我还要回家吃饭,明天的模拟考试,你们要好好加油!

因为她急着回家修炼,所以不想在这个节点上浪费太多时间,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看这个女生会不会行动。

缪晓晓又在一旁作妖,意有所指的看着衣夕稚,“听说你们班班主任很严厉,要是不合格的学生要留堂重考呢,真可怜。。。暮哥哥,这次模拟考完后,我们就一起去海边吗?

衣夕稚浅浅一笑,拿起背包,从井暮溪跟前侧身走过,一缕头发被风吹起,他看着她大步离开教室,看着她消失在教室门口,心中多了几分落寞。

碧兰市的某家偏僻不显眼的酒吧内,缪庭升坐在吧台前,看着保温箱里面的变色龙正在树枝上与猎物进行对峙,硕大的眼睛有意无意的看着吧台前那名显眼的金发少年,身后不少女子纷纷投来欣赏的目光,她们就像他的猎物一般,等待着她们的靠近。

少年正用灿烂的笑容去看着捕猎者与被捕猎者中最刺激的捕猎行动。

此时此刻,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穿着灰黑色的正装出现在酒吧门口,带着灰黑色的帽子,手提黑色公文包落座在易蓝旁边的空位,跟酒保要了一杯血腥玛丽。

刷刷刷,酒保开始调酒,保温箱里的变色龙一下子用舌头将猎物卷起,迅速送进口中,没有给猎物一丝一毫的逃跑时间,一秒钟两秒钟,变色龙吃光了整只猎物,趴在那里安静的睡着。

嘈杂的音乐躁动全场,舞台的正中央有三名穿着性感的女子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杠杆舞,男女老少纷纷凑上前,舞动最妩媚的身子,没有人会注意吧台的两人在传递信息。

一张纸条悄悄移到缪庭升跟前,看到对方的黑手党标志,立马懂得对方的意思,并将纸条藏到公文包里。

这时候酒保将调好的血腥玛丽推到缪庭升跟前,血红色的液体如同血一样的颜色,看得让人毛骨悚然,缪庭升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仿佛间他喝的不是酒,而是血。

缪庭升站起身来,结了账,带上帽子走出了酒吧,外面的冷风吹进来,让缪庭升打了个冷颤,他走的很快,就像是急着逃离一个地方。

两人的一举一动被威克斯看在眼底。

威克斯正要离开时,易蓝轻轻的说了一句,“游戏已经开始,猎物们,可要躲好哦!

他猛然回头一看,只不过这一次,易蓝并没有回头看着自己。

这句话有意无意的告诉自己,他肯定发现自己的存在,并以这种方式向协调者宣战,看来对方真的知道自己的存在。

威克斯并没有停留太久,而是跟了上去继续打探消息。

空间里一片青青草原,一眼望不到边际,醇厚的灵气在空气中流动,一缕缕的青色光芒在草地上空盘旋飞舞,美的如一幅画卷,令人神往。

衣夕稚盘腿而坐,双手搭在两膝上方,静闭双目,鼻息间的呼吸,呈现一种极有节奏感的韵律,随着呼吸的吐纳,四周的灵气渐渐向她身边聚拢,最后顺着她的七经八脉,缓缓流向体内。

突然,身体各处都泛着青色的光芒,那是她周身的灵气正在不断地汇集到她的体内,使她的经脉骨骼都正在发生着一种微妙的改变。

就这样,在空间里一坐就是一天,仿佛入定了一般,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衣夕稚身边的灵气光芒,也渐渐的暗淡了下来,聚拢的速度明显没有第一天那么迅速了,果然还得要激活宝石才能让修炼更为简单一些。

此时威克斯的灵魂浮现在衣夕稚的面前,将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统统汇报给衣夕稚。

衣夕稚脸一黑,“看来对方确确实实已经知道你的存在,并跟我们宣战,井家是整个大陆的首富,背后又有不少资源跟人脉,在游戏开始前,对方的第一个目标定会是井家,而我,协调者的身份迟早会败露出来,到时候我们陷入进退两难的程度,在这之前,我要做的事情很多,你继续跟踪缪庭升的一举一动,不要继续盯着易蓝,会容易出事的!

