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止步同行

>

止步同行

要减肥呀 著

梦潇潇 潇潇 现代言情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要减肥呀”创作的《止步同行》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为组织仙魔大战被重新掀起,晏卿辞与各路仙门百家共同参与进入无生门的资格选拔,没想到会遇见她。无生门境内。晏卿辞∶“如果出去了就好好活,别再进来了。”梦潇潇嗤笑,“你想什么呢?我出得去吗?而且我们一起进来的,我就没想过单独出去。无论凡间还是仙庭,你欠我的,我欠你的,早就分不清了,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一起出去。”晏卿辞一顿,笑了笑,“听你的。”...

来源:fqxs   主角: 梦潇潇潇潇   更新: 2024-02-07 23: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止步同行》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要减肥呀”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止步同行》内容概括:“卿辞,潇潇今日去赴章公子的约,你为何心情不悦?”宴家祠堂,几十个排位齐摆,宴父站在前侧厉声问道晏卿辞虽然是跪着的,但上半身挺得板正,“孩儿……孩儿……”见晏卿辞吞吞吐吐,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宴誓气极,手持荆条,荆条上面还滴着鲜红的稠浆但是荆条被握在宴誓的手中,尾部鲜红色的稠浆画出了规则不一的形状他的儿子什么心思,做老子的最清楚不过,“混账潇潇是我宴誓的女儿,你晏卿辞的妹妹于情,你对潇...

止步同行第1章 出嫁的伤在线免费阅读

“卿辞,潇潇今日去赴章公子的约,你为何心情不悦?

宴家祠堂,几十个排位齐摆,宴父站在前侧厉声问道。

晏卿辞虽然是跪着的,但上半身挺得板正,“孩儿……孩儿……见晏卿辞吞吞吐吐,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宴誓气极,手持荆条,荆条上面还滴着鲜红的稠浆。

但是荆条被握在宴誓的手中,尾部鲜红色的稠浆画出了规则不一的形状。

他的儿子什么心思,做老子的最清楚不过,“混账。潇潇是我宴誓的女儿,你晏卿辞的妹妹。于情,你对潇潇只该有兄妹之情不应横生旁心;于理,你此举有悖人伦,简直不孝。

“父亲——晏卿辞打断宴誓的说辞,“潇潇只是被养在晏家,她并不姓晏,什么于情,什么于理?与我晏卿辞又有何干?

“你你你……为父再给你一次机会,认错不认?

“卿辞何错之有?

随着话音的一落,“啪——

荆条断了,与此同时,晏卿辞的白衣裳上又多出了一条血痕,可晏卿辞面无表情,如果不是他后背上的狰狞伤口,差点都以为,挨了那鞭荆条的人不是他。

“父亲,旁边还有荆条,您若是不够解气,今日大可打死我。即便今日父亲打死我,我也不认。

“哼,冥顽不灵,既然如此,你就对着晏家的列祖列宗,好好的思过,何时把不该有的妄思丢弃,何时再放你出来。说罢,宴誓甩袖一走了之。

他一走,空荡的祠堂更加的孤寂。

他轻叹了口气,可真疼。

突然,摆放供品的桌下一阵响动,桌布下探出一个可爱脑袋。

“哥哥。

晏卿辞见状,好笑又无奈,强忍着身上皮开肉绽的痛楚,上前去拉了一把,“潇潇,哥哥说了多少次了,这个地洞危险,莫要再爬了要再爬了,你又不是不听,真出危险了,哥哥该怎么办?他伸手整了整梦潇潇因为爬地道而弄乱了的头发。

梦潇潇熟练从装零嘴的包里取出一些金疮药,胡乱应付着∶“哎呀,我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这么啰嗦,下次不会了就是了!

