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生:恶女与病弱侯爷的千层马甲

>

重生:恶女与病弱侯爷的千层马甲

油麦花花 著

佟淮枝 古代言情 邬君耀

佟淮枝邬君耀是《重生:恶女与病弱侯爷的千层马甲》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油麦花花”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1v1双洁,白切黑病弱公子,多重马甲】前世,与病弱残疾的侯府嫡子退婚后,佟淮枝如愿嫁给侯府庶子,却在新婚当夜,遭人下药凌辱、痛失清白。其后,亲人接连惨死、她被曾经的慈父打断双腿送给他人,又被皇叔囚禁在地牢百般折磨,好不容易逃出,与戴着面具的神秘教主共度三年美好时光,最终却仍旧惨死在皇叔的箭下。一朝重生回成亲当晚,她挽救至亲性命,拨乱反正,与互相看不顺眼的瘸腿美男协议结婚,她为他夺得侯府爵位,他帮她寻找前世恩公。二人携手共度,运筹帷幄,以一桩‘白银失窃案’,搅乱朝堂,逼出皇叔的滔天阴谋。在放下个人素质,享受缺德人生后,佟怀枝虽然失去了温顺贤德的标签,却也失去了烦恼。前夫哥不要脸来纠缠,她一巴掌,“滚。”堂妹哭啼诽谤,她又一巴掌,“你也滚。”生父藏匿的外室苦苦求饶,被她使唤着端茶倒水。身家全无的生父怒骂她不孝尊长,她掏掏耳朵,“你也别闲着,去把地拖了。”这一世,她要复仇、要报恩,更要弥补遗憾。本以为与病弱夫君是各取所需、互不干扰,可这个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的夫君,竟一朝穿着她百般寻觅的教主的衣服,站在她面前,将她逼到墙角,红着眼睛质问她,“说,你口中天天念叨的那个‘恩公’,到底是谁!”...

来源:fqxs   主角: 佟淮枝邬君耀   更新: 2024-02-03 23: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重生:恶女与病弱侯爷的千层马甲》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佟淮枝邬君耀,讲述了​”葶荌边说,边注意着佟淮枝的面色,“想必大公子并非是还在记夫人您当初退婚的仇,实在是公务繁忙……”佟淮枝摆了摆手,示意葶荌不用再说了,邬鹤山对她的态度,她昨夜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了。昨晚上,邬鹤山冷着脸就警告了她,说他身为人臣,即便陛下给他面子,他也不好拒绝,所以才答应这门亲事,此事非他本意,要彼此今后...

重生:恶女与病弱侯爷的千层马甲第5章 妯娌对扇在线免费阅读

佟淮枝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眼睛还瞌睡着,下意识问,“大公子呢。

“大公子一大早就穿了官服去当值了。葶荌伺候着佟淮枝下床洗漱,待佟淮枝坐到铜镜前后,拧了帕子给她擦脸。

“才刚大婚,他也真是敬业,一日都不肯告假啊。佟淮枝嘟囔了一句。

“听公子身边的内侍说,陛下要大公子一个月后就启程南下,去洪桐县调查牵涉进白银失窃案的官员。

葶荌边说,边注意着佟淮枝的面色,“想必大公子并非是还在记夫人您当初退婚的仇,实在是公务繁忙……

佟淮枝摆了摆手,示意葶荌不用再说了,邬鹤山对她的态度,她昨夜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了。

昨晚上,邬鹤山冷着脸就警告了她,说他身为人臣,即便陛下给他面子,他也不好拒绝,所以才答应这门亲事,此事非他本意,要彼此今后还是克己守礼一些。

尤其要她注意分寸,不要动手动脚。

看来,经过前几日她在新婚当夜勇闯大伯哥浴室这件事后,邬鹤山是彻彻底底将她当做女流氓了。

佟淮枝正在描眉,就听正给她盘发的葶荌迟疑道,“对了,夫人,这新婚当夜,您怎么没睡在床榻上,反而睡在狭窄的罗汉床上呢。

“我近日身子不爽利,略染些风寒,怕过了病气给大公子罢了。

佟淮枝淡淡道,说罢,将擦过脸的帕子扔回葶荌手里的水盆中。

实际是,昨夜,邬鹤山说了那番话后,佟淮枝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流氓,加上体恤他一个病号的身子,所以主动提出分床睡。

