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莲花楼之并蒂莲

>

莲花楼之并蒂莲

星烊 著

李相夷 李莲花 穿越重生

完整版穿越重生《莲花楼之并蒂莲》,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李莲花李相夷,由作者“星烊”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十年前的李莲花是天下第一,万人敬仰。可千帆过尽,留给他的只有一叶小舟,和一封绝笔信。十年后的李莲花只会委屈自己,可十年前的李相夷不会饶恕所有人。于是他来了。全盛时期,扬州慢大满贯的李相夷穿越而来,为李莲花保驾护航,捏死所有小人的故事水仙要素,cp李相夷×李莲花,与阿娩友情纯纯大爽文,李相夷知道未来将发生的一切,就是要爽!...

来源:fqxs   主角: 李莲花李相夷   更新: 2024-02-07 23: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莲花楼之并蒂莲》,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穿越重生,代表人物分别是李莲花李相夷,作者“星烊”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李莲花下意识地叫她:“阿娩,你怎么样了?”他说完这句才觉得不对起来,但乔婉娩已经转过头,双眸含泪地看着李莲花。乔婉娩眼前似乎又浮现起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他总爱穿一身红衣,张扬肆意。但总会笑着看她,从手心里拿糖出来哄人...

莲花楼之并蒂莲第3章 李相夷的质问在线免费阅读

李莲花也想起了这镯子,但只是笑笑,道“乔姑娘,看来你很珍视这个玉镯。

乔婉娩运气一阵,勉强恢复了几分,“刚才被狠磕一下,我还怕磕坏了,还好没事……

“我们还是赶快出去吧……

李莲花轻轻应了一声,扶着她站起来。慢慢地往出口走。

乔婉娩喘症犯的很厉害,李莲花一手扶着她,一手举着火折子照明。李相夷在他身后跟着,一路无话。

隧道很长,等到三人走过了不知第几个岔口,乔婉娩终于走不动了。李莲花便拉着她在路边歇下。她咳嗽的厉害,平日里温婉的面容都苍白无力。

李莲花下意识地叫她“阿娩,你怎么样了?

他说完这句才觉得不对起来,但乔婉娩已经转过头,双眸含泪地看着李莲花。

乔婉娩眼前似乎又浮现起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他总爱穿一身红衣,张扬肆意。但总会笑着看她,从手心里拿糖出来哄人。

可明月已沉西海。

李相夷摇摇头,抬脚便往出口走。李莲花转头看他,却只见李相夷冲他做了几个口型。

你自己处理。

李相夷运气轻功飞走,只留洞中李莲花和乔婉娩两人。

“……相夷……

乔婉娩喃喃着叫他,伸手试探着去抓李莲花的胳膊,“相夷你来了……

李莲花不语,只是笑着看她。

乔婉娩摸到了实质的触感,心底更欢喜起来,她慢慢凑过去,满眼是欣喜“你今天肯跟我说话了吗?

李莲花面对着曾经相爱之人,到底还是有些眷恋。可也清楚,现在的李莲花绝无可能回到从前。

“……唉……

李相夷是从剑阁的洞中飞上去的。百川院的人都被派出去找乔婉娩了,偌大的剑阁此时空无一人。

他环顾四周,内心开始思考起趁这个时候把少师拿走的可能性。半晌过去却自顾自摇了摇头,否决了这种想法。

李相夷开始在百川院里四处闲逛,遥想起当初四顾门还在时,这里便是门下最大的一处分院。即使多年过去,沧海桑田变幻不知几许,虽不能说完全没有改变,但和记忆中的也相差无几。

他那时候刚刚建立四顾门,诸多事宜都需要门主亲自跑下打点。以至于各大分院都留有李相夷一间房。日日打扫,以备不时之需。

李相夷抬手在门廊上慢慢滑动,待走到一处门扉前,指尖用力轻轻一推,门开了。露出记忆中古朴的小间。

他不常在百川院住,但东西还是偷偷留了一些的,藏在暗处,谁都没说过,无人知晓。

李相夷左看右看没人,闪身关门进屋。他爬上床头,伸手在里间摸索,抠下一个机关。墙壁上便应声弹出暗格,他一股脑的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全摆在床榻上。

有小儿玩物,有零嘴,更多的是暗器飞刀。

他来回翻看着这些东西,把已经坏掉的吃食扔回暗格。揣着暗器悄无声息地退出门去,门扉掩上,阳光再次撒在床榻上,好似无人来过。

李相夷拿完了东西也没心思留在这,脚下使力飞出百川院,拐弯去了普渡寺。

他从围墙上翻下时碰巧遇到抱着昏迷的乔婉娩回来的李莲花,便凑过去探了探乔婉娩的鼻息。手还没缩回来就被李莲花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

李莲花训他“这人还没死呢,摸什么鼻息。

李相夷转头瞪了他一眼,从鼻子里挤出哼声来,撇过头不再看他了。

乔婉娩幽幽转醒,口中仍然迷糊不清地喊着李相夷的名字。

李莲花有些怔愣地地看她,直到乔婉娩挣扎着睁开双眼,这才道“乔姑娘?

