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迪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夏圣

>

夏圣

南山跑马 著

奇幻玄幻 玉罗刹 韩飞

《夏圣》是由作者“南山跑马”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群雄逐鹿,百年混乱,大夏皇朝,一统九州,庙堂纷争风云起,江湖诡云变化多,我本平凡无奇少年郎,待到天下时局一遭变,且看我探手搅乾坤,横卧平天下...

来源:fqxs   主角: 韩飞玉罗刹   更新: 2024-01-25 23: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韩飞玉罗刹的奇幻玄幻《夏圣》,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南山跑马”,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好在韩飞一直让她在车厢中休息,不然早就无法忍受!韩飞见状,加快了马匹步伐,一路小跑到了茶摊跟前,随后停下马车,将纤绳在茶摊前的旗杆上绑好,与洛音寻了个空闲的位置坐下,招呼老板上来,要了两大碗凉茶,老板应了一声,便起身去草屋沏茶。这会来往的人不多,所以茶摊的生意并不算多好,算上韩飞二人,拢共也就三四个...

第9章 再遇玉罗刹

太阳西落,转眼间,又是大半日的时间过去了,韩飞二人在说笑之间,驾着马车快行,一路上却也没遇到什么状况,眼看着再有二三十里地,就可到雍州城了,韩飞始终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若是能就此平安无事,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虽说有乔装掩护,但若撞上,总归还是有一定风险在其中,此时雍州城将近,倒也让他安心不少。

韩飞一边神思着,一边不经意的拍打着马鞭,人还在马车上,心却已经跑到了雍州城里去了,睡了一夜的岩壁,韩飞现在只想尽快赶到雍州城,找一家舒适的客栈,吃上一顿美味佳肴,在美美的睡一觉,才是人生快事。

韩飞虽然看中钱财,被臭老头说成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但在自我享受这点上,却从不手软,他所信奉的道理乃是,出门在外,可以委屈身体,但绝不委屈肚子,否则与那大夏王朝中的犯事之人,坐牢流放何异?

就在这时,一阵吆喝的声音的出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韩飞驾车快走了两步,转过一个弯,就看到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茶摊。

茶摊十分简陋,两间茅草屋,一个窝草搭的棚子,棚子下有几张破旧不堪的桌椅,外头立着一根木桩,上面挂着一个写了茶字的旗子,一个简单的茶摊就形成了。

但韩飞却十分开心,一路行来,身上的清水,早已经被二人喝光了,这夏日炎热,又走了这么远的路,即便是修武之人,耐力不俗,此刻也是有些饥渴难耐,当下立刻对车内轻声道

“洛姑娘,前方有个茶摊,雍州城也不远了,咱们要不歇歇脚,喝杯茶水再走?

洛音探出脑袋,看了看茶摊,也是欣然点头,她其实也早就口干舌燥了,内力尽失,她本身就和一般弱女子无异,再加上还有伤在身,反而更加柔弱一些,在这炎炎夏日,自然是抵挡不住的。好在韩飞一直让她在车厢中休息,不然早就无法忍受!

韩飞见状,加快了马匹步伐,一路小跑到了茶摊跟前,随后停下马车,将纤绳在茶摊前的旗杆上绑好,与洛音寻了个空闲的位置坐下,招呼老板上来,要了两大碗凉茶,老板应了一声,便起身去草屋沏茶。

这会来往的人不多,所以茶摊的生意并不算多好,算上韩飞二人,拢共也就三四个人,其余人见二人这身打扮,除了一名佩刀武夫状的男子,都是下意识的远离了一些。

韩飞也不在意,自己这身打扮就是为了有此效果,无人上前打扰,还能安静休息,一举两得,再者,此处毕竟不是雍州城,韩飞并不打算久待,只想着喝杯凉茶,稍作休息,便继续赶路。

韩飞一边喝着茶,一边跟洛音商议道

“到了雍州城,要怎么去找你的那个历叔叔?

