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天潮

>

天潮

星尘啸 著

方凌 楚孤 穿越重生

长篇穿越重生《天潮》,男女主角方凌楚孤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星尘啸”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少年惊觉自己的梦境。他曾是一个寄人篱下身世成谜的小童,因一本《物源》开启了修真之路,凭借超强的神念,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大道。为了帮天芝修回肉体真身,他历尽千辛,跨九天三界,勘天地法则,掌异界天火,控极寒之光,平南荒古族之乱,解龙族之困,改凤族旧习,破玄天神族阴谋,在世界的尽头,看到了与修真世界并存的另一种文明。...

来源:fqxs   主角: 方凌楚孤   更新: 2024-02-07 23: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天潮》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星尘啸”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天潮》内容概括: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为何来到这里居住,更猜不透他既然看破红尘隐居,不愿眷恋世间俗事,又何故招来学童?只知道他复姓“楚孤”,单名一个“断”字。有村人认为他隐居在此,那个“断”字,是了却前缘的意思,大概是个人生失意的家伙。“哞——”,这突兀的一声牛叫,叫出了山野的空旷。楚孤断熟悉这个声音,知道那名牧童来了...

天潮第2章 山水皆有意在线免费阅读

东神洲月漓山,山水冠绝天下,宛如一条玉带纵穿于连绵群山之间的月漓江,色如碧玉,水质清澈得令人窒息。

位于月离山脉南段,东临月漓江的碧莲峰,山体峭如刀劈,远远看去,恰好一朵盛开的莲花。青山绿水相映,山中终年云雾缭绕,草木郁郁葱葱,古木参天。

清晨,云层刚破,万道霞光透过林叶,洒在湿湿漉漉的山间小道上,云带如纱,萦绕着山腰。轻风荡过,山脚下雾气渐开,几间竹屋呈现在眼前。隐约间,朗朗的读书声从那座依山傍水的竹舍中传来。

顺着童音未改的读书声看去,竹舍前站着一位身形削瘦的中年人,青色长衫,头冠儒巾,容貌清癯。他负手迎风立于晨曦之中,远眺月漓江,显得模样脱俗之极。

他数年前来到这里,在山脚下盖了几间竹舍,大约半年前,忽走访周边数十里山村,游说家境寒微的村人让孩子来到这里识字念书。因不收分文费用,倒也有村人把孩子送了来。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为何来到这里居住,更猜不透他既然看破红尘隐居,不愿眷恋世间俗事,又何故招来学童?只知道他复姓“楚孤,单名一个“断字。

有村人认为他隐居在此,那个“断字,是了却前缘的意思,大概是个人生失意的家伙。

“哞——,这突兀的一声牛叫,叫出了山野的空旷。

楚孤断熟悉这个声音,知道那名牧童来了。

一头青色水牛,水牛背上坐着一个眉清目秀年约十二三岁的男孩,男孩手里捧着一本书,腰间插着一把带有黑斑的竹笛。

青山绿水之间,水牛仰着硕大的脑袋驮着牧童涉水而来,像极了一幅水墨山水画。

牧童赤脚盘膝坐在水牛背上,垂头看着书。书很普通,就是一本类似于道典的小册子,名为《物源》,不过百十来张的书页,只是略小于一般书的尺寸。

书有些旧,不是那种保存不善的破旧,而是书中泛出久远气息的古旧。质地没有什么特别,看着像纸,翻动书页却无声息,细看又有衣料的纹理,只有牧童自己知道这本书的特别之处。

这本书是月余前他在江中嬉水时无意中捡到的,当时他在水底看到一团隐隐发着绿光的东西,以为是玉石珠宝,捡到手才发现是一本小册子。

他游上岸,那本小册子上面的水,就像荷叶上的露珠,转眼间就全滚落了下去。离开水底,书不再显现绿色光晕,他翻了一下书,里面也全无水浸的痕迹。

为什么在江底会有这样一本书呢?而且还会发出绿光?他是识字的,喜欢读书,也喜欢揣摩。他翻开书的那一瞬间,忽然感到对这本书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亲近,丝丝的温暖流遍全身。

他闭着眼,感觉自己仿佛融进了天地之间,很舒服。

待身上的水迹干了一些,腹中已是饥肠辘辘,他从脱在岸边的衣服中翻出火镰,拾了些枯枝生火烤鱼。鱼肉很快就滋滋地冒出油滴,飘出香味来。

他扫眼又看见放在身边的那本小书册,心想水浸不湿书页,上面会不会有一层蜡油呢?