而乔婉娩只是呆呆地看着他,没说话。

李莲花又提高了声音喊她“乔姑娘?你没事吧?

李相夷斜着靠在柱子上,歪头看他,道“气血不足,情绪上涌攻心。你那不是有药?

李莲花这才想起,便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布袋,一边拆封口,一边道“还是莲蓬提醒我了。我这里呢,刚好有些药,你可以先缓解一下。

他手中布袋还没拆完,就被乔婉娩急匆匆的一把抢过去。她双手颤抖着摩挲着布袋上的花纹,眼中泪滴滚落,似是无法相信,抬头焦急地问李莲花“这香囊……这香囊为何在你这里?!

“……

李莲花先是“啊了一声,开始转述起成年往事“这个香囊呢,是我在东海行医之时,偶然在海滩上捡到的。

末了,他还特地去问乔婉娩“你认得此物吗?

乔婉娩眼皮微动,又是两滴泪珠滚落。捏着香囊的手不自觉的发抖,不甘心地问他“你发现的……只有这香囊吗?

李相夷本不想看这悲情一幕,转身欲走。可此时却顿住了身形,转身低头看着李莲花,忽然想听听他还能编出些什么话来。

李莲花目光深远,似乎回忆起了从前。他语气不同往日的平和,带了几分沉重“当时海面上死了很多的人,这个香囊,就是我在其中一个尸体上发现的。

“……乔婉娩垂下眼眸,缓慢问道“什么样子?

“你见到的人……什么样子?

“这个……记得不大清楚了。

李莲花撇过头思索一番,甚至特地看了李相夷几眼,道“那个人大约二十岁左右吧,左腕上带着一串佛珠串。

“……

李相夷闻言默默地扯低衣袖,遮住了那串佛珠。

乔婉娩慢慢垂下了拉着李莲花胳膊的手,她不再流泪了,只是心如死灰般地低下头去。

李相夷见不得乔婉娩这副模样,便下意识想开口安慰她,抬头就被李莲花使了一记眼刀。安慰的话愣是在喉咙里拐了个弯,到底没出口。

李莲花道“若这当真是乔姑娘旧人之物,那李某还是物归原主较好。

他看见乔婉娩把香囊死死抱在怀里,肩膀不断颤抖耸动着。李莲花沉默不语,半晌过去,才拍拍衣袍站起身来,伸手想去拉她“乔姑娘,我们还是……

他的手还没碰到乔婉娩,蓦然听见远方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三人抬头看去,只见肖紫衿运转轻功从天而降,他怒云满面,拔剑便冲李莲花攻来,可剑到一半就被同样赶来的方多病弹飞。

方多病冷声质问道“肖大侠这是要做什么?

肖紫衿用剑柄指向李莲花,“他试图对阿娩不轨,该他所受!若是阿娩有任何闪失,我要他的命!

李相夷任然保持着斜靠在凉亭柱上的姿势没动,他定定的看着肖紫衿,忽然觉得,对这个好兄弟,自己好似从来没看透,甚至了解他。

方多病持剑挡在李莲花跟前,怒道“不问缘由,妄断是非就出手伤人,亏你还是四顾门的人!

“四顾门……

“四顾门已经散了十年了。

李相夷抱臂接了肖紫衿的话。

他从暗处里走出来,手里紧紧握着少师剑,一字一句道“对吗?肖大侠。

四人的目光重新聚集在李相夷身上。他丝毫不惧,反而走上前去。面具之下看不出神色,只能听见少年的声音冷的可怕“当年金鸳盟与四顾门大战,双方皆惨败。金鸳盟人才死的死散的散,这十年来更是被武林中人联手剿杀,但仍然存活下来。

“可四顾门呢?