洛音喝了几口凉茶,听到韩飞的问话,放下了茶碗,轻声道

“我知晓历叔叔下榻的客栈,只要能到雍州城,便可……

洛音的话未说完,却像突然被噎住了一样,韩飞有些奇怪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的脸色有些难看,还带着一丝紧张,正死死盯着自己身后的方向。

紧接着,韩飞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老板,来碗清茶,快一点。

韩飞未曾转头,却已经听出这声音的主人就是玉罗刹,心中也是陡然一紧,自己千防万防,竟还是遇上了,而且还是在这离雍州城不足三十里的茶摊里,对方怎么会在此出现,难不成她没有去深山搜寻自己二人。

韩飞虽然心思百转,但却反应极快,他探手快速将还在盯着玉罗刹看的洛音拉了回来,然后对其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声张,用手沾了沾茶水,飞快的在桌子上写一句话。

“莫要慌张,她没认出我们。

洛音看到桌上的字,心中这才松弛几分,也不敢再回身看去,学着韩飞若无其事的喝起茶来。

其实一碗茶也没有多少,二人几口下去,也就喝了个干净,韩飞使了个眼色,从怀中掏出两枚铜板扔在了茶桌上,和洛音起身就向马车走去。

马车在旗杆前,而玉罗刹坐的位置也正好是那附近,所以二人要离开,自然无法避免要经过她,但韩飞神色如常,很自然的从她身边经过,为了不打草惊蛇,甚至不敢看她一眼,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玉罗刹则是在二人经过的瞬间,微微皱眉,似是有些疑惑,但却并未阻拦,韩飞一直悬着的心才松了下来,自己的精心乔装还是有些用的。

只是二人的身形还未到马车前,玉罗刹的声音还是响了起来,这道本是清亮如黄鹂,煞是好听的声音,在二人的耳中却犹催命夺魂一般。

“谁让你们走的。

韩飞二人猛然立住,甚至于,韩飞本能就欲抓住洛音,纵身而逃,但他还是强行止住了动作,而是故作一脸嚣张的转头看去,同时改变声音,用粗矿的声音喊道

“哪个说的话,是想尝尝爷爷的大刀嘛!

韩飞将长刀扛在肩上,一脸嚣张的看着茶摊问道,众人都未搭话,只是将目光放到了玉罗刹的脸上,韩飞顺势也将目光自然的移了过去。

玉罗刹一口气喝完杯中的清茶,这才转过身来,看着韩飞,平静的说道

“我说的话,你待如何?

韩飞用那只独眼上下打量了一番玉罗刹,心中已然紧张万分,脸上却还是嚣张模样,甚至露出一丝惊喜来,装作一副下流模样,调笑道

“呦呵,原来是个小娘子啊,你叫住爷爷,是何意啊,难不成是想和爷爷来个春宵一刻不成,爷爷看你的模样俊俏,身段也不错,倒也符合我的口味。

说着,韩飞还故意放声大笑,那副山匪流氓的形象,一览无遗,玉罗刹却神情冷漠,眼中还划过一丝冰冷的杀意,冷笑道

“你想跟姑奶奶我春宵一刻,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呢。

韩飞此刻也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道到底是玉罗刹看穿了二人的伪装,还是真的看山匪不爽,想要故意寻事,不管是哪个原因,自己此刻都有些骑虎难下了,继续调戏对方,有可能被她直接一掌拍死,但若就此低头,又唯恐会露出马脚,心思百转之下,韩飞干咳了一声道

“算了,爷爷今天还有重要的事要做,没时间和你这个小娘子打情骂俏,走了!

说罢,转身就要离去,但就在他刚转身的瞬间,就听到玉罗刹那幽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韩飞全身汗毛竖起,立刻就要纵身离去,但却为时已晚,玉罗刹的身形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眼前,探手为爪,轻轻一扣,明明她的手还未触碰到韩飞,韩飞却感觉脖子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紧紧掐住。

韩飞双眼微惊,看向对方,却在玉罗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狡黠之色,随后他来不及多想,体内气机流转,就想挣脱开来。

玉罗刹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手中微微用力,顿时一股劲气犹如毒蛇一般窜入韩飞体内,韩飞体内的真气在它面前,如同惊涛骇浪中的小小木舟,只是一个瞬间,便被浪涛拍成了碎木,顷刻间瓦解散乱。

下一刻,韩飞感受到体内气机散乱,而自己也瞬间失去了身体的掌控,被玉罗刹随手一扔,砸在一处茶桌前,竟是一动也不能动。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从玉罗刹开口,到韩飞被擒住,也不过几息的时间,洛音竟是未曾反应过来,直到韩飞被擒住,扔在一旁,她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喊道

“劲气外放,你入知武境了。

玉罗刹将韩飞收拾完毕,这才转过身看向对方,脸上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道

“不错,这还要多亏你呢!

