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浮生长歌

>

浮生长歌

大鱼白鲸 著

奇幻玄幻 梦星河 赫连浩天

《浮生长歌》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大鱼白鲸”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赫连浩天梦星河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浮生长歌》内容介绍:【非爽文 诙谐】你说这世间的繁华是真实的吗,万物的生老病死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的梦。亦或者这世间的繁华根本就不存在。万物的生老病死只不过是他人的一场念。一日大风起,仙凡皆不见,少年意难平,欲上天诛仙。人间有意,大道无情。一念起,繁花似锦;一念落,万物寂灭。...

来源:fqxs   主角: 赫连浩天梦星河   更新: 2024-01-30 23: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浮生长歌》是作者“大鱼白鲸”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赫连浩天梦星河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鹿长歌醒来时,所有画面都已消失,就像做了个梦似的,斜着身子靠墙壁躺在梦有鱼的身边,梦有鱼身上的淡淡体香,让鹿长歌恢复了几分情绪梦有鱼也处在昏迷之中没有苏醒鹿长歌对这一切一头雾水,或许红衣女子知道原因鹿长歌抬头看了看红衣女子,只见红衣女子身体越发的透明,满脸的疲惫,你陷入了邪仙制造的幻境,是我用尽魂力把你拉近曾经的上古战场,邪仙感受到上古战场的气息产生惧怕,我趁机暂时封印了他们,封印不了太长时...

浮生长歌第3章 渔舟红妆在线免费阅读

薄雾轻纱笼无边,鱼逐浪花卷长天。

日隐山后水潺潺,一叶横舟景悠远。

月映桃花一江染, 阵阵笛声鱼唱晚。

今夜月明星稀辉满天,适合泛舟饮酒,小白去把鱼儿驮过来,咱们来个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啧啧,瞧瞧这词用的,还好当年看了不少古诗词,没白看,这不就用上了,应不应景再说吧,只要能装逼就行,鹿长歌暗忖道。

一听说喝酒,小白嗖一下,疾如雷电般消失不见。

真是培养了一个酒鬼啊

鹿长歌感叹道。

看来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哼着前世老旧的歌曲,上了靠在岸边的一艘木船。

木船带蓬,里面空间还算可以,拼造出来一个床榻以供休息,里面还能摆进一张方桌,足够容纳四五个人,这是鹿长歌为了享受生活,和小白没日没夜耗费大量心血用了好几天时间设计并制造出来的,堪称他俩的得意之作。完工之时,一人一鹿激动地足足喝了三坛桃花酒。

·····就在鹿长歌思乡之时,小白风驰电掣般来到了船上,不过除了梦有鱼外,多了一个人,定睛一看,是两眼泛光的赫连浩天。

这货绝对是酒鬼,而且是大酒鬼,极其好饮,从他拉虎皮扯大旗假冒天羽商会的人就能看出来,这是个为了能天天喝上桃花酒而不惜使用下三赖手段的流氓。鹿长歌暂时不拆穿他,一来打不过,二来多一个保镖。也算是好事儿。

小子,酒呢?赫连浩天搓着手两眼发蓝光的环顾着木船的各个角落,垂涎欲滴,口水恨不得流下三尺。

来来,转身掀开床榻木板从中拿出了几坛桃花酿,今夜不醉不归,畅所欲饮。

一一打开,围坐方桌,我一杯你一杯。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鹿长歌吟唱道

梦有鱼默默的看着鹿长歌,总觉得鹿长歌洒脱的背后有股极其深邃的伤感,并且带着极其老旧岁月的气息。浑厚、悠长,有时候看着鹿长歌时间久了,恍惚间能看到鹿长歌脚踏无尽虚空,征战无尽星海的画面,尸横遍地,血漫长天,自己会浑身颤栗,血液发冷,一股恐惧在心头弥漫。把这种感觉跟鹿长歌说,但是总会被嘲笑犯花痴。