“是!

灵魂化成青烟消失,只剩衣夕稚一人在空间里静心修炼。

直到第二天的清晨

走在人行道那密密麻麻的人群,马路中来往的车辆,标志性高楼大厦,还有吆喝叫卖声,一切看起来是多么的正常,那么的平静,仿佛间不存在任何阴谋诡计,置身于和平时代。

有那么一个身影出现在校门口,黑色的短发,提着运动背包,白色的 T 恤配上一条休闲短裤,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显得格外阳光。

看到这样的装扮,所有人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酷!

“我回来了!

伴随着一阵清爽的步伐迈入久违的校园。

他就是高三一班的诺澜,跆拳道馆馆长的儿子,又是黑带选手,常年出席跆拳道比赛,拿下无数奖杯,还兼任碧兰高中篮球社的队长,学校比赛里获得不多不少的奖杯,可谓是运动界的佼佼者。

早上的伴读书传遍整个校园,唯有篮球社的社员们格外活跃,听说他们的老大集训回来,还举办了一场篮球比赛,那些热爱篮球的,不爱篮球的都慕名而来。

见到诺澜的出现迅速引起了骚动,一些花痴少女见到后捂着嘴巴尖叫到,诺澜一脸淡然的从人群穿过,篮球场的正中央。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们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走了过来,热情的给诺澜来了个拥抱。

“老大,你不在的时候,我可是很寂寞唉。

诺澜啧了几声,一脸戏谑的说,“我看是因为你是泡不到妞才会想到我的吧!?

那人慌忙解释,双手不停摇摆,“没有,没有,我真的真的很想老大,老大,这次又拿冠军了吧?

“那是必须的!

远处传来一个篮球,诺澜双手接过篮球后随意拍打了几下,熟悉的感觉立马来了,“别的不说了,我已经好半个月没有碰篮球,我们来场友谊赛吧!

“这次,我不会再让你的了!

“那就拿出你的真本事吧!

一场友谊赛在体育馆内打响,锐声如同波涛汹涌的海浪覆盖整个体育馆。

随着一声哨响,少年开始启动了,他的速度很快,就像一阵风一样,在球场上穿梭着,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篮筐,他的目标就是进球。

防守他的球员,只能用眼神防守,因为他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人看不清,甚至有些球员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过去的。

有一道身影站在人群中,远远的看着诺澜的表演。

快,快,快,就是他的风格,他就是天生的得分手,他的得分能力,没有人敢怀疑。

三步上篮,擦板得分,一个又一个精彩的进球,被他用行动表现出来,观众席上的观众,已经没有人能够镇定下来了,都被少年的表现所征服。

他,是一个天才,一个篮球场上的怪物,一个得分机器。
。。。。。。

结束了60分钟的友谊赛,最终以15-3战胜了对方,在一片欢喜之中,井暮溪从人群中走出来,将毛巾递了上去。

“好久不见,诺澜!

诺澜顺手接过,擦了擦身上的汗水,还耍起了嘴皮子,“好久不见啊,兄弟,要是你是个女生,我会很乐意接受这条充满香味的毛巾。

井暮溪也没惯着他这副得意性子,“按你这么说,难道学校里给你送水送吃的都入不了你的眼睛?

“要是独吞一个的话,那未免也太自私了,我呢,最大的优点是雨露均沾,把爱平均分给每个女生才是王道哦!

女生们听到这番话,个个都面红耳赤,泛起阵阵尖叫声。

井暮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诺澜勾搭着井暮溪的肩膀,靠着耳边,用痞里痞气的语气说话,“话说回来,你该不会真的跟缪晓晓一起交往吧?别说兄弟我不提醒你,那缪晓晓的城府深得很!

