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海王翻船日记

>

海王翻船日记

爱夜鱼 著

凌羽 程应欢 都市小说

小说《海王翻船日记》,是作者“爱夜鱼”笔下的一部​都市小说,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程应欢凌羽,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周末姐妹局。“凌羽,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真心话。”“提问,不算逢场作戏,正式搞过的男人有几位?”“唔……十七。”“哇,你比刚才那个立志要集齐十二星座的姐妹还多五个哎!”“过奖。”“那你的下一任就是第十八个。要小心哦。十八,可是一个神奇的数字。”“怎么说?”“这个数字命里带诅咒,人家买房都要避开十八层呢。”“那不是因为十八层地狱吗?”“也许,下一个就是你的地狱哦。”以上,是神婆送给凌羽的预言。可她完全不当一回事,自信无论对方是谁,都可以全身而退,直到某天一脚踏空……程应欢被前女友堵在车库。“听说,有了新欢?”“对呀。”“是谁家的无辜少女眼瞎,又中了你的爱情圈套?”“哇,这么老套的台词,你也讲得出口?来点新鲜的嘛!”“哼,玩弄别人的感情就那么有趣?”“过去这么久了,心胸宽广点啦!”“程应欢,你最好期待自己不要有软肋,不然,一定会遭报应的!”程应欢最讨厌被人诅咒。可这次诅咒的前提是,他必须有软肋。于是,他大笑着忘掉,直到某天被雷劈了……...

来源:fqxs   主角: 程应欢凌羽   更新: 2024-01-30 23: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海王翻船日记》,是作者“爱夜鱼”写的小说,主角是程应欢凌羽。本书精彩片段:“宝贝,别忘了自己的定位,是女、朋、友,不是助理,不是保姆。你担心的那些事呀,有欧欧在,万一真出什么意外,你找他算账,好吗?”正在一旁检查机票的助理欧欧表示自己很无辜,整日被秀,还要充当吉祥物,兜底挡骂,可怜啊。次日,是开机仪式。仍旧那一套,上香点炮,各路神仙拜一拜...

海王翻船日记第2章 从没见过这样的修罗场在线免费阅读

程应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

还以为要再推拉两轮呢。

但是可惜啊,凭自己本事撩到的女朋友,还没亲够抱够,新戏就开拍了。大古装,呸!又要戴发套,呸!还得在最热的季节在影视城泡上大半年,好烦,他真是和发际线一样惨。

“你要走?还今晚就出发?为什么之前不说?

面对凌羽的致命三连问,程应欢瘫在床上打滚耍赖“啊啊啊,我也不想上班啊!!!

大概是被戳到萌点,凌羽大叹一声,没了脾气,开始帮他收拾行李,时不时叮嘱几句。

其实,他只记住了开头三句“吃饭,睡觉,少勾搭人。凌羽在男女关系方面一向放得开,偶露一丁点占有欲,他很受用。

刚确认关系就要异地,难免依依不舍。机场分别时,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那个抽着香烟在灯下与他淡淡对视的冷美人,居然能说出“要不,我辞职去跟组吧这样恋爱脑的白痴话。

程应欢坚决驳回,拍着胸脯发誓说自己的生活能力绝没有三级残障。

“宝贝,别忘了自己的定位,是女、朋、友,不是助理,不是保姆。你担心的那些事呀,有欧欧在,万一真出什么意外,你找他算账,好吗?

正在一旁检查机票的助理欧欧表示自己很无辜,整日被秀,还要充当吉祥物,兜底挡骂,可怜啊。

次日,是开机仪式。仍旧那一套,上香点炮,各路神仙拜一拜。干这一行,太讲究天时地利,逼得人不得不迷信。曾有手相大师摸着程应欢掌心深长的事业线,咂着嘴巴大赞他为“天选之人,可笑的是,竟有人深信不疑。

凤宣娱乐的大牌经纪人方敏不惜签下对赌协议,也要把公司顶级项目的一番男主定给程应欢。当然,后来证明她赌赢了。

回酒店的路上,程应欢看出方敏精神不济,挑着眼问“又是前男友?

方敏揉着眉心不答话,脸黑如锅炭。

程应欢调低靠背,眯眼躺下“要我说,就该找人打一顿!这种人,紧紧皮就好了。

“应欢,这种话少说。

“当着你的面,我怕什么?程应欢扯扯嘴角,眉宇间是外人不曾见过的嚣张。

方敏转移话题“跟你那小女朋友处得如何?