梦有鱼轻轻摇头笑了笑,深吸口气吐了出来,喝了一口酒,还别说,这酒真是绝了。真是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梦有鱼暗忖道。

··········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鹿长歌对天长吟后猛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梦有鱼见状,从怀中掏出玉笛,一曲鹿长歌教的水调歌头吹奏起来,梦有鱼沉醉在鹿长歌的吟唱中,小白用两只大前蹄有节奏的拍打着桌面,摇头晃脑。

只见赫连浩天情绪感染,浑身颤抖,手拿折扇使劲儿的扇着,越扇越用力,手也跟着颤抖,眼睛睁得圆圆的,暗忖道

我靠,这货还有这技能,如此有才华,如此高雅的、有深远意境的文章张口就来,随性而作,才华横溢、才华横溢啊·····前不见古人,后未必见来者啊,当浮一大白,言罢,拿起酒坛,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住嘴住嘴······鹿长歌大喊道,

谢特,大意了,明知道这货极其馋酒,怎么没防着点 ,一整坛被他一个人糟蹋了,鹿长歌歌暗忖道。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啊,你这样喝,谁能养得起你。

赫连浩天手拿着酒坛放也不是,拿着也不是,手足无措,面红耳赤。

这个这个······

突然,远处河面颤抖,有倒倾的幻觉产生,河浪突然卷起千丈,毫无征兆,开始迅速往木船蔓延,层层叠叠涌来,

河面,狂风呼啸,水中的鲛鱼像是遇到什么可怕的魔神似的,一个劲随着浪往空中跳,想极力摆脱河面。水中仿佛有一股强大的怨念在咆哮。随着时间的流逝,水中的怨念越来越强,河面的空气都开始泛起涟漪,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另一个世界挤进来。

突然,一道耀眼的光芒从河底深处爆发出来,照亮了整个云梦山山脉,光芒消散后,鹿长歌乘坐的木船已经破碎不堪,没有立足之地的几人纷纷跌落河里,赫连浩天试图反抗,但是筑基期的修为,犹如蚍蜉撼树,打出去的力量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整个身体如陷泥沼,动弹不得,鹿长歌紧紧抓着梦有鱼,防止被巨浪分开他们,作为凡人的两人在恐怖的力量下,什么也做不了,小白不知踪影,不知被巨浪带到了什么地方,小白水性极好,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一股巨浪从天而降,朝着鹿长歌碾压过来,鹿长歌把梦有鱼护在胸前,低头咬紧牙关接受巨浪的击打,刹那间,地动山摇,直接把梦有鱼击昏过去,鹿长歌一口鲜血憋不住喷了出来。鹿长歌拉着昏迷的梦有鱼,随浪漂泊,渐渐向远处漂去。

在浪滔天的大河深处,有一座透着神秘的翡翠宫殿。宫殿的中心,有一个用玄冰魄玉做成巨大的水池,水底躺着一个女子,女子身穿红色繁华宫装,宽大的衣摆上锈着金色的凤纹,眉眼有妖媚之色,但妖媚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其余垂在颈边。头上插着镂空飞凤金簪,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再看,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青黛出于蛾眉,鬓发如云,丹唇轻闭,瑶鼻微翘,搭配上一幅完美无瑕的鹅蛋型脸,犹如浑然天成,优雅华贵。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是刚刚睡着,一条凤纹黑束,系在柔若无骨般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上,胸前的红衣高高撑起,形似圆锥般的山峰,呼之欲出。纤腰之下,宽大透薄的裙摆里若隐若现的展现出曼妙长腿,一双芊芊玉足,不着罗袜,足白如雪,晶莹如玉。就这样静静躺着,曲线高低起伏,全身上下无处不透着勾魂摄魄的妖娆和妩媚,让人愿意永坠深渊。但从女子身体上散发出来的一股股冷若冰霜的寒气,又让人噤若寒蝉,望而却步。水面被一层透明结界轻轻覆盖,外界所有的动静都影响不了结界里面的水池,水池好似不在这处空间似得,整个宫殿处处透着诡异,诡异中又别有一番风情。