晏卿辞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不论他说什么,梦潇潇总会乖乖的应着,但下次她还是会做。

听了又没全听下,说再多也是无用的。

她蹲在晏卿辞的后面,却不知道该从哪下手,“父亲这次真的是下死手,他说什么你就应着,总不至于受这些皮肉。

“疼吗?她轻轻的用药碰了一下他的伤口问道。

晏卿辞摇头,“不疼的。算了,你把药给我,我自己来吧,小姑娘家家不应该看这些的。

梦潇潇趁着晏卿辞看不见,偷偷的抹了一把泪,“你个骗子,口子比我的胳膊还要长,怎会不疼?更何况伤在后背,你如何自己上药?明明答应过我不会再受伤的……她不知道这些伤是因为什么来的。但是,她就是看不得晏卿辞受这么重的伤,宁愿这伤是她自己受的。

“对不起,哥哥骗你了,这是最后一次,哥哥保证。

梦潇潇嗤了一声,“你总是骗人,总这么说,次次回回都是最后一次,也都有保证,何时当真过?

晏卿辞察觉到了女孩的异样,微微叹息,“哭了?是哥哥不好,但哥哥发誓是最后一次,真的。

两人不再说话,唯有换药的瓶声落地声和二人的呼吸声在这静谧的环境中相伴。

良久,药上好了。

梦萧萧抱腿坐在晏卿辞旁边,她不敢像往日一样在晏卿辞身上乱打乱碰。满身的伤,让她都无法下手上药,更何况是……

晏卿辞问∶“你觉得章公子如何?

“其貌不扬,学识浅薄,不如哥哥好。梦潇潇撒谎了。

“章公子可是秋城远近闻名的佳人才子,多少姑娘都趋之若鹜,如何会相貌不佳?不知学海深浅呢?潇潇,看不上他便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不可去背后贬低他人。即便是陌生人,我们亦没有随意评判他们的资格。

晏卿辞知道她撒谎了。

梦潇潇意识到这一点,小脸一红,底气不足的哦了一声。

现在梦潇潇只想转移话题,“那哥哥呢?哥哥可有心仪的姑娘?

这次晏卿辞没有在弹她脑门,反而大方承认,“自然是有的。

梦潇潇眼中闪过一抹伤怀,但很快被掩饰了过去,垂头在地上画圈,“想必能入哥哥眼中的姑娘,自然是世间极好的吧。

“嗯,和潇潇一样。

梦潇潇自嘲一声,“我算哪门子的好姑娘?爬墙爬树爬房顶,从小到大给你惹的一身骚,宴家把我养这么大,我却只知惹祸,却不曾做出过什么报答晏家的事……

“你只管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就好,大哥,二哥和我又不求你为我们做些什么,是这些,你还不能满足我们吗?

“那倒也不是不行。……哥哥,你知道你刚刚谈起这位姑娘时,眼中满是笑意和宠溺吗?

“有吗?我对你也是啊。

“是吗?我现在才知道。梦潇潇表示怀疑。

晏卿辞扶了扶梦潇潇的头,“呵,你个小没良心的,论几个哥哥里,就我与你的关系最亲,我只不过是拽着你,没让你上天而已,其他的什么都由着你,这还不算对你好啊?

梦潇潇仔细想了想,确实。自己犯了错,都是晏卿辞来背锅的。

反正心里有些闷闷的,不舒服,“那祝哥哥得偿所愿,早日娶到心上人。

“好。

*

转眼四月一过。

庭院里敲锣打鼓,锣鼓鸣天,怕是整个秋城都知道晏家和章家结亲之事。

晏卿辞虽然被宴誓从祠堂里放了出来,可是因为还是不认错,被禁足在自己的院子里,哪都不能去。

听到外面礼炮齐鸣,问了一声守着自己禁足的家丁,“近日是有什么喜事吗?

两名家丁摸不着头脑,自己的妹妹成亲,当哥哥的竟然不知道?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如实回答∶“今日是姑娘的出嫁之日,姑爷家里和老爷早早地准备,这会子想必是正在给姑娘梳妆呢。

晏卿辞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父亲竟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潇潇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好歹在膝下养了那么些年,总该有些感情的……对,潇潇不喜欢章程,这婚又怎会成?