还没有等诺澜说完,井暮溪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诺澜看到后,整个人呆愣着,“兄弟,你该不会,真的跟。。。

“我明白,但是,不是晓晓,而是高三五班的衣夕稚同学。

一想到衣夕稚,心中怦然跳动,脸颊微红。

诺澜双手紧紧环住井暮溪的脖颈,“你这家伙,在我去外面集训的时间,你竟然看上了冰山美人?

井暮溪完全沉浸在恋爱之中,顾不上对方的嬉闹,“她,是人间最后的一道曙光。

诺澜松开双眼,愣愣的看着井暮溪那陶醉的模样,在别人眼里,他已经陷入了爱情的大海中,无法自拔。

“竟然如此,那你可要把她介绍兄弟我认识认识啊!

井暮溪微微一笑,“嗯,一定会介绍给你认识的!

由于诺澜的回归,井暮溪一直在跟诺澜互动,可以说白天的校园生活过得很安静。

直到傍晚时分,学校里的同学都走得七七八八,只有那么十几个人还在学校里逗留。

站在高三五班窗台旁的衣夕稚,看着井暮溪跟一名男生走在一起,两人的背影被夕阳拉长,形影不离的走出校门口。

此时,四五辆黑色轿车停在学校附近,凶煞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校门口的黑色宝马车。

一名手臂纹着花纹的男子拿着对讲机说,“目标已经出现,请各位准备就绪。

三辆车的人同时回应,“收到!

出到学校门口,井暮溪身子钻进车里,落下车窗与诺澜道别,随着宝马车的离开的几分钟后,追踪他的四辆轿车也展开行动。

诺澜正要上车时,背后闪过一道黑色的身影,引来一阵疾风,当诺澜回头看清楚那个人是谁时,那人早已跟着轿车消失在转弯处。

在宝马车离开不远,四辆车开始夹击宝马车,刚开始,两队车保持一定的距离,当宝马车进入摄像头盲区时,后面的两辆车开始加速,越过宝马车,并挡在它的去路,身后的两辆车则是在空面驾驶,控制前方的宝马车。

在前后夹击中,宝马车的速度越来越慢,在驶入下个路口前,四辆黑色的轿车把宝马车逼停,就像是在玩老鹰抓小鸡一样,玩弄着这辆车。

四辆车里走出六名壮汉,六名壮汉不约而同的掏出手枪,冰冷的枪口对准黑色的宝马车。

“车里面的人给我出来!

车里的管家李冉不敢冒险,毕竟自己的车技不同于电影里面的那样超常规的去驾驶,只能停在路边,跟这些歹徒斗智斗勇。

井暮溪第一次看到这场面,整个人慌乱无比,幸好车被改造成防弹材料,只要在车里面等待警察来到现场压制这群不法分子就好。

李冉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问,“老爷买这车的时候已经改装成防弹材料,只要不下车,我们还是安全的,现在我得要马上报警!

车外的人似乎听到里面的声音,扣起保险杆,枪口对着天空,嘣了一声,吓得司机将手机扔到一旁。

外边传来头目警告道,“不许报警,不许打什么注意,乖乖跟我们走!

井暮溪无视外面的警告,悄悄在拿出手机正要报警时,一个子弹破窗而出,在他眼前飞过,卡在另外一面窗户。

这车不是防弹的材质吗?为什么会被这颗子弹穿过去呢?

正在他们绞尽脑汁想尽办法自救时,一道靓丽的背影像天使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她绑住黑色的长发,撸起袖子,短裙被风微微掀起,女生摆出打架的姿势。

她是那个女生,让自己彻夜不眠,日思夜想的女生!

井暮溪呆呆的看着衣夕稚。

驾驶位的李冉提醒道,“这位同学,他们手中有枪!