她睡罗汉床,让他睡在床榻内。

她答应他的要求,私下里与他互不干涉、相敬如宾。

同时,她也向他提了一个条件,便是与她一起在外人前扮演好一对恩爱夫妻,以免她娘亲、舅舅和表兄们担心。

不过这些,佟淮枝不会和葶荌说。

因为,靠着前世的记忆,她知道,葶荌与她不是一条心的,当日婚宴上,帮着佟玉妆给她下毒的人,就是她。

不过,佟淮枝不急着收拾她,反而,她还要利用好葶荌这枚棋子。

佟淮枝梳妆完毕,出现在前厅时,厅内已经坐了好几个人。

主位上坐着骨瘦如柴、虚弱不堪的老侯爷邬泽安,下面的位子上坐着一位身着浅咖绣金对襟褂子的女妇。

定远侯如今年愈六十,大部分的时间都病倒在床,眼瞅着时日无多,早就不怎么过问侯府里的一干大小事物。

柳茹年早年是舞姬出身,被老侯爷邬泽安收做妾室。

后来府上的主母亡故,老侯爷也缠绵病榻,侯府嫡长子邬鹤山又是个不受宠的病秧子,攀上郡主的柳茹年母子便成了府内的话事人。

在佟淮枝的记忆中,前世的柳茹年虽为妾室,在侯府的时候,却一直是与老侯爷并排坐在主位上当家主母的位子里。

可今日,柳茹年却破天荒的坐回了妾室的位子上,看来邬君耀的郡主娘子被换成了罪臣之女这件事,对柳茹年的管家权也影响不小。

在柳茹年身后,站着佟玉妆。

仔细看,佟玉妆的脸上还红着,袖口露出的一小截手臂上一点青紫,像是被人打过。

她低垂着眸子,不发一言。

佟淮枝盈盈一屈膝,“新妇给尊长请安。

老侯爷病了这许多年,平日里不轻易露面,今日气色看着倒还不错,和蔼道,“好孩子,快起来吧。

“尊长,您请喝茶。

佟淮枝又依着规矩,从下人手中端来一碗茶,递给了老侯爷,老侯爷喝过后,对佟淮枝端庄得体的仪态举止赞不绝口。

“不愧是从小在太后身边长大的孩子,他微微叹气,唏嘘道,“我都知道了……是耀儿对不住你,他没这个福气。

一旁,垂眸不语的佟玉妆,见老侯爷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些,攥紧了手掌。

因为老侯爷身体太差,不能久坐,所以奉完茶后,他简单说了些叮嘱他们夫妻和睦的话,就让佟淮枝离开了。

直通前厅与后院的九曲回廊围着侯府内的春阳湖,湖面上覆辙一层薄冰。

今日天阴,瞧着天上的阴云,怕是午后要下雨。

佟淮枝正想着,一会儿套了马车出门办事的时候,顺路去趟都察院,给邬鹤山送件大氅,不求他念她的好,至少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

谁知,她前脚刚走出前厅,后脚佟玉妆就追了上来。

“佟淮枝!

身后传来的愤懑声,令佟淮枝停下了脚步,刚一转过身,佟玉妆的一个巴掌就重重的甩在了佟淮枝脸上。

一旁的下人们都大惊失色。

“你竟敢诬陷我!佟玉妆面目狰狞,全然不是曾经怯懦的样子,睁着眼睛像是要吃人。

佟淮枝稳稳站着,微微侧着脸,眼神冰冷,脸色倒依旧平淡,没太多犹豫,也是重重的一个巴掌打了回去。

只是这次,佟玉妆直接被扇得跌坐在了地上。

下人们这次直接被吓得小脸全白。

世家大院里,刚刚新婚的两个妯娌在大庭广众下对扇,简直闻所未闻。

佟玉妆坐在地上,捂着被打出了血的嘴角,疼得眼泪刷就掉了下来。

佟淮枝面无表情的转了转手腕。

她前世可是跟着三国之内身手第一的雉河教主学了三年武功,控制手劲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扶二夫人起来,佟淮枝神色淡漠,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佟玉妆,“既是她先动的手,便不好叫路过的人见着这一幕,说是我欺负她。

仆人们面面相觑,即便看见了是佟淮枝下手更重,也不敢不听郡主的话,纷纷上前要搀扶,又被佟玉妆一把推开。

“没事的都下去。佟玉妆恶狠狠的瞪着佟淮枝,咬牙道。

顷刻间,回廊上便只剩下佟家二女与两人各自的贴身丫鬟。

“你这些年装得真是好,任谁都以为你单纯的很,竟不知,你这蠢脑子里,还能想出这种污蔑人的法子。

佟玉妆上前半步,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压低了声音,

“我与君耀的事、同心锁的事,还有大婚前夕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说《重生恶女与病弱侯爷的千层马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恶女与病弱侯爷的千层马甲》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