“就那样咯。

“剧组里人多口杂,最好别带她过来。

程应欢咧开一个大笑脸“敏姐,我现在还怕恋情曝光吗?

“我说的不是恋情,你自己应该清楚——她不是咱们这个圈的,很多事根本没概念。保护好你的人,也别给我惹麻烦。

程应欢掏出一个U形枕,让自己更舒服些“敏姐,我有个朋友是练拳击的,介绍给你当打手呀?

“一边儿去!这事我自己会解决——还不是为了你!早知道金杉颁奖礼那天他也在,我说什么也不会去的!

“得了吧,人家可是这届评审组的组长,谁都有可能不去,他可是一定要在的。

方敏秀眉一飞“你在跟我抬杠吗?

程应欢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点几下“敏姐,送你个礼物——金杉影后和咱们这位组长的绝美艳照,收一下。

方敏看后,眉头蹙得更紧“这不是什么好料,你跟她可是同一届的,别搞太大,惹得自己一身骚。消息来源呢?

程应欢兀自刷着手机,闭口不答。

方敏轻哼一声“你跟我藏私?

程应欢耸耸肩“拿着这张照片去解决你的烂桃花。然后,我们商量商量《午夜专场》吧。

“哟,眼睛挺毒。方敏笑道,“这项目是不错,但外边一堆人盯着,估计凤宣都未必啃得动,你别托大,到时候绝对是血雨腥风一场撕。

程应欢笑着打个响指“怕什么,这不正是咱们圈最有意思的地方吗?

……

车子直接开入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一行人下了车,不慌不忙地朝电梯口走。

突然,一个短发女人从旁冒出来“好久不见。

程应欢看清女人的脸,不耐烦地啧一声,推了把欧欧和方敏的肩“你们先回,我待会儿就跟上。

其他工作人员见怪不怪,虽然嗅到空气里的八卦味道,但老大发话,也不敢逗留。没多久,空荡昏暗的停车场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听说,新交了女朋友?

程应欢耷拉着眼皮看向陆欣——已经不记得是自己的第几任了,很随便地“嗯哼一声。

陆欣也是演员,摘了口罩,即便素颜依然面容姣好。但她心情似乎很差,一开口就火药味弥漫“哼,是谁家的无辜少女眼瞎,又中了你的爱情圈套?

程应欢听得啧啧摇头“拜托,怎么一上来就讲这种八百年前的烂台词?当初移情别恋,坚持要跟我分手的人,可是你哎!

“所以你就报复我?陆欣说得咬牙切齿,捏紧拳头,似乎恨不得当场上演全武行,“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人!为了拆散我们,你竟然连男人都勾引,无耻!

程应欢被最后一句骂得精神了,瞪大眼睛争辩道“你未婚夫是个弯的,又不是我的错!

“玩弄别人的感情就那么有趣吗——

“都过去这么久了,心胸宽广点嘛!你跟别人玩吹了,跑来找我算什么账,我又赔不起。更何况,我帮你避免了当同妻的命运,你应该感谢我啊!

“你放屁!

“喂,都是斯文人,讲话文雅点。

陆欣憋了一肚子火没发出来,气得直跺脚“程应欢,你最好期待自己不要有软肋,不然,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啊,好端端的,干嘛发射诅咒!他这么迷信一人!

程应欢眼看陆欣气呼呼地走远,心里也有点膈应。他慢吞吞走到电梯口,发现欧欧还乖巧地站在那儿等他,心里登时一暖,上去搂住他脖子,热情地吩咐道“欧欧啊,陆欣你知道吧?整理整理她最近的拍戏行程、代言合作什么的,所有资料,今晚打包发给我。不弄完,不准睡觉哦!

欧欧瘪瘪嘴“……哦,好的,哥。

隔天的早餐桌上,程应欢问经纪人“公司最近有想捧的新人吗?

方敏翻了翻手机,秀出一张甜美的文艺照“颜亦可。去年年会,过来打过招呼,还记得吗?长得很可爱的。

程应欢瞟一眼,觉得对方并不是自己的菜“下个月的星河盛典,让她陪我走红毯吧。

“怎么突然这么积极了?憋什么招儿呢!

“没什么,感恩一下。

……

“啊啊啊,我最喜欢的小说要拍电视剧了!颜亦可……这哪位啊?竟然挑个新人当女主,演技行不行呀!

摄影棚新招的实习助理捧着手机抱怨。

凌羽抽空看了眼微博热搜——“颜亦可 梅影人。唉,又是网络小说改编剧,没劲。手一撮,划过去了。

“叮!