衣夕稚微微点头,似乎回应车里的声音。

井暮溪爬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一手把身边的司机打晕过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晕管家,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安心,是因为她来救场了吗?可她是学生,而且还是女生啊!

衣夕稚被一群壮汉包围起来,所有人面目狰狞的看着哪个女生,手中的枪纷纷指向她的脑门。

一个头目威胁道,“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不想死,在一旁呆着!

另一个歹徒看着一个瘦小的衣夕稚,满脸不屑道,“小姑娘,我们的目标不是你,还是请你离开吧!

衣夕稚不客气的回怼道,“本来我不想管的,但是,如果我一走了之,之后的事,会压得我喘不过气,所以,你们就在这里,倒下吧!

几个壮汉不以为然,捧腹大笑。

“臭丫头,就算你学过武术又怎么样,能比子弹还要快吗,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还没等对方说完,一阵飙风迎面袭来,在头目后面站着的魁梧壮汉被衣夕稚的断肋拳给放倒在地上,那人在地上不停打滚,发出阵阵惨叫声。

凄凉的声音瞬间在公路上炸开,头目不敢轻启,枪口对准衣夕稚发射几枚子弹。

车里的井暮溪惊恐万分。

谁曾想到,在子弹命中衣夕稚时,一个侧身躲避几枚子弹,右脚往后一登,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力落在头目的下颚将人打到半空,紧接着飞身一跃,跳到头目跟前吗,扫堂腿将人狠狠打落在地面,当衣夕稚落地的同时,背后出现枪声,五枚子弹齐发,精准无误飞向衣夕稚的肩甲处,脊椎处,衣夕稚一个蹲身躲避子弹,随后一个爆冲,将所有力量凝聚在双拳上,在两名小喽啰身上使出最强的双龙出海,还没等那个人反应过来,衣夕稚闪到他背后,一个寸拳将他们的腰椎打断。

“还有还有六人,对吗?

声音很冷,如同女罗刹那般,衣夕稚一步一步的逼近他们四人,四人举枪的双手开始颤抖,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你要干什么!?不要乱来!

“我问你们,是谁派你们过来的!

“我不会说的,死也不会!

“看来敬酒不吃吃罚酒!

又是两个小喽啰倒下,站在身后的两名小喽啰早已被吓得瘫坐在地上,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干脆还是自杀吧!

二话不说,两名小喽啰从30米高的公路往下跳到车流中。

看着那两名不惧死亡的小喽啰,知道事情不会是那么简单,看来不管是黑手党的人,还是缪庭升找来的杀手,他们都是一支让人震惊的敢死队。

看着地上几名被自己打得起不了身的杀手,衣夕稚不慌不忙的走到头目跟前,蹲下身子,一只手搭在绣满纹身的脑袋上,“竟然你们不肯说,那我也不问了!

头目眉头一皱,“你想要做什么!?

“窃取你背后的秘密!

什么!?

还没等头目反应过来,衣夕稚凝聚黑白灵气,灵气灌入脑袋,流进脑神经中枢,直接闯进对方的记忆中。

在他的记忆中,出现缪庭升的脸,以及被公安通缉的通缉犯,还有,那张如同天使般的少年,金发碧眼,他的笑是那种笑里藏刀,突然头目身体里传来一股黑暗的气息,这股气息渗进脑海之中,破坏对方的神经中枢,使其七孔流血,窒息而亡。

衣夕稚尝试与这股力量对抗,无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真相流走。

紧接着,周围的小喽啰七孔流血,窒息而亡,这一幕看的令人发指,寒毛粟起。

井暮溪走下车,赶忙问,“什么情况,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衣夕稚正对上井暮溪那紧张兮兮的脸孔,“他们。。。是怎么。。。死的?

衣夕稚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尸体,神色一沉,“他们,是自杀的!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像说着无关重要的事情,给他的感觉是,衣夕稚的经历不是自己能够想象得到的。

“走了,记得,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我,包括警察!