鹿长歌被巨浪击入水底,随暗流一路跌跌撞撞被冲进翡翠宫殿,水流被无形中挡在宫殿的外面,一个透明结界出现宫殿周围,防止河水倒灌进来,但是并没有阻挡鹿长歌进入。

噗通···哎呦,咳咳咳

本来即将失去意识的鹿长歌被摔的重新清醒了过来,赶紧扶着梦有鱼轻轻放在地上,看着着弥漫着氤氲之气的宫殿,鹿长歌满腹疑团。这是哪里,地狱?天堂?人间····周围缓缓流动的氤氲之气,轻轻拂过鹿长歌的衣衫、脸庞,仿佛在对鹿长歌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和久远的寂寞。鹿长歌看着空荡荡的宫殿,唯一能见到的就是那个晶莹剔透的水池。

·····有一个人躺在里面?鹿长歌茫然不解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当看到躺着的女子时,鹿长歌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女子的容貌惊呆了鹿长歌,内心深处一股原始的冲动直冲大脑,原本以为鱼儿已经是美到极致,世间少见,此时见到的女子比起鱼儿来,有过之而无不及,鱼儿是那种端庄优雅,梦幻如诗,而眼前女子是妩媚如妖,冰冷高贵,两种类型相融合却协调不突兀。

难道又拣着(zhao读音第二声)了?鹿长歌艰难的压下原始的冲动忐忑不安的暗忖道。

他站在水池旁静静看着躺着的女子,心里盘算着眼前出现的一切,这不是做梦。冷静下来后鹿长歌心里有一种隐隐的不安,美的事物不一定是好的。水底的宫殿,宫殿里的水池,水池里的女子,让他感觉着进入了一个大凶之地,让他如坐针毡,想到此处,立马来到梦有鱼的身边,搀扶起梦有鱼就赶紧往外走,在拉扯之间,梦有鱼也悠悠醒来,抬头疑惑不解的问鹿长歌这是哪里,鹿长歌怎么会知道,手指伸到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鹿长歌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紧走吧,尽量不闹出动静,不然惊醒了池中女子,福兮?祸兮?如果遇人不淑的话,小命就交代在这了。

来到结界旁边,鹿长歌扶着梦有鱼要穿过去,奇怪的是,撕扯不开,怎么用力都是纹丝不动,

这是帝之结界,是当年人界仙帝离去时布下的防御封印,别说你一介凡人就是仙帝也不可能轻易打破这道结界。一道女子的声音响彻在鹿长歌耳旁,声音勾魂夺魄,如娇莺初啭,嘤然有声,如此天籁般的声音,世间不多闻。

谁在说话,你是谁,鹿长歌听到有人说话,后背发凉,毛骨悚然,壮胆大声说道,

长歌哥哥怎么了?梦有鱼一脸疑惑的看了看鹿长歌说

鱼儿,你没听到有人说话?

没有啊,梦有鱼抬头四处看了看,摇摇头道。

鹿长歌百思不解的皱着眉头,四处观望了一下,最后看向了水池,肯定是池底的女子在作妖。

如今是什么时代?女子问道,靡靡之音又起。

前辈,现在是大夏历永昌十年,女帝当政,不知前辈还有什么要问的,晚辈定当尽心竭力知无不言。

不是天帝历吗?你知道云飞扬吗?大夏的开国帝王,女子问道。

晚辈知道一些,云飞扬,云帝,不过当年浮生界发生了可怕的诛仙大战,大战持续了数万年,本来浮生界和其他界域互相连接,互通有无,诛仙大战后,使得浮生界远离星海,与世隔绝,云帝不知所踪,距今已有万年,

唉···女子喟然长叹一声,过去这么久了,想不到我在这里呆了足足万年之久,也是物是人非了。

小说《浮生长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浮生长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