李相夷冷笑道“战死的同门尸骨未寒,四顾门便着急解散,连门主是死是活都不知。十年了,如今笛飞声重回金鸳盟,百川院倒还只会借着四顾门的名声当了个江湖刑堂。

他越走越近,往日里眉眼弯弯的眸子在此刻都显的有些令人发怵,“真是可笑至极。

夜空寂静的可怕。

肖紫衿曾经是见识过李相夷震怒的,他生气起来不会歇斯底里,不会拔剑怒斥。而是抱着剑歪头看人,往日里张扬肆意的模样也通通化作冷面阎罗,一口伶牙俐齿如尖刀刺骨般毫不留情的戳人伤口,伤人于无形。

没人能在李相夷震怒之下讨到好。

而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李莲花最先觉出不对来,一把上去拉着李相夷往回拽。一边拽他还一边道“肖大侠见谅。我这弟弟自小嘴毒,又从小听四顾门的事迹长大,对曾经的李门主最是钦佩敬仰。出口话难听了些,我这给各位配个不是。

他嘴上说着,一手在李相夷腰间狠掐了一把软肉。

李相夷被这股剧痛激的面色几近扭曲,猝不及防的让李莲花钻了空子,硬是拉着他道了个歉。

“……他……肖紫衿回过神来,哪见面前之人还有半分记忆里李相夷的模样。

他也只觉得自己刚刚被一个毛头小子下了面子,当即怒道“这贼人我要一并带走!

李莲花转头疯狂朝方多病使眼色,后者多少也是半个人精,立马开口道“肖大侠未免太仗势欺人了吧?百川院好歹也给我天机堂三分薄面。你若是敢欺负我方多病的朋友,就别怪我撕破脸了。

肖紫衿冷下面色,但也不说话了。

李莲花这时才又站出来,解释道“肖大侠也别误会,我只是碰巧遇见了乔姑娘,被人挟持进了地道。只可惜我武功不才,没来得及去通知各位。匆忙之下才带着莲蓬进去救人。毕竟人命关天。我身为医者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肖紫衿冷哼道“还敢编造救美之词,你也配!

他再次拔剑相向,却被猛地站起身来的乔婉娩出声阻止“紫衿,住手!

可她身体实在过于虚弱,胸腔内的钝痛如浪潮一般,话音刚落便已摇摇欲坠,勉强扶着柱子才没有倒下。肖紫衿见状赶忙收起剑,只来得及扔下一句“我不跟你们计较。就带着乔婉娩离开了。

方多病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吐槽道“这肖紫衿什么毛病啊。

李莲花恭维他,“天机堂少主果然威武啊。

可他话锋一转,又道“可你与当今大侠撕破脸,这还怎么进百川院啊?

方多病哼了一声,“本少爷就是看不惯他仗势欺人的做派。

他这头哼完肖紫衿,又转头目如灿光地看着李相夷,语气里充满赞赏,两三步冲到对方跟前,开怀地笑了,“我说你啊,居然这么会说话。之前算本少爷小瞧你了。你可以啊,堵的那肖紫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说完又抱着胳膊,喜滋滋地看着李相夷,“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与我一样赞同师傅的人。本少爷今日开心,请你吃饭!

李相夷?

他像是抓住了什么关键字眼,问道“你师父?谁?

方多病自然答道“当然是天下第一,李相夷啊。

李莲花在背后忍笑忍的辛苦,忍俊不禁道“好了,这事先等会再说吧。我们先把少师送回去,余下的事再做打算。

经他这么一提醒,方多病这才注意到李相夷手里的少师。他“哇地喊了一声,又马上左右看了看。确保没人之后,凑近了李相夷,小声道“你拿回少师了啊,趁着没送回去呢,给我看看呗?

李相夷招架不住他,朝李莲花寻求帮助。

但对方同样回了他几个口型,转身回坐在凉亭里了。

“……行,但是,我有话问你。

李相夷问他“你说你师傅是李相夷,可我怎么不记得他有收你这么个弟子啊?

方多病抱着尔雅剑得意一笑,把当年事一五一十的讲了。还兴冲冲道“我现在可与当年不一样了。看着吧,我一定会找到师傅的!

李相夷难得沉默起来。

李莲花这时候也走过来了,拉过他悄声说话,道“小宝根子确实不错,有潜质。

李相夷震惊道“你认真的?

“那当然了。李莲花抬手点他胸膛,认真道“李门主,一诺千金啊。

“可这是你答应……

“哎,你可别。李莲花抬手打断他,“当时应下这话的可是李相夷。

李相夷被他怼的哑口无言。

“喂!

方多病在后面叫他们,“说完了吗!

“少师剑倒是给我看看啊!

小说《莲花楼之并蒂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莲花楼之并蒂莲》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