晚风吹起衣夕稚的短裙,吹起耳边的长发,夕阳长衣夕稚的身影,她的背影给人一种孤单的感觉。

衣夕稚刚离开不就,远方传来警车鸣笛声音,他们纷纷下车,看到现场一片凄惨的死状,一名警察对井暮溪进行文化,其余警员拉开警戒线,清算现场,拍照,最后清理现场,在警长的护送下,井暮溪跟昏迷不醒的李冉被送进派出所,李冉才从中醒来。

等李冉醒来时,警察对李冉进行问话,李冉来了句,“当时我被歹徒吓晕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一句话轻易的撇清了井暮溪的所作所为。

等他们走出派出所后,井潇然跟井言立马跳下车,将井暮溪拥入怀里。

怀中的井暮溪开始颤抖,双手紧紧抓住井潇然的西装。

井潇然不停的安抚着受惊的井暮溪,“没事了,阿暮,没事了,跟爸爸回家吧!

井言拉着井暮溪的手,轻声说道,“弟弟,我们回家吧!

晚风再次吹乱井暮溪的秀发,打乱那颗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绪。

经过法医检查,初步鉴定头目是中毒而亡,至于是什么毒,法医得要仔细研究才能得到答案。

回到锦园小区,衣夕稚推门而入,看到毫不知情的衣父衣母在沙发上你侬我侬,不好打扰他们,拿起餐桌上的饭盒,独自回到房间内吃。

干净整洁的房间里, 衣夕稚坐在书桌前,看着跟前已经凉掉一半的饭菜,心中泛起五味杂陈。

那张脸孔,看起来不像是犯罪的脸孔深深刻画在心中,那名金发碧眼的少年,能出现在蛇虫鼠窝里,肯定不会是那么简单,更何况,缪庭升也在现场,在他身后畏首畏脑的,证明了那个少年与神秘的X先生是同一个人!还有那股神秘的黑暗气息,能够让人七孔流血,窒息死亡的力量,绝对是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敌人就在身边!

衣夕稚皱了皱眉头,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促使自己不得不进入空间继续修炼。

感受到情绪波动大,塔克立马出现在衣夕稚跟前,看着满面愁容,忍不住问出声,“衣衣,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没。。。没什么。。。缪晓晓那边有什么进展吗?

塔克深深的叹了口气,“缪晓晓不是没有行动,而是已经开始行动了!

衣夕稚脸色一沉,“连你都看得出来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

塔克郑重点头,“缪晓晓借着自己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来博得大家的怜悯,甚至有些人起了圣母心,想进办法让你知难而退,甚至想要利用权贵逼你主动退学。

“下三滥的手段!她想玩,我奉陪到底!塔克,缪晓晓那边不用注视了!

塔克震惊,“为什么?

衣夕稚露出皎洁的笑容,“因为麻烦已经找上门,不是吗?

夜近半截

七星酒店,装修豪华的客房内传来一首优雅的曲子。

拉开窗帘,易蓝选择靠在落地窗边的贵妃榻,两双眼睛往外面看。

窗外的夜景引入眼帘,远处的灯光像夜空的星星一样闪烁着朦胧的光点,车水马龙的马路上车辆肆意来回穿梭,属于年轻人的生活正式拉开帷幕。

易蓝拿起桌上的冰激凌,用勺子挖了一勺进口,美味两个字在脑袋里炸开,他扔掉勺子,不顾形象的大口大口吃起来,就跟小孩一样,在美味面前显得如此的狼吞虎咽,正当享受美食时,一个手机铃声响起,易蓝漫不经心的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怯弱的声音,“首领,很抱歉,中途出现一个程咬金,我们没能抓住井暮溪,现在兄弟们都被警方控制着,暗杀部队的人正潜进看守所,打探到了一个人!

易蓝似乎听到了关键的人物,急忙问道,“那么,你得到那个人的信息了吗?