他从火堆中抽出一截燃着的树枝,小心靠近,想看看能不能烤出蜡油来。带着火苗的树枝直到抵在书页上,也没有蜡油渗出,而且树枝在触到书面的那一瞬间,“噗的一声,那本书荡出一层淡淡的灰色雾气,那团火苗连同已经烧得发黑的树枝尖化成了无数星光,四处飞溅。

他的试探最终证明了这是一本不怕水浸不怕火燃的书。他心中充满无比的惊奇,也因为孩童的天性倍感喜悦,就把它当成别的小伙伴都没有的宝贝物件贴身藏着了。

这本书册,他自然是看不懂的,只当是用来识字断句罢了。他身世寒苦,出生后就被独自一人的方氏收养,五岁时因大旱随方氏逃难至月离江一带,被一个姓朱的大户人家收留,十岁时养母方氏病故,他就一直在朱家放牛。

朱家千年传承,家世底蕴非同一般,虽对他还算善待,但他自知身份卑微,自觉地与朱家人保持着距离。

牧童和那十多个孩子不一样,他是自己来的。几个月前,他常走的那条进山的道路,被一场暴雨引发的山洪冲毁,只好骑着水牛渡到这边进山,远远听到有读书声,就来到这座竹舍,在外面听了好一会。

中年书生见他仰着稚嫩的脸在窗外听得十分用心,就腾出一个座位叫他进去,于是他就懵懂地开始了求师问道的生涯。

每天清晨,牧童渡江而来,读完书就骑着大青牛顺江而下一段路程,再上岸进入大山,有时则是绕到竹舍后面,沿着崎岖的山道进入碧莲山,饿的时候就在山中采摘些野果,或是在山涧中抓几条小鱼,生火烤着吃,待夕阳西下时,他才从山上下来,他背着一捆柴,大青牛驮着两捆柴,一人一牛渡江回去。

行到岸边,牧童把那本书贴身收好,从青牛背上跳下,把牵牛的麻绳解下来绾成一团挂在腰间,脸颊凑近青牛的脑袋亲昵地蹭了蹭,青牛转过头来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然后低“哞了一声,慢悠悠地绕过竹舍向山里走去。

牧童抬头看见楚孤断站在门口,便快步行到竹舍前,躬身行礼道“楚孤先生早!模样十分乖巧。

楚孤断微笑看着他,目光忽落在牧童的左脸颊上,一道鲜红的鞭痕长及至耳。他眉头皱起,笑容有一瞬间的凝住,但没有言语。

牧童低着头侧身进屋,从立在窗边竹制的书架中取下先生给他备的书和笔墨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楚孤先生先逐字讲解了一篇《三元道经》和数理运算的《通术算经》。然后准备接着昨天讲的内容,教授他们习字之法。

“先生昨天说,‘字,存于心,形显于纸,虽言可达意,但难于载录传世,尤以藏典经论。另,若有远距,唯信可传,是为凡世用之。至音传念感,则另论——’。前面的还好理解,可是先生又说,意传念感要另论,难道还有说话和书写之外的方法用来表达和传递消息的吗?

提问的是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眉目清秀,虽稚气未脱,但透着她这个年龄少有的聪慧,平日里勤学好问,甚得楚孤先生喜爱。

小牧童记得这个头上总是沾着枯草,衣服虽破却很干净的小姑娘叫伊边儿,据说她在家排行十一,她父母不想再生了,所以取名边儿。

事实上,她下边还有一个妹妹。

“是的,这两种方法之外还另有法门,传音是一种功法,在武道中很普通。至于神识、念感,有上古藏典提到过,但于我们凡世而言,那只是一个传说。稍顿,又说道“识字读书,可以让你们明理、知义、通道,受益前人的智慧,延续前人的道路,或另辟道路,自创境界体系,读书一旦入境,就可以让你们学会思考,了解你们身外的世界,感悟万物存在的意义。

伊边儿一脸神往地追问道“先生,那藏典有多少呢?你有上古藏典吗?以后会教我们吗?然后垂下头小声嘀咕道“我可不想做凡人啊!好苦的!

“大道三千,这只是一个概称,藏典经论又何止万千?我只能带你们入门,也许——-楚孤断目光平静地扫视了一下面前的学生,接着说道“你们之中,也许以后会有人接触到真正的藏典。

楚孤断让他们砚墨习了一帖字,临摹的是前朝大家虞焕亭的楷书《九宫赋》。他虚空点指,以指带笔讲解运笔要义“顿笔平起落势回,起峰天地于心为——,天地间暗藏大道,万物各有演化,字乃形之精华,如武道之招,皆为意,两者本互通,后者以破杀为本,哦——。

他突然顿住不再往下讲,看着他们临完字帖,手指轻弹衣襟,咳了一声,负手站在书舍门口。他这一串连贯的动作,学生们知道今天的课讲完了,就收拾书本笔墨各自放回书架上,躬身向先生道别,三三两两相续离去。

小说《天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