稳了稳心,他试问道,“大公子与二公子可曾来过?

“来过是来过,但被老爷给叫走了,老爷特命我们不要对您说,小的也就没敢禀报。

好得很,父亲竟然绝情到了如此地步。

罢了,既然能成婚,潇潇作为当事人定是知情的,若她不想,这婚事定不可能成。既然成了,而且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哪还有什么挽回的余地啊……

他失魂落魄地返回了房间。

明明她都不在,但这个房间里竟都是她的欢声笑语,她的一颦一笑。

他不能这样了,晏家人知道梦潇潇不是晏家的人,不姓晏。但旁人不知,一旦他和梦潇潇在一起,各种流言蜚语席卷而来,潇潇她受不住的。

……

“我说了放我进去,你听不懂吗?本姑娘今日成亲,连拜别哥哥的机会都没有吗?

“姑娘,可是老爷吩咐过……

“吩咐过什么?不让大哥二哥来探视?不让三哥出来?但父亲没有说过不让我进去吧。

晏卿辞打开门。

“潇潇……映入眼帘的,是她穿着大红色的喜服,远山黛,眉间落着一个很好看的花钿,小嘴喋喋不休的在与家丁争执。

也许不是花钿好看,只是因为是潇潇,所以才觉得好看。

两名家丁面面相觑,老爷好像还真没说过,“四姑娘,小的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莫怪。说着也便让了路。

“呸,本姑娘偏要怪罪你,又如何?哥哥,你怎么忍受得了他们的?

梦潇潇快步跑向晏卿辞前,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哥哥举着如何?连大哥二哥都未见到,哥哥是第一个见到我穿嫁衣的人。如果……

她不敢奢想了,许是情深,但奈何缘浅。注定,他已有心仪之人,那位素未谋面的嫂嫂,定能将哥哥照顾的极好。就算不是,起码也不会给他横生黑锅再背了。

只见哥哥皱着眉头,“哥哥……

“潇潇,你不是不喜章公子么?为何还要嫁他?

梦潇潇垂头掩住难过,“章公子人挺好的,是个良人。秋城多少姑娘趋之若鹜,这么一想,其他姑娘梦寐以求的,却是我唾手可得的,也不错。怎么会,但只要成亲的人不是你,嫁谁都一样。

晏卿辞从未想过,有一日他也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话他才刚说出没几个月,还没完全冷掉就又被潇潇给重新热了一遍。

他拉着梦潇潇进了屋,关上门,“那你想不想嫁?他很仔细的盯着梦潇潇脸上的每一处,只要有任何异样,他都能第一时间察觉。

梦潇潇脸一僵,“哥哥,我总不会是一直惹祸的小姑娘,哥哥今日送潇潇出嫁可好?

晏卿辞察觉到了什么,抓着梦潇潇的肩头俯身,“潇潇,哥哥可曾教过你,活着必先立身立命?

“嗯,教过。梦潇潇点头。

“那哥哥可曾教过你委曲求全?舍己为人?或者是舍己为了晏家的前途?

“没有。梦潇潇摇头。

“走,哥哥送你一样东西。他第一次,问心无愧,坦坦荡荡的拉着她的手。

梦潇潇第一次觉得这是她活了十八年来,对这个哥哥又陌生又熟悉。

走到了床头,他从褥子底下取出一个匣子。

打开匣子,从中取出一枚令牌交到梦潇潇的手中,“这是哥哥为你备下的嫁妆,是几处钱庄,不仅仅是秋城,还有其他各处都有。想来你用银子使得上。既然章公子入不了潇潇的眼,那咱便不嫁,可哥为你备下的嫁妆也能成为你后退的底气。若,遇到心仪的人,哥哥为你备下的的嫁妆也没白费。

梦潇潇手中紧紧攥着令牌,眼中的湿濡打湿了睫毛。梦潇潇鼻子一酸,红了眼眶,却也没再说什么。

小说《止步同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止步同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