洛音的神色一变,知道势态演变成了最恶劣的情况,强行运转刚刚恢复了几分的真气,身形一转一挪之间,就向茶摊冲去,只不过,她冲向的倒不是玉罗刹,而是韩飞,洛音已然明白,事到如今,自己难逃一劫,但却不愿牵扯上韩飞,只想着拼死,也将韩飞救出,以对方的身法,倒也有逃命的可能。

只是,伤势未愈的她如何能快的过玉罗刹,她的人还未到韩飞身前,一道红菱已然化作红蛇飞舞,瞬间就将她全身缠绕,如同包粽子一般,将她裹了个结实,立刻软倒在地。

韩飞从被制住以后,便没有进行无谓的挣扎,很自觉的躺在地上,反正也动不了,何必浪费体力,即便看到洛音被擒,也依旧是无动于衷,只是,韩飞虽然人不动,心思却是千思百转,一刻也未停下来。

被人用强大真气封住了自身经脉,打散了体内真气,这种情况,韩飞虽然是第一次遇上,但却并不是第一次知晓,他不仅回想到了自己还在跟随臭老头游荡青州的时候,那位成天色眯眯,带着自己去偷窥别人村庄小娘子洗澡的奇怪大叔,对方在教自己身法的时候,就曾提过这类情况,韩飞拼命的回忆,当时都说了些什么。

当然,除了回忆之外,韩飞还有一些疑惑,也想趁此功夫,想要问上一问。

玉罗刹擒住洛音后,到没有急着去逼问东西下落,反而是向着韩飞走了过去,然后伸出一只脚来,微微用力的踩在韩飞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韩飞,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来。

“臭小子,有本事你再跑给我看啊?

韩飞看着对方,一脸大仇得报的兴奋之色,心中对自己的处境便更加哀叹了几分,看起来,昨晚没能抓住自己,让这位圣女殿下很是生气。

“我要是这会投降,是否还来得及?

韩飞有些无奈的问道,玉罗刹哼了一声道

“你倒是会见风使舵,是不是有些晚了?先前还敢调戏与我,我若不打断你两条腿,都难解我心头之恨。

韩飞苦笑一声道

“你好歹也是圣女,何必如此狠毒呢,若是我两条腿都断了,后半辈子岂不是很糟糕,可有商讨的余地?

玉罗刹冷笑一声道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与我为敌,你以为你还有后半辈子吗?

韩飞叹了口气

“听圣女所言,看来在下是死定了,既如此,总要让我死个明白吧,我自认乔装之术,不算差,也未曾露出半点破绽,你又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玉罗刹脸上露出一丝自得的笑意,冷哼道

“你想知道?

韩飞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若不能解惑,在下怕是会死不瞑目。

玉罗刹却呵呵笑了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韩飞,轻声道

“你这小子倒是有趣,都要死了,还有心思知道去了解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也罢,就让你死个明白,实话实说,我的确未曾想到你这小滑头会想出这种办法,更未想到素来爱美的洛仙子也肯扮丑,所以,起初我也并未看穿你们的伪装,只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从我的身边走过。

韩飞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所言何意,玉罗刹却讥笑一声道

“恐怕你并不清楚,因为我修行的功法特殊,会让我的五感极为敏锐,远超常人,所以,我自幼便能嗅到别人无法察觉的味道,更不巧的是,这位洛仙子误打误撞,成功助我破境,踏入知武境,以至于我的嗅觉更为灵敏,即便洛仙子的自身味道已经被她所穿的衣物尽量遮挡,常人断然不可能察觉,但当你们二人从我身边走过时,还是让我嗅到了。

玉罗刹将脸缓缓靠近韩飞,带着一点危险而又动人的笑容,轻声道

“若是这样,我还未发现你们,岂不是太蠢了,当然,这也只能怪你们自己太倒霉,偏偏遇上的是我!

小说《夏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夏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