微信收到新消息“下周三回北京参加星河盛典,白天没安排,请你吃饭!

下周三……凌羽打开工作日历,看了眼上面标红的日期,回复道“唉,太不巧啦,我那天要出去拍外景,怕是赶不回来[哭][哭]

对面愣了许久没有回复,应该是有点失望。于是,她反过来哄人“以后一定给你补回来啦,啵!

……

周三的拍摄被客户鸽了,可喜可贺。

白跑一趟的同事们垂头丧气,凌羽却兴高采烈,爽快地喊声“拜拜,连设备都来不及放下,背包一甩,就钻进出租车,一路杀到程应欢住的酒店。星河盛典在晚上七点开场,看时间,他应该还没出发。

凌羽踏出电梯,正循着门牌号找路时,猛然望见蹲在某房门口、可怜得直抠墙角的欧欧。

“欧欧,你干嘛呢?

年轻助理腾地站起来,两脚像踩在烧红的炭上“凌、凌羽姐,你怎么来啦?

见他这么紧张,凌羽莫名有种抓奸的快感,于是眼睛一眯,玩笑道“呀,你这是罚站,还是望风啊?

“我、那个……

他正结巴,门内忽然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喂,别这么激动——

“混蛋,你给我说清楚……

是程应欢,和一个女人,年轻女人。

凌羽心里一咯噔我去,不会真这么乌鸦嘴吧?

她斜眼瞥了下欧欧的表情,发现这小怂货都快把脸挤成包子褶了,于是摆出正宫姿态,头一撇,相当帅气洒脱地审问道“里面怎么回事?

“哥、哥的前女友。欧欧结巴两声,又赶紧往回找补,“不是约好的,是她自己找上门来的,烦死人了!

凌羽扶扶额,心道我到底造了什么孽要来参与这种狗血八点档的烂戏!于是眼一翻,腰一扭“既然这样,我先走了。让他们千万别着急,慢慢谈,好好谈,等谈妥了,记得知会我一声。

“哎,等等……

欧欧刚伸手做出挽留的动作,门内突然爆出冲天怒吼,吓得两人各自一哆嗦。

“我跟原作者谈了两年,两年!!!《梅影人》是我亲自磨下来的项目,你凭什么耍阴招,截我的胡?

“我还有半小时就要出门,别搞得太难看——操,陆欣,你特么给老子松手!

“程应欢,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别想活着走出这道门!!!

凌羽越听越觉得不对头。好像不是情感纠纷啊?回头见欧欧眼里明晃晃闪着“救命两个大字,心又有点软。唉,小小年纪,一步不慎,做了程应欢的助理,也不容易。

“好吧,我不走。她在门前站定,“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欧欧立马语速加倍,将两人的新仇旧恨抖了个干净。比如,因为破天荒被甩所以怀恨在心啦,因为报复心旺盛所以把人家未婚夫掰弯啦,因为被前女友当面诅咒所以在人家背后搞小动作啦,等等之类。

凌羽听完,像吃了一颗坏掉的花生,表情复杂“这、确实有点缺德,挨几句骂也不算冤啦。

“可是……

她拍拍欧欧的肩膀,安慰说“今天他们聊的是工作,我不好插手。要不,你也别管了,咱们去楼下坐会儿,我请你喝奶茶。

欧欧又是摇头又是跺脚“凌羽姐,里边都打起来了,你怎么不着急啊!

凌羽挥挥手“他一个大男人,挨两巴掌又不会死。

“是不会死,但骨头会断呀!欧欧急得都快哭了,“陆欣练过的!她发起狠来谁都揍,哥完蛋了……

凌羽露出半信半疑的眼神“至于吗?

像是回应她这句发问,门内恰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呼“啊啊啊!叫得像是被钳子夹断尾巴的狗。

该不会真挨打了吧?

凌羽终于开始担心,一边摁门铃,一边催促欧欧掏房卡。结果欧欧搓着手,一脸无辜地嘀咕“我、我没卡啊,气得她一口老痰卡在喉咙里。

“小祖宗,刚刚急得上火的是谁呀!你没卡,不会去前台拿吗?他们要是不开门,我们难道还要自己撞开吗?

欧欧大概从没被人这么吼过,吓得愣了两秒才转身跑向电梯。

凌羽喘口气,觉得刚刚的话说重了,还没来得及反省,又听到门里面传来十分单纯的殴打声。于是,她放弃门铃,开始徒手捶门,并配合抓奸式的大叫。

“喂,里边的,快开门,把我男朋友放出来!再不开门我报警了!陆欣,我知道你在里边,别躲了!我都听见你声音了!

