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洛阳风水师

>

洛阳风水师

洛阳茂才 著

卢舍 悬疑惊悚 武则天

悬疑惊悚《洛阳风水师》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武则天卢舍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洛阳茂才”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主人公“我”名叫李茂才,世代居住在古城洛阳,是一名从事易经风水等中国传统玄学研究的民间学者,为了生计也接一些风水堪舆方面的业务。21世纪初一个春天里,经李茂才同族兄弟孬蛋的推荐,古城当地一名权贵张善普请李茂才帮助看父母坟地的风水。在龙门石窟西山实地踏勘的时候,李茂才在西山奉先寺石窟偶遇联合国代表团一个文化考察团。在偷听代表团中女讲解员王琼介绍的时候,李茂才遭遇一桩奇案:代表团中一名华裔学者亚当•陈,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大佛前竟然人间蒸发了!李茂才也被当成嫌疑人扣留。经各方协调,李茂才洗刷了嫌疑,并作为顾问,参与了案件调查。调查组惊异地发现,亚当•陈不仅是偃师缑氏玄奘法师的族人,身上还携带一枚盛放佛门至宝——无相光舍利的金函。为了解开谜团,给联合国方面一个交代,有关方面成立了调查组。调查组一行先后奔赴山西云冈石窟、甘肃敦煌莫高窟、四川乐山大佛,甚至东渡日本,到日本奈良东大寺,查找金函的相关线索,以图打开金函,找寻舍利的秘密以及亚当•陈消失的原因。随着金函一重重的机关被打开,各方又重新回到洛阳龙门石窟,在与一股黑暗势力的不懈斗争中,他们终于解开了金函和秘密和亚当•陈的身世之谜。...

来源:fqxs   主角: 武则天卢舍   更新: 2024-02-06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洛阳茂才”创作的《洛阳风水师》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词寄《临江仙》列为看官,是否觉得此曾相识?对了,很像《三国演义》开篇诗不是?一样都是《临江仙》词牌,《三国演义》那词出自“明代三大才子”之首杨慎,而咱开篇这阙词,出自北宋词人陈与义陈与义是洛阳人,金兵入侵中原,康王赵构泥马渡江,陈先生怀念洛阳旧友,填下...

洛阳风水师第2章 神秘兵营陷囹圄 地下迷宫遭审讯在线免费阅读

第二回神秘兵营陷囹圄 地下迷宫遭审讯

洛阳花柳此时浓,山水楼台映几重。

群公拂雾朝翔凤,天子乘春幸凿龙。

凿龙近出王城外,羽从琳琅拥轩盖。

云罕才临御水桥,天衣已入香山会。

列位看官,这首诗乃唐代诗人宋志文《龙门应制》诗的节选。据说武则天去龙门进香拜佛之后,召集群臣在龙门东山香山寺饮宴作诗,请上官婉儿为评判。率先写成者赏赐锦袍,一人诗成,欲夺锦袍,却被宋志文拦住,称自己刚刚诗歌成。上官婉儿评判后,认为宋之问后来居上,于是夺锦袍而归——这就是历史上“锦袍夺诗典故的由来。

闲话不表,我们书接上文。

且说茂才我被陌生人带到一处地下战备设施,不知道在这间昏暗的房间中等了多久,有一阵我甚至在椅子上睡过去了。

“哎,醒醒,醒醒!