“听那个人说,对方是个女的,黑色长发,身形苗条,长相精致,出手相当诡异,四五个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易蓝眯着眼睛,思索了半天才开口,“安排下去,把他们解决,不要留下活口!

“这。。。

易蓝微笑道,“要是被我发现他们还活着,那请你自我了断吧!

“我会好好处理他们的!

放下手机,易蓝捡起桌上的勺子,优雅的吃着杯中的冰激凌。

“那人,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呢?至于这个福,他还有没有这个命去享用呢!?

黑夜悄然无声的离去,阳光将近而至。

“叮铃铃……

校铃声响起,林峰抬头看了一眼挂在教学楼外墙上的钟表,8点整,大规模的模拟考试正式开始,大部分的同学拿起笔,齐刷刷的在试卷上作答,奋笔疾书,大部分人都不想浪费一分钟的时间,因为每一分钟都有可能成为他人的踏脚石。

“嗒!

嗒!

嗒!

有一小部分同学吊儿郎当的叼着笔,心不在焉的看着外面的风景,还有一部分人看不懂,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甚至还有一个人特别离谱,直接在考卷上作画,还画的有模有样的,一旁的陈梦面无表情的的看着这些学生,手中的板尺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手掌心,似乎不知道痛是怎么写。

最终,陈梦将视线落在衣夕稚身上,见衣夕稚盯着试卷看,双手平整的放在课桌上不带动一下,她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似乎这场模拟考并不是那么重要,她就像一汪平静的湖水,波澜不惊,班上的大部分同学都在奋笔疾书,为自己的高考奋斗,衣夕稚的存在,似乎是多余的。

在鸦雀无声的考场中,在紧张的气氛下,衣夕稚在用大脑将试卷里的题目在脑袋里刷了一遍又一遍,每一道题目,衣夕稚则是给出了不同的解答方式来解答问题,这种方式似乎成了自己的乐趣。

时间在衣夕稚刷题的时间里,一分一秒的流逝,转眼间,一个小时过去了,仅剩下二十分钟的时间留给衣夕稚作答。

衣夕稚终于抄起笔,一道又一道的题目被衣夕稚用最快的速度解决,直到念到最后一道题时,她停下手中的笔,特意留个空白处。

在最后的三分钟,陈梦有意无意的游走于每一排,每一个座位,走到衣夕稚的座位时,陈梦刻意停下脚步,观察着衣夕稚的草稿跟试卷,又或者,她急于确认一件事情。

擦觉到陈梦的存在,衣夕稚摆出一脸苦恼的模样,右手的笔停在最后一道题目中。

陈梦粗略的看了一眼后便失望的离开。

待陈梦走了之后,自己又进入了最后三分钟的刷题模式。

直到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打破沉闷又紧张的教室,同学们依次把试卷放到讲台,陈梦则是坐在讲台的旁边,看着同学们一个一个把试卷放在讲台上,视线始终停留在在排队交卷的衣夕稚,她整个人给自己的感觉很不一般,但她的行为举止却与普通生没有区别。

轮到衣夕稚交卷,陈梦再次打量衣夕稚全身上下,似乎要把衣夕稚看个明白。

在衣夕稚临走之前,陈梦小声来了句,“仅仅用了二十分钟就答完全部题目,你是天才呢,还是庸才呢?

衣夕稚没有理会,直径离开教室。

陈梦的话不得不让自己提了几分精神,她不得不怀疑陈梦的身份,还有,学校到底藏了多少个像陈梦的人。

教室中

当学生把所有试卷上交完后,陈梦从中把衣夕稚的试卷抽出来,看到密密麻麻的试题里竟有小部分是错误的,甚至最后一道高难度的题目却是留了个空,看来自己是多虑了吗,衣夕稚根本不是他们的目标!那个学生又会在哪里!?

小说《在灵气匮乏的世界中修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灵气匮乏的世界中修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