凌羽指天为誓,她这辈子都没有喊得这么粗鲁恶俗过。

估计是指名道姓的叫法杀伤力太大,屋里的声音迅速变小。咔哒一声,门开了。一个腰细腿长、身穿高开叉长裙的美女出现在她眼前。

凌羽心里“哎哟一声,目光顺着那条若隐若现的大白腿往下,看到一双九厘米的细高跟。这应该就是陆欣了吧,传说中能把人踹断腿的陆欣。啧,瞧这一身走红毯的行头,若不是被打的是她男朋友,她都想竖起大拇指赞一声“女侠!

陆女侠比她高半个头,凌羽憋憋屈屈地侧头看向屋内,只见原本西装革履的程应欢乱了发型,正躺在地上不优雅地蠕动着。

凌羽心头冒出一股好笑夹杂着怜惜的复杂情绪,想冲进去扶人,结果陆欣一伸腿,把她拦住,抹着浓妆的脸上浮起一丝冷笑,高傲无比“奉劝你一句,离这人远一点,他没有心的。

本想虚心受教的凌羽听完大翻一个白眼。就这?真不新鲜。她对着拦门的前任甜甜一笑“可他长得帅,嘴巴甜啊。

陆欣脸上一僵,露出“到底是你智障还是我耳盲的表情。

凌羽继续笑“管他有没有心,有这两点,不就够了吗?我很肤浅的啦。说着往门边一靠,送客意思明显。

陆欣像是受了侮辱,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游移,蹦出一句“你俩,还真是绝配!然后气哼哼地离开。

打发掉前女友,凌羽终于跨进门,看见程应欢已经自己坐起来,垂着脑袋,惨兮兮地靠在床边。她松口气,还好,看样子骨头没折,不用去医院了。

“怎么样?能站起来吗?她在程应欢身边蹲下,关切地问。

“还行。程应欢含糊地应一声,抬手将散乱的刘海一把撸到脑后。

于是,埋在阴影里的整张脸一下子暴露在光下。

凌羽看清之后,惊道“这、这……她怎么冲脸打呀?

红通通的巴掌印就算了,嘴角怎么还出血了呢?这是上拳了吧!心真狠,冲着这么一张绝版的脸,也能下得去手。她像是刚买的新车被熊孩子划了一道,心瞬间揪成一团。

“疼吗?凌羽轻碰一下。

程应欢抬眼望着她,有些意外“你不生气?

凌羽耸耸肩“前女友嘛,意料之中,有什么好生气的。

程应欢张开嘴,似要说什么。

这时,终于拿到房卡的小助理风风火火冲进门来,看见程应欢坐在地上,还以为他伤到站不住,立马号丧似的大哭起来。

凌羽大叹一口气,心想那后半句估计是听不到了,于是转头安慰欧欧“别哭别哭,腿没断,就是伤到脸了。有药吗?

“有,有。欧欧打个哭嗝,抹着眼泪找起来,结果胳膊碰倒杯子,里面的可乐撒了一地。

程应欢无语地提醒“你慌什么慌,常用药不是在那个棕皮箱子里吗?说着随手一指。

欧欧扭头看他,猛然镇定下来,很快找到药箱。他把酒精、棉签、药膏依次拿出来,然后蹭过来问“哥,一会儿盛典还去吗?

“去,怎么不去?准备好媒体通稿,就说……程应欢指了指自己的脸,“就说这是工伤。

凌羽在一旁听见,觉得自家男朋友真不要脸。

她从欧欧手里抢过棉签“你去忙吧,这里交给我。

欧欧看上去似乎不太放心,瞅了瞅程应欢的脸色,“哦一声,转身带上门出去了。

房里终于恢复平静。

凌羽动作轻柔地帮程应欢上药,默默观察他的表情,觉得不太对劲。按理说,被前任殴打,再被现任撞见,应该会很生气吧。至少,该觉得有点屈辱吧。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玩着尾戒上的吊坠,一脸无聊的样子。

“听说你们结仇,是因为她甩了你?凌羽毫无愧疚地出卖了欧欧。

他“嗯哼一声“算是吧。

“心眼这么小啊。凌羽撇撇嘴,拖长了声音,“那……将来我要是甩了你,你也会这么报复我吗?

程应欢挑起眼皮,好笑道“这是什么恋爱测试题吗?

凌羽举着棉签,端出“你不回就别想走出这道门的架势。

程应欢歪头看她,自信满满“放心,我不会让你舍得甩我的。

小说《海王翻船日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