一个略带粗野的尖利男声在吆喝,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随着吆喝声而来的,是一束刺得我睁不开双眼的强光,让我眼前白花花的一片。稍微适应了强光后,眼前的景物在我眼前逐渐恢复了一点轮廓

这是一间幽暗的地下室,大约二三十平方的样子,墙壁看不清楚,仿佛是坚固的混凝土结构,头顶是一个窑洞一样的穹顶,而不是一般房间常见的平顶。我的面前是一张桌子,桌子后面隐约有两个身影,强光就是从桌子上的一盏台灯发射出来的。

“这是哪儿?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我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

“我们是谁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作为中国公民,你有配合调查。发生了影响如此恶劣的事件,我们迫切想知道事情的原因和后果,这关乎到国家利益和国际声誉,希望你老老实实配合我们工作。

另一个稍微和缓的男中音说道,虽然话音中没有丝毫的客气,但这沉厚的语音还是让我感到一丝心安。

“姓名?尖利男声又是一声断喝。

“什么?我是在被审讯吗?我极不情愿的回答。

“我说了,请你配合,这只是例行程序。男中音说。

“姓名?男高音又响起。

“李茂才。我轻声回答。

“年龄?

“38岁。

…… ……

“职业?

当问到这里时,我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说出口“风水师。

“什么师?

“风水师。

尖利男声发出一声粗野的冷笑,随即厉声喝道“你放老实点!我问的是正当职业!

“你要问,我就只能回答是风水师。

灯影中,我看到一个脑袋向另一个脑袋扭了一下,似乎是在询问着什么。

“就写无业吧。男中音淡淡地说。

无业?!

……好吧,到这地步我还能说什么。

一般性的询问过后,审问者终于开始接近实质性问题“你问什么会出现在事发现场?

为什么?既然他们连我是风水师都不相信,我能回答我是为了一桩委托而去的吗?

“我不能去那里随便看看吗?我反问道。

“当然不能!尖利男高音厉声喝道。

“为什么?

“这正是我们想知道的。半天不说话的男中音终于开口了,而且随着一声挪动椅子的响声,我在光影中仿佛看到他从桌子后面走了过来。当他背对台灯的强光时,我立刻看出来了,他正是事发现场把我脖领提起来的那个中等个的现场指挥。

“你真的不知道,那是一批特殊游客吗?为了迎接他们,保卫部门对石窟实行了清场,除非胸前佩有特殊暗号的工作人员,游客根本不可能到现场——那就奇怪了,你是怎么出现在现场的?!

原来如此!

我是怎么到现场的?难到我能告诉他们我是为了替人看风水吗?他们甚至对风水师这个职业都带有这么大的偏见。然而事到如今,我好像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倒不如实话实说。于是,我就把这两天的经历一五一十向他们详细道来……

也就是在事发前两天,我正在家看书练字,突然接到孬蛋打来的电话。孬蛋是小名,大号李天才,是我家七爷的孙子,我的同族兄弟,更是我的发小和死党之一。

可怜我七爷,从小束发读书,继承了家族的文脉,可谓学贯中西。到了子孙辈上,他们这一支不是务农就是做工,硬是没出一个读书人。想来老爷子也是伤透了心,小时候把我亲爹视若己出,在家塾中,把一身所学倾囊而出。

偏偏我爹只喜欢那些易经八卦、风水堪舆这些“旁门左道,这些东西在那些特殊的年代,不仅没派上啥用场,反而成了祸害。好在父亲有先见之明,危机到来之前,先把这部分书埋藏在老家一座隐秘山洞的石缝里,躲过浩劫,后来这些书后来都便宜了我。

孬蛋头些年跟着他爹干工程,从包工头干起,一刀一枪拼出自己的一方天地。十多年前的一个机遇,这家伙遇到了自己的命中“贵人,抓住了房地产市场刚起步的契机,陡然暴富,成为我们这个城市名列前茅的开发商。

虽然是同族兄弟和发小,但我和孬蛋的人生道路迥异,个人志趣全然不同,所以这些年,来往比以前少了很多。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一个食古不化、不务正业的书呆子;而在我眼里,他也不过是这个时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小土豪,靠政商勾结积聚财富和小暴发户。只是有事没事的,他开发新楼盘的时候,我会帮他布一下风水格局,看看地势。不过我也看得出,他也并非全然相信这些东西,只是抱着实用主义的态度,迎合一下客户和业主中普遍存在的实际需要。

“老茂,平日里你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今天我可给你介绍一个大人物,人家信你那一套,你给好好看看咋样?

这小子,连哥都懒得叫一声。我也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不去,没空!

“啥?我嘞哥啊,我都在人家那把你吹上天了,你咋和还端起架子来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啊?你吹牛那是你的事,和我有球关系?

“哥、哥、哥,我嘞亲哥!你就当帮我一下,这人我要是得罪了,今后我也别在洛阳混了,生意也算去球了,你咋也不能看着你侄子和弟媳妇去沿街要饭吧?

“去球吧!有恁邪乎?要真是那样,我就更不能去了。我的脾气你知道,从来是实话实说,要把人得罪了,那我这穷酸书呆子不是也没安稳日子过了?

“哎呀,我嘞亲哥啊,那不是还有我呢吗?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要哪句话说的不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但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兄弟一把,算我求你了中不?要是因为钱的事,你说个数,我这就用手机给你转过去!

“滚蛋!平日里你那张狂劲哪去了?逢人就乱吹,遇事没主意,你啊,啥时候才能有点出息。

骂归骂,但听到孬蛋话音里快有哭腔了,我也知道这事情对他非同小可,所以约好时间后,我就在家静等孬蛋。

晚饭后,按往常习惯,我一般会去洛河边散步健身。可一想到和孬蛋的约定,我就随手拿起书架上一本线装书翻了起来。

这是七爷在老家藏书楼上的旧书,清内府刻本的《水龙经》,作者是晋代风水开山鼻祖郭璞,扉页上写着“宋韩国公赵普订,明诚意伯刘基阅。虽说有人认为这是托名郭璞的伪经,实际作者是明代的蒋大鸿,但因为这部书版本珍贵,加上图文并茂,文辞优美,我还是经常没事的时候翻看。

“自然水法君须记,无非屈曲有情意。

来不欲冲去不直,横不欲反斜不急。

横须绕抱及弯环,来则之元去屈曲。

澄清渟畜甚为佳,倾泻急流何有益?

八字分开男女淫,川流三派业将倾。

急泻急流财不聚,直来直去损人丁。

…… ……

正当我看到关于流水格的警句时,门外传来吆喝声“哥,咱走吧?

紧接着,两声汽车喇叭又嘶哑地响起声。这小子,连家门都不进,得急成啥了。

我应了一声,穿上外套,背起我的布挎包出门了。

“咦,我嘞哥啊!你咋穿这一身出门啊!孬蛋看到我,气急败坏的嚷道。

我一看,宝马X7的驾驶室中露出孬蛋那个留着“茶壶盖的大脑袋,记忆中曾经消瘦的身体,如今吃得连脖子都没了,一副小小的墨镜刚遮住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孬蛋今天穿着一件花斑豹一样的真丝衬衫,西装外套,脖子上的大金链子足有小指粗细,搭在方向盘上的胖手上,一只硕大的翡翠戒指在闪着绿莹莹的暗光,手腕上好像开了个小型博物馆,什么“满天星的劳力士手表、小叶紫和蜜蜡檀木的手串、缠了好几圈的星月菩提子……一副土豪的全挂子装扮,这副尊容还好意思笑我?

我低头看看身上洗得发白的土布短褂和外面的麻布中式灰色外套,再看看脚上那双布鞋,无所谓地回到“这身咋了?

“算了算了,也来不及了,赶紧上车吧。回头给你一张名品店的购物卡,没事到专卖店买几身像样的衣服,这身衣裳也能出门……

“留着你的购物卡吧!我舒服就行,也不看你那一身叮叮当当的,也不嫌累赘。

“算球,跟你就说不到一块,你简直不像生在这时代的人,好像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孬蛋这句话倒是让我心里一动,也不再回他了,就是上了副驾驶位后,开始闭目养神。这正是

但愿老死花酒间,

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

酒盏花枝贫者缘。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小说《洛阳风水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